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債券投資的風險與報酬回歸正常

  • 中國信託投信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美國聯準會的升息動向牽動固定收益市場展望。各國已陸續從十年前的金融海嘯恢復元氣,全球勢必走向利率正常化,債券投資將呈現與以往不同的投資環境。

美國經濟表現強勁,聯準會自2015年啟動升息循環後,利率仍緩步回升,除了今年已升息兩次之外,還有機會持續升息,因此,面對全球金融市場變遷,尤其應該掌握投資機會,但要注意迴避風險。

美國公債殖利率將走揚的情況下,為迴避相關風險,債券操作已降低存續期至三年多,然縮短存續期通常須放棄部分收益,所幸現在殖利率曲線很平坦,縮短存續期並未折損失益率,暨可以享收益率優勢,又可以降低利率風險。

美國短率目標3%  長率4%

面對當今的金融環境,由於這波升息循環不同於以往。金融海嘯引發的深度衰退已成過去,各大央行採行激進貨幣政策後,才順利爬出泥淖,如今全球已恢復部分元氣,特別是美國順利復甦,且失業率極低,通膨已回到聯準會設定2%目標,且可能繼續上升,強勁的表現已出乎市場預料,因此,未來一、二年的聯邦資金利率可能突破3%。

一旦聯邦資金利率走揚,短期利率不但將持續走升,也預告了長期利率水準走揚,長期殖利率可能接近4%,對於收益型投資人有利。

特別是量化寬鬆政策逐漸退場後,債券的風險溢將回歸正常。在量化寬鬆時期,央行的政策本質上要有效壓低債券殖利率,但也讓債券的風險溢消失;由於承接高風險卻無法獲得高報酬,使投資人改抱其他債券。預期隨著量化寬鬆退場,尤其是以美國為首的央行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債券的風險溢酬可能增加,有助於利率走升。

美元走弱  轉進保值貨幣

另一個影響固定收益操作則為匯率因素。預料美元匯率不容易持續強勢,應減碼美元資產,轉至紐、澳、加三國貨幣,這些都是優質且具備保值功能的資產,可望成為避險之地。此外,挪威克朗也具保值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透過大量發行公債來實施財政刺激政策,但美國的財政赤字高達一兆美元,須要拉高殖利率才能增加公債的吸引力,因此美元有貶值的壓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