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投書】依法行政不宜有兩套標準

  • 工商時報 工商時報 綜合報導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真亮法律事務所所長林亮宇律師

法治國基本原則是政府力量受制於法律,行使公權力必需有約束而無任意性,以達到保護人民的權利。法治國的人民依法共享人民自由,行政機關及人民必需尊重司法。一個國家必須首先是一個法治國才能成為一個符合公平正義與自由民主的國家。而司法就是追求、保護公平正義的最終實現。公平正義不可考慮利益及壓力,尤其不可用作討好之工具;執法者必需在有無利益及壓力下均維持我心如秤,方有威信之可言!司法必須獨立、行政必須中立,秉持良知及專業確信,斯能依法治國。任何放棄良知、專業的行為,都是對公平正義的背棄。法律是一把尺,只有一種尺度,不容許兩套標準。因人設事,混淆是非諉之於觀點不同,或此一時彼一時,均非正當法治國所當為。本年六月三十日大同公司股東會波折,至今餘波蕩漾,聚訟紛紜。按公司法第173條第4項規定:「董事因股份轉讓或其他理由,致董事會不為召集或不能召集股東會時,得由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3%以上股份之股東,報經主管機關許可,自行召集。」;少數股東依上開規定,申請自行召集股東會,自應以「董事因股份轉讓或其他理由,致董事會不為召集或不能召集股東會」為要件;此不僅為法理之當然,亦為該部100年5月5日經商字第10002335540號函解釋在案,不容出爾反爾。另所謂「股東」,當係指合法股東而言、非法股東不與焉,應屬當然之解釋。而所謂「報經主管機關許可」,乃指主管機關「應依法」予以准駁,而非全憑好惡或一概許之,亦不待言。據查本案系爭欣同公司資本額僅新台幣五百萬元,大舉購入大同公司數億元股票,係受大陸商人任某透過台商鄭文逸挹注資金實質控制,欣同負責人亦為鄭某指派,為違法陸資,以上犯罪事實已經起訴書認定,亦經第一審判刑,僅以任某逃逸受通緝而未予追訴。故此為犯罪行為,而非國家與鄭文逸及其控制之欣同公司兩造間之爭執、尤非大同公司與欣同公司股東有所爭執。亦即,股東需合法乃股東權行使之先決前提要件,股東之取得股東身分若不合法甚至是犯罪,本即不具合法股東權,主管機關面對違法股東申請召開股東會,依法必須駁回,並無許可之權力,其行政裁量權必需受拘束。此與股東身分是否合法,僅存於公司與股東間之民事爭執,主管機關可予調查了解予以准駁,完全兩事,遑論公司根本無「董事因股份轉讓或其他理由,致董事會不為召集或不能召集股東會」之事由發生!亦即,國家刑罰權之發動並非人民與國家有爭議或觀點互異,而是侵害了國家、社會或個人法益應予處罰之行為,此所以甚多公職及事關公益事項,犯罪人經起訴後即不得擔任。欣同公司之資金來源乃至公司代表人均受鄭文逸控制及指派,而鄭某之資金來源為大陸商人任某,已為當事人於偵查中供認不諱並引為起訴事實,經濟部面對該已被認定為犯罪行為之事實,其實愛莫能助,似無迴避而逕予許可之權力,否則形同行政權覆核司法權,當非得計。按犯罪乃國家刑罰權之發動,並非國家與犯罪人間有爭執,或彼此觀點不合而有爭議!而民事糾紛乃兩造對法律關係的認知不同而生爭議,未必為違法更不當然有刑責,此乃基本法律常識。尤其若當事人欣同公司負責人已自認其係受鄭文逸指派,資金來源亦受自於鄭,此一自白事實如非經非法取證,經濟部似無越俎代庖代予否認之理,否則將難避免自陷於矛盾困境。參諸前大法官蘇永欽於釋字第726號解釋作成一部不同一部協同意見書所述:「很難想像在一個法治社會,看到國家一方面禁止人民為某種行為,另一方面又承認人民創設以完成此種行為為目的的規範關係,公私法各行其是,比如刑事法庭懲罰販毒行為,隔壁的民事法庭又判決買受人應給付毒販約定的價款,甚至據以強制執行。以左手回擊右手,國家的意志不是明顯分裂嗎?」;讜論足資參考。本案如經濟部係准另一股東羅得公司等召開股東會,只要符合「董事因股份轉讓或其他理由,致董事會不為召集或不能召集股東會」之條件,依主管機關調查後確信羅得為合法股東,尚無不可;惟系爭欣同公司已經被起訴且判決認定為受被告鄭文逸所控制,而鄭實際又受大陸商人任某之非法陸資所控制,任某復因此而受通緝,則經濟部並無「司法覆核權」,可憑己意決定起訴書及判決書認定錯誤,逕認得許可該被非法陸資實質控制之股東得以召集股東會!該行政決定不僅混淆司法及行政分際,使得行政權凌駕司法權及立法權之上,更違反基本法律常識。與此同時,繼經濟部以陸資非法繞道、假借外資名義來台投資為由,下架愛奇藝、騰訊等影音平台之後,經濟部投審會再度發布新聞稿,以經營「淘寶台灣」電商平台之英商克雷達投資有限公司背後為阿里巴巴集團,其持股雖未逾現行陸資許可辦法之30%持股認定標準,惟阿里巴巴集團可操控英商克雷達之營運方針,該陸資對其顯然具有實質控制能力,故對之處以罰鍰,並限期於6個月內撤回投資或改正;行政院對經濟部前開處分旋即表示支持,並表示陸資長期利用轉投資方式,規避法令規範,實質進行未經允許的投資項目,政府卻拿不出辦法來管理,「這不該是政府面對事情的態度」,更強調會持續把關;而本案情形不正是如此,何以會有兩套標準?尤其經濟部長亦於近日表示將提出「大陸地區人民來台投資許可辦法」草案,將由現行認定中資持股以「綜合持股計算法」改採「分層認定計算法」,並修正「具有控制能力」的認定標準,對陸資採取實質控制認定。則何以惟獨就本案採取不同認定,恐難免有因人設事、兩套標準,而難杜悠悠之口,更有違法治國之基本原則。西方正義女神之所以朦眼,其意不是不明是非,而是要本於良知及專業下,不能惑於眼見之種族、膚色、宗教、權勢等等而受影響。本案是否如此,足令人深省。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