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關國門」後的經濟大戰!政府應該先救誰?

新冠肺炎疫情嚴重衝擊航空業,桃園機場第二航廈的出境大廳冷冷清清。圖/本報資料照片
新冠肺炎疫情嚴重衝擊航空業,桃園機場第二航廈的出境大廳冷冷清清。圖/本報資料照片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陳時中宣布自3月19日起,全面實施邊境管制,禁止外國人來台,自此,台灣進入一個從未有過的「關閉狀態」。

關上國境之門,以台灣進、出口貿易分別占國民所得超過7成的貿易國家而言,對經濟的影響,將難以估計。當天台股重挫500點、央行緊急降息,衛生紙大亂再起,恐慌情緒再度籠罩台灣上空如果說,台灣在第一階段的防疫戰打出穩紮穩打的一仗,那麼,接下來,第二階段的經濟仗,如果政府不拿出具有魄力的紓困方案,台灣,恐怕占不了優勢!

如果有一天,疫情終將平息,回頭來看,3月18日這一天,勢必是重要的分水嶺。

因為這一天,台灣一口氣宣布23位確診案例,創下截至當時為止最高的單日新增確診人數,也將台灣累積確診案例一口氣推進百位數大關。

更重要的是,這一天,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正式向國人宣布,「台灣自19日零時起,實行邊境管制!」代表從這一刻起,非中華民國國籍者一律限制入境,所有入境台灣者一律居家檢疫14天。

台灣從這一刻起,進入一個從未有過的「關閉狀態」。儘管陳時中強調,這並非媒體所稱的「鎖國」,但對所有外國人關上國境之門,以台灣進、出口貿易分別占國民所得超過7成的貿易國家而言,國境大門一關上,對台灣經濟的影響,難以估計。

如果這場病毒大戰有分階段,那麼18日之後的台灣,恐怕已經從第一階段的防疫大戰,正式進入經濟大戰;換句話說,我們恐怕將面對一個比病毒更難纏的對手:經濟重創。

關閉國境之門 經濟重創比疫情嚴峻

果然19日的股市一開盤就跌破10年線關卡,盤中一度大跌近700點,最終收盤下跌537點,跌幅高達5.83%,要不是國安基金緊急在20日進場護盤,跌幅很可能更深。

中央銀行也立刻在19日當天宣布降息1碼,重貼現率剩下1.125%,創下比金融海嘯時還低的歷史新低利率水準;同一時間,央行總裁楊金龍宣布今年的經濟成長率預測值「破2」,下修至1.92%。

所有的壞消息一次出籠,恐慌情緒再度籠罩台灣上空;自從疫情爆發以來,台灣在第一階段防疫戰打出穩紮穩打的一仗後,台灣股市的跌幅一直力抗在全球與具有指標意義的美股跌幅之上,但自19日這天開始,台股的重挫、央行緊急降息,形同宣告,第二階段的經濟仗,台灣,恐怕占不了優勢。

大批民眾蜂擁進大賣場,好市多、家樂福、全聯,到電商平台的momo、PChome,衛生紙之亂再起,從一線品牌、二線品牌,甚至到白牌商品,只要一上架幾乎就立刻被秒殺,逼得多家賣場祭出限購政策。

或許是擔心賣場祭出的限購令會讓消費者更恐慌,行政院院長蘇貞昌第一時間出來「反動」,「請大家盡量買!」從院長一路到閣員、縣市長,每位都出來「勸敗」;另方面,民生用紙大廠如「舒潔」品牌的金百利、「春風」的正隆等,也都對外宣示庫存很多、很夠,要民眾放心。

然而,先是外國人限制入境、接著24日起二周內不得到台灣轉機,一道道禁令下達,代表飛越台灣上空的航班將減到最低,除了國外的經貿人士不能來台之外,對台灣經貿的實質影響是什麼?這場快速升級的台灣經濟戰究竟怎麼打才能贏?首先還是先從「民生」經濟開始看起,而這個部分,可從航空業的現況層層剖析。

「以華航為例,航空的貨運雖然暢通,但運量可能大減剩不到一半。」一位資深航空業人士表示;華航的貨運含量包括18架貨機,以及客機底下仍有相當的載貨量。但隨著客機航班大減,華航的貨運承載量也大減,幾乎只剩下18架貨機在飛,但班班大爆倉,價格更是飛漲好幾倍,價格漲幅比縮減的貨運量還高,因此,2月分業績公布,華航整體營收雖然年減25%,但其中貨運營收還逆勢成長2成,就是這道理。

航運砍半海運爆倉 衛生紙進口運輸免憂心

人不能來、貨大爆倉,大抵是現階段的狀況,雖然歐美消費明顯減少,但中國逐步復工,仍然讓空中的貨運運輸搶手到不行,「搶不到航空貨運的,只要時間上勉強許可,就改搶海運貨櫃。」台灣大型貨運承攬的資深人士說。

3月下旬,基隆港、台北港碼頭上的貨櫃依舊熱鬧,海上貨運是截至目前為止少數仍算表現正常的業種了。萬海航運日前公布2月營收,僅年減1.44%,前2個月累計營收116億元,比去年同期還小幅成長3.84%。

在疫情幾乎要壓垮全球經濟的同時,全球消費雖受影響,但由於承接不少航空轉過來的需求,讓海運業務能夠維持不墜。

除了航空轉單,原本就以走海運為主的民生物資原物料,目前為止運輸都不成問題,其中,當然也包括衛生紙生產的上游——進口紙漿。

「進口紙漿全走海運,不是航空貨運。」敏感時刻不願具名的一位台灣紙廠董事表示,台灣的紙漿8成以上都是進口,主要的進口國來自智利、巴西等中南美洲國家,也有少數從東南亞進口,只要海上貨運暢通,民生用紙紙廠多數都在台灣境內的衛生紙製造與供給,就不成問題。

因此要解決衛生紙之亂,除了打開各大紙廠的倉庫宣示庫存之外,更重要的是看著這一船船的貨櫃在碼頭上暢行無阻,就知道民眾的搶購實在只是無謂的恐慌。

高檔餐飲紛紛歇業 餐飲、觀光股重創

但是,貨運運輸表現至今受影響不大,但只是百業中的少數,以內需為主的餐飲、旅行業幾乎黯淡無光,有的甚至宣告「全數熄火」,對未來一季做出了「零利潤」的最壞打算,這些產業,是關閉國門恐慌心情下的重災區。

最新的消息是,微風信義47樓的高檔餐廳「Chefs Club Taipei」已宣布暫時歇業3個月,原因是這家以定期邀請全球知名主廚輪番客座的餐廳,因為這些主廚根本無法飛來台灣,只好宣告暫時關門。

同樣也是高檔餐飲,更早之前,宣布4、5月歇業2個月的「世貿聯誼社」中餐廳,據了解在5月之後,很可能也無繼續經營的打算,股東已經在接洽其他有意願的高級餐飲業者接手。

還有日前宣布結束營業的知名魚翅餐廳「頂上魚翅」,這些高價位餐廳一家家關門,代表景氣急凍,客人不敢上門,高檔餐飲轉型又難,不容易改做外帶等形式,「結束營業」停損,是無奈卻也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上市的餐飲公司包括王品、瓦城、漢來美食等,今年以來股價都已經跌了3到4成不等,以龍頭王品集團公布的2月業績,營收比去年同期減少近47%,累積前2月減少23%,營收慘兮兮,其他公司大致也都是3到5成不等的衰退。

飯店旅館業的數字當然也不會好看到哪去,晶華酒店的2月營收比1月掉了4成多,與去年同期相比也減少3成,住房幾乎空出8成房間,只能勉強靠餐飲外帶、促銷硬撐。

「這是一場有如『世界大戰』等級的損害,晶華酒店業績掉了3成。」董事長潘思亮接受《今周刊》採訪時坦承,眼看業績創下8年來新低,潘思亮呼籲政府,救經濟也要像防疫一樣,要讓「企業活下去,員工保住飯碗」,才能避免發生骨牌效應,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慘劇。

淺白地說,政府的有限資源,當下必須在「對企業紓困」或「發放失業救濟金」之間做出選擇。顯然,前者才是阻斷骨牌效應的第一道防火牆。

但論及紓困、振興產業等「救經濟」的手筆,台灣卻仍有擴大空間。以總統蔡英文日前宣示的1千億新台幣總額計算,約占台灣一年國內生產總額(GDP)的0.5%,不僅遠遜於德、法等國的雙位數占比水準,也居亞洲四小龍之末。

尤其,撐住內需、特別是民間消費相關產業,儼然成為各國當前救經濟的重點;但即便是民間消費占GDP比重低於台灣的星、韓等鄰國,政府至今宣示的救市金額,或其占GDP的比率,都明顯高出台灣一截。

潘思亮說,以晶華的體質,撐個3、5年不是問題,但其他業者恐怕不能樂觀,他強調「政府一定要比照防疫,超前部署,防止擴散」。為此,他提出具體紓困建議,首先是減稅,其次是租金減免、再則是員工薪資的補貼;三管齊下,政府要在這波經濟的巨災下,做優質企業背後的支撐。

政府其實聽見了!3月19日中央銀行的緊急降息,其實主要目的就是在撐企業,另外,交通部也已在研擬「大型企業專案融資計畫」,為企業尋找流動性資金。

保住企業才能保住勞工 暢通資金河  需要政府一路挺

資金的流動性像一條河,央行降息就像是最上游的閘門降板,讓更多活水流入市場;但這條河的中游是銀行,儘管銀行得到更多活水,卻不敢把資金往下游流到資金乾涸的企業,那麼上游的降息放水,也是枉然。

2003年的SARS風暴,短期內同樣重創台灣經濟,央行總裁楊金龍去年在工商協進會的演說中曾提到,「當時央行7度調降政策利率,短短5個月內累計降幅達2.375%,期間並採行『台版量化寬鬆』,刻意營造寬鬆的貨幣情勢,以緩解金融體系的壓力,銀行超額準備最高曾接近1千6百億元,金融業隔夜拆款利率降至0.1%。」

2次的經濟風暴,央行的動作一致,就是放出活水,力求市場不致產生流動性風險。

但局勢如此嚴峻,銀行稍不留神,就可能造成放款的呆帳,誰敢輕言放款?因此,這時除了資金,還需要政府的政策擔保,雙管齊下,才能讓銀行敢放手貸款,確保資金流入市場,進入優質企業,讓潘思亮口中這條「政府挺優質企業,企業挺員工」的渠道,能夠貫徹暢通。

3月19日,立法院的9樓大禮堂,一場名為「政府有關部會就政府預算如何協助遭受疫情衝擊之相關產業」公聽會正在熱烈討論,除了財政委員會的立委,還有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委顧立雄、旅行業、觀光產業的業者代表統統與會,因為,面對一場全線衝擊的經濟戰,這場會議,涉及了經濟部、交通部、財政部、金管會等跨部會。

過程雖冗長,卻沒有太多雜音,會後結論一致:舊貸款展延,銀行不抽銀根,各部會並給予各種津貼補助,結論迅速由各部會自行發布措施報告,盡快執行。

同一天,銀行公會也同步召開理事會議,決議旅行業等這次受疫情影響甚巨的產業,銀行貸款展延至明年(2021)年底,不得抽取銀根。

各部會動起來,只是公聽會的結論還需要各部會做成實際的決議,需要時間;但企業天天開門營運,人力、水電費用時刻都在燒錢,許多企業等不及政府的紓困金、救命錢,已經先行自助。

3月20日,國內最大旅行社雄獅旅行社率先召開臨時董事會,會中決定全體董監事不領去年的酬勞,等於一刀砍去每年1千5百萬元的董監酬勞(以2018年董監酬勞計算),此外副總級以上高階主管領半薪、協理級以上砍薪3成,董事長王文傑並下令清空打包總公司的3個樓層,以節省水電費用。

企業自救砍薪發債 各國央行勇買企業債

3月23日另一家觀光業的龍頭企業晶華酒店也隨之跟進,同樣以不領董監酬勞、高階主管減薪,啟動自救計畫。

「點點滴滴都要算,公司營運熄火,3千位員工要就地整編!」說這話時,王文傑站在公司總部一樓的「星夢郵輪世界夢號」模型前,這艘排水量15萬噸的大型豪華郵輪,原本會在3月28日從台灣啟程、載著數千名旅客前往日本鹿兒島。

不過是在幾個月前,王文傑才向外界風光介紹雄獅旅行社如何包下整艘郵輪,計畫要把整個夜市搬上郵輪等令人咋舌的行銷計畫;然而一個全球巨變迎面打下,如今奢華的郵輪早已駛離台灣周邊公海,王文傑在疫情猛爆的2個月間,夜夜難以好眠,再現身,言談間幾度黯然,令人不勝唏噓。

除了20日的董事會決議,據了解雄獅內部已在計畫發行可轉債或現增等方式,自行籌措資金,繼續自救計畫;只是,此時企業舉債自救,有人敢借款或認購嗎?

2008年的全球金融風暴中,日本央行率全球風氣之先,是第一家跳出來發布〈公司債券購買的主要條款和條件〉的央行,隨後便踏入市場大買企業發行的公司債,而且購買範圍從一開始僅限於評等A級以上有擔保的公司債,隔年更放寬到BBB級以上,或不到BBB級但提供全額擔保的企業公司債,前後共花了超過1兆日圓在市場上大買日本的公司債,協助日本企業挺過當年的金融風暴。

日本揭竿起義,隨後英國央行、歐洲央行都採同樣作法,大買公司債來「挺企業」;而美國聯準會前主席柏南克、葉倫這兩位深諳資本市場運作理論的學術派巨頭,日前聯名建議聯準會應破框思考,直接買入公司債;終於在23日的會議上,聯準會首度通過透過2種新的融資工具,可以進場購買企業債,力挽狂瀾。

其實,美國政府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就有更開放的作法,更直白的「入股」方式,進行紓困。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當時美國政府花134億美元入股通用汽車,當時引發外界很大爭議,但通用汽車因此得以繼續營運,並成功於2010年在紐約交易所掛牌上市,而美國政府手上的通用股權也在2013年全數出清,雖然仍以虧損作收,但成功協助企業與社會挺過一場風暴。

該列為優先搶救對象?金融圈:關鍵時刻必須穩住旗艦

政府、尤其央行直接買進民間公司的股、債,是直接將資金灌入實體經濟的猛藥,但對象的選擇,又是一道難免將受爭議的難題。對此,金融業界人士指出,日本央行在2010年歐債危機期間為了救市開始買入ETF(指數股票型基金),分析其鎖定的指數與基金,日銀等於是將符合「市值相對高、獲利與股東權益報酬率穩定、設置一定數量獨董」條件的企業,定為重點救援對象,這個標準或可參考,「畢竟,關鍵時刻必須聚焦資源、穩住旗艦。」

非典型的救援手段,不是常態,而是為了面對這場非典型、沒有前例可循的經濟衝擊。在此極端情境下,全球的政府都在尋求各式合情、合法、合理的管道來紓困企業,甚至許多看來頗受爭議的紓困方式,在「救命」的目標下,都該挪出權衡考量的空間。

關上國境之門那一刻起,台灣經濟就面臨史上從未有過的嚴峻挑戰,許多企業正走在自救與岌岌待救的懸崖邊,台灣政府或許也應該思考以從未有過的開放心態,協助企業挺過這次難關。

文章來源:今周刊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