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壹週刊》熄燈:解讀小報化與數位敘事時代

  • 多維TW
《壹週刊》熄燈:解讀小報化與數位敘事時代。圖/多維TW提供
《壹週刊》熄燈:解讀小報化與數位敘事時代。圖/多維TW提供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文/蔡苡柔

今年2月29日,《壹週刊》沒有在台灣迎來屬於它的20年,就宣佈熄燈,媒體界在惋惜之餘,也開始細數《壹週刊》踢爆政商名流、藝人八卦的各種「豐功偉業」,《壹週刊》和於2003年登台的《蘋果日報》開啟台灣媒體新時代,「裸體加屍體」、大量彩色圖片和圖表,曾經衝擊台灣廣大的閱聽眾以及媒體報業,帶領台灣進入「小報化」的時代。同體系的《蘋果日報》而後也成功靠著動新聞、網路快速的即時報導,在網路世界找到自己的位子,2019年,在台灣媒體界數位、內容變革都是開創角色的蘋果,也率先推出付費訂閱制,卻迎來流量的腰斬。今年3月5日,在《壹週刊》熄燈後,《蘋果日報》也宣佈裁員。

不解與疑惑,是對於曾經是龍頭的報業和雜誌業黯淡的感慨。在大家嘆息媒體寒冬之餘,其實該探討的是,媒體已經走在時代的交叉路口。從紙本時代走進數位匯流時代,一張張報紙上的彩色圖片、圖表,到網路上變成廣泛流傳的懶人包和哏圖,正在改變這代人訊息接收與思考的方式。

【知識點:懶人包】指將一事件整理成簡要、面向完整的說明,以利一般人快速瞭解其梗概。通常會以圖表形式呈現。

媒體發展的十字路口

「訂閱制度的出現,剛好是兩個時代的交替。」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副教授陳順孝如是說。他分析,從1830年代傳播出現以來,媒體用內容來吸引閱聽眾,當有了足夠的閱聽眾後,廣告就會來,小報化,就是在這樣的脈絡下產生。一開始,小報是指形式上的輕薄短小,到後來則是指,為刺激報刊銷路而以聳動的標題、圖片和社論來處理新聞的風格與方式。為了「挖」新聞、「搶」獨家,媒體也有了緊盯名人的「狗仔隊」。

陳順孝曾在2017年撰寫專文提到《壹週刊》到台灣後,喚醒小報化的惡靈,他將《壹週刊》放在全球小報化的脈絡下,分析媒體以炒作緋聞和醜聞的方式,來換取點閱率變現的情況。陳順孝提到,《壹週刊》、《蘋果日報》登陸台灣後發行量第一,廣告也大幅成長,證明在那個時代,這是可行的模式。但當時的媒體因為還有利潤,所以仍有餘裕利用狗仔精神,做出好的調查報導和爆料,所以情況還不至於太糟。

但隨著廣告量的利潤往谷歌、臉書以及社群媒體流去,傳統媒體收益逐漸不夠,只好設法節省成本。追求利潤和點閱率的結果,就是犧牲了採訪耗工耗時、點閱率也不一定高的調查報導,新聞持續往小報化的泥淖而去,產不出爆料內容,而開始大量傳抄網路和社群媒體的新異聞,如此脈絡下,小報化最極致的體現,就有「歐陽妮妮在口袋裏發現200塊錢」這樣的新聞產出。

其實這不是台灣獨有的情況,全球媒體都在迎接新的時代。「《壹週刊》的停刊,不在於數位化後讀者流失;它的主要問題在於,閱聽眾來了,但廣告不來。」陳順孝表示:「2012年下半年全美國所有報紙加所有雜誌的總廣告額,是新台幣3,038億,但單是谷歌一家,廣告年收入就有3,153億。再看2014年數據,谷歌或臉書的廣告,都比所有報紙多得多。」因為無法再靠廣告支撐媒體,所有媒體已站在轉型的十字路口,有人選擇向使用者收取費用,有些媒體則往線下發展,希望能做成垂直型媒體,變成針對受眾的全方位服務業。

分眾化下的「專線」內容

陳順孝分析,過往大眾媒體產出不同內容提供給閱聽眾,在分眾時代下,變成小眾的媒體,要產出專業的專線內容給特定社群。傳統大眾媒體在小報化的脈絡下掙扎,產出大量同質性新聞的同時,台灣其實還有各種專業的小眾媒體,陳順孝認為,這些小眾媒體是走出小報化邏輯的新氣象。

「當你想看農業新聞的時候,你會想看傳統媒體嗎?」陳順孝問。他舉例,農業方面,在台灣會想到耕耘有成的《上下游新聞市集》;國際新聞則有《土女時代》、《地球圖輯隊》、天下集團的《換日線》等。陳順孝分析,對於這種專線內容的經營,主打科技新聞的《科技島讀》是一個經營成功的例子,提供內容的周欽華,只是「一人團隊」。

「他一個星期提供三四篇台灣觀點的科技資訊,有了盈餘,然後還有能力去做第二家、第三家。」陳順孝分析,之所以能讓閱聽眾掏錢,是因為這種媒體的存在,不是刺激你看八卦的欲望,而是滿足了你的需要或是能解決你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閱聽眾就願意付費。「這些訂閱專業媒體的閱聽眾不會是想付錢看八卦,而是真的願意為內容付錢,內容的品質也會更加穩定。」

陳順孝分析,過去是一個媒體一次養活兩三百人,但現在這樣的情況不容易;不過,「創辦一兩百個媒體,然後每個媒體可以養活一兩個人,卻是有可能的。」未來的媒體發展,或許有可能逐漸從一個人固定看幾家大媒體,轉成一個人同時訂閱百多個小眾媒體,就像從去餐廳直接點餐,讓一家餐廳把你餵飽,轉成到自己去每家拿所需的餐點,拼出一份屬於自己的客製化晚餐。媒體圈正在面臨這樣的變化。

小報化所遺留的追求點閱陋習,到了分眾時代,會不會讓台灣媒體的政治立場更加偏激?陳順孝回應,其實政治上的專業並不是在立場上走偏鋒,而是提供專業的調查報導。例如政治黑幕或是深度分析。至於媒體本來就各有立場,提供觀點,並沒有錯。重要的是,要有夠好的內容和品質來支持觀點,而非粗製濫造的情緒煽動。

陳順孝表示:「媒體可以有立場,你要統、要獨都可以,但是你要做出像樣的報導,這都要靠好的事實佐證,而不是用照抄新聞的方式,鞏固跟自己立場相同的東西,變成某個政治人物或團體的粉或黑。」他認為,關鍵還在於,你有沒有辦法給出清楚的邏輯敘述和事實,去佐證你的觀點。

數位敘事vs.淺碟化思考

此外,小報化所追求的點閱,並非全是沉疴,為吸引更多閱聽眾,不論圖片、圖表的精美化,到動畫、影音新聞的加入,多媒體敘事也增添新聞內容多元展現的可能。

但隨著閱聽眾越來越習慣看圖像、圖表以及整理過的精簡懶人包,越來越多的圖像化資訊被簡化成哏圖,嘲諷時事,並在網路上快速傳播,也引發是否造成現代人思考淺碟化、判斷議題去脈絡化之譏:例如從選舉到現在的政治對立,讓在不同的群體中議題的討論變成一張張簡化的哏圖、手板,評論也純粹淪於情緒的發洩,許多人對此感到憂心。在現代資訊爆炸的情況下,很容易讓人對事情的判斷變成「膝反射」式的反應,用片面資訊判斷事物全貌,接收資訊的目的,只為鞏固自己的既有觀點。

如此「資訊簡化」的情形,也影響到日常生活敘事。亞馬遜(Amazon)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就要求員工,禁用PPT的簡報條列形式寫報告,也不准他們把花大把時間在製作PTT動畫上,為的就是要讓資料能被大家清楚地閱讀理解。

陳順孝對此回應,傳統的敘事方式的確正在改變,但他認為,圖片、圖像傳播本身是中性的。「我並不認為只有文字才能把議題處理得很深,關鍵在於能否捉到重點。」他分享,在《勞基法》修法時,就出現過一個圖表,簡化了修法的六大重點,強調勞工的權益損失,後來又被民進黨立委林靜儀認為理解錯誤,還對這六點做出「訂正」,而後又有團體在林靜儀給出的「修正懶人包」再進行修正。

陳順孝認為,這六點總結,精簡了修法重點,並讓討論能聚焦。他強調,並不是因為它叫「懶人包」所以就懶,真正好的懶人包,其實需要花時間先做很多功課,才能萃取出真正的重點。他再舉例,如網路工作者、有「懶人包師傅」之稱的楊孝先,他在製作懶人包前,會先大量收集資料,再把它們精簡成幾十頁的PPT簡報,之後再做成一張圖片,那張圖片就是重點的精華呈現。在此情況下,精簡後的懶人包反而成為精華。所以,所謂圖表和淺碟化的思考,該檢討的是資料收集不夠全面的「以偏概全」,而非濃縮精華的「一針見血」。

「客製化新聞」時代降臨

對於現在網路上從政府到各機關組織的宣傳,都開始用圖片和哏圖的情況,陳順孝認為,以圖表作為政府文宣並沒有問題,但是宣傳哏圖化,需要搞清楚自己的受眾。如果只是跟隨著當時的風氣,在圖表裏安插時事哏或政治哏,的確可能爆紅,但也有可能遭反噬,「當你日後不再嘲諷特定政治人物時,可能會遭罵是被收買,屆時就會被這些並不是你原本受眾的粉絲綁架。」

精簡化圖像的敘事,是一把雙面刃。來到數位敘事時代,線性思考也進化升級成更加全面化的多面向思考,連新聞的呈現都可以更多元更廣。陳順孝提到,未來可能會產生的新職業,就是新聞的專案經理(Project Manager,PM),「在做一個新聞故事時,把美編、記者、攝影,寫程式的工程師都納入一起討論,如何呈現一個故事。」陳順孝說,過去的線性敘事,到了敘事多元的時代裏,變成能廣泛地用不同的面向和元素去搭配和呈現議題,讓閱聽者視角更加寬廣。

從小報化到分眾時代,從文字時代的線性敘事到數位時代的多元敘述,《壹週刊》的熄燈,正好站在大眾媒體和分眾時代的轉折點,為媒體發展史寫下了新註腳。

本文來源:《多維TW》月刊053期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