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兩個人的文化沙龍》白先勇vs.許培鴻 當戲癡遇上知音

白先勇(左)認為許培鴻的戲曲平面攝影,能拍出動態感,讓他有遇見知音的感覺。攝影師許培鴻(右)拍攝白先勇的《牡丹亭》劇照,捕捉充滿戲劇張力及深刻情緒的畫面。圖/鄧博仁、王英豪
白先勇(左)認為許培鴻的戲曲平面攝影,能拍出動態感,讓他有遇見知音的感覺。攝影師許培鴻(右)拍攝白先勇的《牡丹亭》劇照,捕捉充滿戲劇張力及深刻情緒的畫面。圖/鄧博仁、王英豪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崑曲可說是聲音的藝術,演員優雅婉約的唱腔,每每令觀眾回味無窮。但攝影家許培鴻,選擇以無聲的平面影像表現崑曲藝術,他為作家白先勇的青春版《牡丹亭》,拍了數十萬張台前幕後照片,為這部作品留下完整紀錄。

無聲影像 聲音藝術定格演繹

白先勇表示,他對畫面的要求非常嚴格,一張好的劇照,有如一齣戲的名片,好的劇照,能為作品定調,觀眾經常因為一張好照片,選擇進劇院看戲,為此,劇照品質對他而言,非常重要。而許培鴻拍攝的劇照,讓他有遇見知音的感覺。

許培鴻則表示,雖然有後來的成果,但在拍攝現場也曾遇過瓶頸,每每無法精準呈現戲劇內涵時,總令他懊惱不已,不過好在他越挫越勇,一拍再拍,永遠拍不膩。

問:一般劇照都不是在演出現場拍攝,大都是在彩排現場完成,但青春版《牡丹亭》,卻有大量現場台前幕後照片,這樣的作法,背後有什麼特殊意義嗎?

白:這是始於我有個很重要的想法,民國初年戲曲界的四大名旦,梅蘭芳、程硯秋、尚小雲和荀慧生,他們很年輕就出頭,開始大紅,但是留下來的照片並不多,非常可惜。

隨劇巡演 拍攝數十萬張照片

我希望能為崑曲藝術表演留下完整的影像紀錄,不管是照片,還是錄像,我告訴培鴻盡量拍,沒想到他一拍就是十幾年,大江南北,我們去哪裡巡演,就跟我們去拍,哪裡有一齣戲可以有幾十萬張照片,而且留下來的,都是演員年輕時的身影,十分珍貴。這讓我體會到一件事,劇照攝影,不只是技術好,對表演藝術要有感覺,最重要的是要有熱情,才能拍得久,拍得好。

許:我在拍攝的過程,一開始是擔任宣傳照的攝影師。由於我以前拍過很多古典音樂家,以及舞者、編舞家,崑曲對那時的我來說,是表演藝術的一個類別,直到拍了之後,才發現崑曲真的很難拍。光是要怎麼區分和其他戲種的不同,就很困難,如果拍得不好,單從平面畫面,可能會看不出是京劇還是崑曲。

白老師沒要求 是最大要求

問:白老師對劇照的美學有什麼要求?後來又是如何掌握到崑曲的畫面?

許:白老師對我沒有任何要求,其實就是最大的要求。我練習從唱詞去體會崑曲的典雅,還有觀察演員緩慢而優雅的動作。我領悟到一點,我要拍的不是定點動作,而是律動和神韻,這兩者要合而為一,是最難的。這等於是把過去拍攝音樂家和舞者的歷練,再整合在一起。

白老師是看過很多經典老戲的人,他對戲曲的神韻、動作特別有感,對燈光,色溫也很敏銳,他說自己是不懂攝影的人,但在回信給我的時候,會用五顆星、四顆星做評選,不管是畫面、神韻和色調層次,都要符合標準,才會過關。

白:我對影像和照片的想法很嚴格,怎麼嚴格法呢?我是從西方學來的,就舉《歌劇魅影》為例子,一張戴半張面具的人像,就成功為戲定調,畫面能不能表現戲劇的主題,是一大關鍵。這不是臨時拍可以拍出來的,需要思考和醞釀。

水袖交織成蝴蝶 是愛情啊

因此,一張好劇照得來不易,要對眼前的演員夠熟悉,抓住每個人演唱時的嘴型、眼神和姿勢,雖然是平面的畫面,也要能看出其中的律動感,就算是一張背影照,也能感受到婀娜多姿感。

問:有沒有拍到哪張特別滿意的畫面?

許:有一張劇照是在舞台側邊,某個無意的瞬間拍到的,男女主角的水袖甩開來,交織成一隻蝴蝶的形狀,這真的不是安排而來,是等待而來的一瞬間,而蝴蝶在戲裡的象徵,剛好是愛情,我特別喜歡這張。

白:這也是青春版最好看的段落之一,水袖甩來甩去,一勾一打,一勾一打,呈現出中華民族含蓄表達情意的方式。

攝影家許培鴻認為,好畫面無法刻意安排,需要等待,他之前曾拍攝青春版《牡丹亭》,男女主角水袖瞬間飛起,交織成蝴蝶的模樣,蝴蝶也有愛情的隱喻,十分符合劇情。圖/許培鴻提供
攝影家許培鴻認為,好畫面無法刻意安排,需要等待,他之前曾拍攝青春版《牡丹亭》,男女主角水袖瞬間飛起,交織成蝴蝶的模樣,蝴蝶也有愛情的隱喻,十分符合劇情。圖/許培鴻提供

白先勇要讓崑曲前進校園 百戲之主獨霸劇壇200多年

不分兩岸三地,年輕人大都是看日本動漫、好萊塢電影成長,對古典的崑曲藝術,會有興趣嗎?白先勇給了斬釘截鐵的答案:「能!」他表示,談到俄國會想到芭蕾舞,說起德國會想到古典樂,義大利也有歌劇傳統,「但中華文化有什麼呢?過去一時說不上來,但其實有最珍貴的崑曲。」

白先勇表示,崑曲是所有中國傳統文化,成就最高的表演藝術,「在晚明到清朝中葉,有百戲之主之稱,獨霸中國劇壇長達兩百多年,可說是當時的國劇,深入民間,我對這件事情很有使命感。」

然而,曾經受到歡迎的崑曲藝術,在2004年青春版《牡丹亭》到北京大學演出時,卻有百分之99的學生,沒看過崑曲,白先勇表示,「別忘了70多年前,北大還在教授崑曲,這樣的傳統不能斷掉,而大學生們一接觸了之後,像是喚醒了自身民族文化的根,詞藻美,舞台美,詩詞每,音樂美,非常喜愛,後來甚至有校園版出現。」

白先勇表示,他現在懷有另一個理想,希望能讓崑曲繼續前進校園,「這些接觸崑曲的大學生們,不管是參與演出或純粹欣賞,未來都會是傳承崑曲的種子,也是最重要的觀眾群。」

許培鴻音樂中找靈感 醞釀拍攝能量

許培鴻除了拍攝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劇照,還曾拍攝知名音樂家傅聰、馬友友、卡娜娃、祖賓.梅塔,舞蹈家羅曼菲、許芳宜,傳統戲曲名家魏海敏、王心心等人,同時也在倫敦拍到傅聰欣賞《牡丹亭》,會後與白先勇合影的珍貴照片。他表示,雖然是攝影專業,但是他特別喜歡從音樂找靈感,「聽音樂會讓我有不同的靈感,這些靈感帶給我不同能量,我會儲存起來,在拍照的時候流瀉出來。」

許培鴻表示,他過去曾拍攝過流行雜誌人像,但他總擔憂,有天靈感會用完,成為一個再也拍不出作品的攝影師,「我一直戰戰兢兢思考自己的未來,後來發現接觸音樂,能幫助轉換思考,這也讓我決定從流行人像,轉換成拍音樂人像。」

許培鴻說,他喜歡在拍照前一到兩個小時,和音樂家溝通,了解他們想要什麼,不喜歡什麼,照片的用途等,從中研究和分析,運用什麼手法拍攝才到位。

於是,許培鴻一路從拍攝國樂團、交響樂團,再拍到國際音樂大師祖賓.梅塔、傅聰、卡娜娃等人。許培鴻說,拍攝祖賓時,有很多突發狀況,由於溝通過程有誤,到了祖賓住的飯店時,才發現音樂家不知道當天有拍攝行程,「他是真正的大師,完全沒有發脾氣,只要我們在門外等他半小時,但這也牽涉到我事前準備功課和器材的準備,才沒有因此慌亂,順利完成工作。」

許培鴻拍攝傅聰的照片,後來成為傅聰在英國發行的海頓鋼琴奏鳴曲專輯封面,他回憶,拍攝傅聰的大師班,感受到他對教學的真誠,「他講到貝多芬的田園鋼琴奏鳴曲時,就念陶淵明的詩。同時也直指學生使用的樂譜版本,『把音符修得很工整、乾淨,像熨斗燙過一樣,平整但沒有特色』,非常傳神的比喻。」

許培鴻表示,他始終以戰戰兢兢的態度,面對每一次拍攝工作,像在跑馬拉松,慢慢跑,仔細收藏沿途風景,「這是一種鍛鍊自己的過程,人像攝影沒有永遠的常勝軍,拍了99次好作品,但第100次有一個小疏忽,就會讓過去的努力白費了。」

(中國時報 李欣恬/專訪)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