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你讀的書不是書?急急如律令竟是官方特急件

其實古代的「書」就是我們現在講的信。圖/freepik
其實古代的「書」就是我們現在講的信。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編按:知道這些考試不會高分、對找工作也沒有幫助……但你會發現,原來中文這麼好玩!以下摘自《苦苓開課,原來國文超好玩!》。

讀書讀書,讀書人當然要多讀書,最好還能寫書。我們形容一個人書讀得很多,通常會用「學富五車」;如果要說他書寫的很多,就叫做「著作等身」。

猴塞雷(粵語:好厲害)!看過的書多到要用五輛車子來載,簡直可以開一家小書店了。寫的書疊起來居然比身體還高,我們很多人可能一輩子讀的書都還沒辦法「等身」呢!真是不由得欽佩起這些讀書、寫書的人。

你讀的書不是書

不過如果你知道古代的「書」長的是什麼樣子,或許會鬆了一口氣:在蔡倫發明造紙之前,文字是寫在竹簡上的,也就是一片一片的竹子上,然後用繩子串起來,看起來就是一個「冊」字。

所以古代的書其實叫冊,臺語把讀書念做「讀冊」就很清楚了——臺語是中原河洛的用語,保留了很多古代的語音字義,這個以後我們有機會會講到,反正不會考試,你不用擔心。

竹子用來寫字可是一個大工程:首先當然要先把竹子砍下來,切成一段一段,再從中間剖開來,但是潮溼的竹子容易長蟲,所以要先用火去烤,把竹子烤出水,看起來好像流汗,所以就把它叫做「汗青」(竹子的顏色是綠的,古代叫青色,臺語的綠色不就是念做青色?)。所以文天祥說「留取丹心照汗青」,丹心是一顆火紅熾熱的心,汗青就是竹簡、就是書,他就是期許自己「留名青史」啦!

而且光是把烤過的竹子剖開,還不能就這樣拿來寫書,因為要用刀子刻,所以要先把竹子上面的青色刮掉、露出白色的部分來刻字,這個就叫做「殺青」。

現在的人寫完了書,或者是拍完了電影,會叫做殺青,大概是這個意思;不過也有人說是跟製茶的「殺青」有關,歡迎讀者們提供不同的意見,這就是教學相長你講對啊毋對(臺語)?

說了半天,只是為了告訴你古代的書不是書而是冊,那如果是竹簡的話,五輛車也載不了多少(還好那時沒有貨櫃車),堆起來要比人高也不是很困難。至少以我本人來說,「學富五車」、「著作等身」我都還算得上——不過這麼說不符合我謙虛的本性,我們還是回過頭來說,既然冊才是書,那麼書到底是什麼?

書不是「書」,是「信」?

其實書就是我們現在講的信,古詩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