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董娘,務請修練自持,以免戕害組織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關於董娘如何牽動企業盛衰的故事,總是膾炙人口,先前對后妃史例的分析,闡釋了董娘可以如何有助於組織營運,然而有正即有反,故而董娘如何損害組織營運,也值得探究,於此,后妃史例同樣提供極豐富的啟發。

董娘,與后妃相似,不在正式行政體系內,卻能與最高領導者有深刻頻繁的溝通、並產生影響,因而也具備了直接介入特定人事決策的潛能。

這種潛能一旦以違反組織制度的方式被實踐,將自高層起造成組織紊亂、甚至震穿到中基層。東漢靈帝,其皇后何皇后(媳)及其母親董太后(婆),各自引進自己家族成員擔任要職,何皇后兄長何進擔任大將軍、董太后姪子董重擔任驃騎將軍,何進與董重「權勢相害」,當時董后每欲干政、屢被何后禁塞;董后即對何后說,會叫董重砍下何進的頭,何進便上奏將董后遷出京師、將董重下獄,董重自殺。

何后之子劉辯是嫡子、卻不得漢靈帝喜愛,漢靈帝及董后則想立已被何后害死的王美人之子劉協為太子,朝臣都不支持,僵持之下還來不及立就過世,臨終託付一宦官立劉協繼位,但劉辯在多方支持下繼位為少帝,該宦官欲聯合同為宦官的十常侍、卻被同僚出賣,被何進所誅;何進受袁紹言說影響、感到宦官的威脅、想對宦官進行清洗,遂下令涼州軍閥董卓入京,尚未入京、十常侍便反撲殺了何進,袁紹引兵進宮殺十常侍,隨後董卓進京掌握朝政,廢少帝、殺何后、改立劉協即為東漢末代漢獻帝,東漢長期宦官外戚輪番互鬥、脈息紊亂,但何后與董后的輪番對斫,可算是徹底斷送了東漢。

身居榮寵之后妃若又不受節制,往往將他人之恭謹禮敬視為當然,若再無法自持,更可能演變成好鬥氣、不記恩,甚至略有逆己意者即視之為仇寇。晉惠帝皇后為賈南風,晉武帝司馬炎原先不欲賈南風為太子妃,幸得武帝皇后楊豔推薦,之後賈南風太子妃險些被廢,又是楊后的表妹楊芷盡力營救,楊芷亦多次勸誡賈南風,賈南風卻以為是楊芷向司馬炎中傷自己,對楊芷極為怨恨。晉惠帝當政以後,賈南風即開始干預政事,剷除楊家,矯詔廢楊太后為庶人,隨後又挑撥司馬家族,先利用司馬亮對付司馬繇、再利用司馬瑋對付司馬亮,再誅殺司馬瑋,連串操作引發八王之亂,西晉就此奄奄一息。

后妃一旦延伸個人好惡到與王朝發展糾纏不清,將陷王朝命運於不可知。隋文帝皇后獨孤伽羅在早年曾協助隋文帝開創事業,但隋朝建立後,獨孤皇后的個人喜好卻高度滲入朝政:她要求楊堅不能娶其他女子,「見朝士及諸王有妾孕者,必勸上斥之」,原太子楊勇沒能善待獨孤喜歡的太子妃元氏;元妃死後,太子妾室雲昭訓卻懷孕生子,使獨孤更不滿楊勇,而楊廣(之後為隋煬帝)卻表現出節儉專情的人設,埋下更換太子的因頭。另一個例子是北宋哲宗時的向太后,哲宗過世、無子,宰相章惇主張依律當立哲宗胞弟、即使無嫡也應立長,向太后卻認為「端王有福壽,且仁孝,當立」,章惇則指出「端王輕佻,不可君臨天下」,依舊擋不住向太后的決定,一種觀點認為這是由於端王趙佶擅長文藝、常進宮與向太后請安說話,受向太后喜愛所致,端王即位為宋徽宗,日後的靖康之變顯示了章惇的先見之明。

以上事例顯示,后妃一旦以不合體制方式高頻率直接介入人事決策,必然要與組織相「鬥」,若再有附驥之徒,難以消解的「后幫」便會成形;作為后妃原應廣結聯盟,若是記仇好鬥,又怎可能建立善緣、襄助人主;將個人喜好施加於組織,天下皆與我同,引導至偏路在所難免。后妃有時尚受祖宗家法禮制的約束,董娘則不受組織分工權責制度的約制,故其禍可更甚。然而,干預人事、鬥氣攀比、強施好惡,都足以彰顯自我存在,乃人性放縱之後所常見,若無修練自持,即是如此。不欲戕害組織的董娘,不知能修持多少?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董娘,如何守護企業、鑄煉百年基石

董娘賣股真的是反轉訊號嗎?!

公司出售財產誰決定?

挺過疫情 企業最想做、也最該做這件事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