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美國的軟肋 克里姆林宮的手段

俄羅斯利用美國資訊生態的弱點在美國社會製造分裂。圖/freepik
俄羅斯利用美國資訊生態的弱點在美國社會製造分裂。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由於社交媒體公司的商業模式與貪得無厭,以及只重功能、不考慮他們的平台是否遭人惡意利用,俄羅斯的操控很有效。由於科技公司的第一優先是掌握使用者目光,讓他們看更多廣告,公司決定是否讓內容上線的演算法不重真實或精確,從而成為散播假訊息的幫凶。這種演算法鼓勵兩極化與極端觀點。

在美國進行兩極分化的條件已經成熟。許多美國人憤怒不已,認為政治人物不了解他們與他們面對的問題。

全球經濟的轉型造成許多人失業。雖說美國在2016年的就業機會比2007年多了近900萬個,但這些利得的分配並不均勻。這九年間丟了工作的70萬名白人對他們的生活處境很是惱火。雪上加霜的是,2008至2009年房市與金融危機過後,有些民眾迄今仍一貧如洗。有些人背負學生貸款。還有許多選民或對曠日持久的海外戰爭感到憂心,或對健保醫療等政府政績表示不滿。特別由於毒品危機日趨惡化,因製造業撤離而人口稀疏的社區很容易淪為犯罪與毒品氾濫的溫床。隨著商家關門,居民得不到平價又有營養的食物,一些社區成為「食物沙漠」(food deserts,在2010 年人口普查中,農業部估計,有1150萬貧窮美國人,占美國人口4.1%,生活在食物沙漠中)。貧富懸殊與教育資源分配不公等等問題每況愈下,讓那些跟不上腳步的民眾怨聲載道。美國出現信心危機,俄羅斯充分加以利用。

選民在沮喪之餘找上反傳統領導人,共和黨的唐納德.川普與民主黨的伯尼.桑德斯脫穎而出。自稱民主社會主義者的桑德斯有很不傳統的看法。身為最進步候選人的桑德斯主張全民健保、富人加稅,以及免費大學教育與氣候變遷相關立法。年輕選民由於有感就業前途黯淡,加以學生貸款債台高築,對他的觀點情有獨鍾。在2016年總統選舉初選中,桑德斯獲得的30歲以下選民選票,比川普或希拉蕊.柯林頓都多29%。就像桑德斯對民主黨舊建制是一大威脅一樣,川普對共和黨舊建制也是一大威脅。雖說他的言語與個人行徑讓許多選民膽戰心驚,但也有不少選民認為美國需要的正是川普這樣的人物:一位能夠說出他們的心聲、觀點完全反傳統的反體制候選人。他們認為川普「有辦法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對任何人、說任何話」。修辭學副教授柯林.凱利(Colleen Kelley)說,人微言輕的選民對他們眼中那些「貪腐與現實脫鉤、無能」的建制派政客徹底失望,來自佛蒙特州的民主社會主義者與來自紐約市的億萬富翁於是趁勢崛起。

民主與共和兩黨建制派都反對這兩位非傳統候選人。大選展開後,許多共和黨人生怕川普贏得黨提名,忙著簽署「絕不支持川普」信件。在共和黨代表大會上,「絕不支持川普」的代表企圖修訂有關規則以封殺川普提名,但沒有成功。同樣地,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簡稱DNC)黨領導層也打擊桑德斯,幫助前第一夫人、曾任參議員與國務卿的希拉蕊.柯林頓獲得提名。DNC大挖桑德斯牆腳,例如說他宗教信仰有問題,說他迷信社會主義政策、對共產黨獨裁者太軟弱等等。不僅共和與民主兩黨之間,兩黨內部的分裂也越來越明顯。克里姆林宮迅速利用了這些分裂。

在這次選戰開打兩年以前,克里姆林宮已經加緊利用網際網路擴大美國境內的政治與社會動亂。它從過去的作業中學得許多教訓,到2016年,它發動網路影響力作戰的條件已經成熟。GRU前沿組織「網際網路研究署」( Internet ResearchAgency,簡稱IRA)將美國境內的社交網路生態反轉,以對付美國人民、美國的民主系統,以及美國的共同認同。 IRA用「臉書」(Facebook, 包括Instagram)、「推特」(Twitter)、「谷歌」(Google,包括YouTube、G+、Gmail、Google Voice)、Reddit、Tumblr、Medium、Vine與Meetup張貼內容或支持假人物。俄國特工甚至運用音樂程式與「寶可夢」(Pokémon Go)等電玩加強主題與訊息。 IRA將臉書的Ads、Pages、Events、Messenger,甚至Stickers功能發揮到極致。總計,它利用臉書向1億2600 萬人傳遞了訊息,在推特推了1040萬篇推文,向YouTube上傳了一千多個視頻,在Instagram 與兩千多萬使用者搭上話。

IRA不僅堅持不懈,手段也很高超。它利用美國資訊生態的弱點在美國社會製造分裂。臉書與Instagram是運用不斷傳訊強化分裂性議題的絕佳平台。特工運用譁眾取寵的內容在社交媒體族群中結黨糾派。他們還發表意圖將族群導向極端的內容,不時用挑撥離間手法讓不同族群成員彼此相攻訐,或與其他族群互鬥。有些IRA內容鼓吹例如美國從敘利亞或阿富汗撤軍等有利俄國的美國政策。俄國特工招募或知情、或不知情的美國人。

IRA與其共謀利用推特針對時事搞分裂,用「點擊農場」(clickfarms)打響名氣,為極端訊息製造吸引力。在關鍵性議題上,IRA創造「媒體幻象」,讓目標民眾沐浴在各式各樣經過操控的內容中。GRU並且使用標誌與文字設計等行銷利器以達成目標。

由於社交媒體公司的商業模式與貪得無厭,以及只重功能、不考慮他們的平台是否遭人惡意利用,俄羅斯的操控很有效。由於科技公司的第一優先是掌握使用者目光,讓他們看更多廣告,公司決定是否讓內容上線的演算法不重真實或精確,從而成為散播假訊息的幫凶。這種演算法鼓勵兩極化與極端觀點。舉例說,YouTube的「使用者下一個要看什麼視頻」的演算法,能引導使用者一步步走向更極端、更兩極化的內容。在網路平台上互動的使用者就這樣自我隔離、形成同質群體,在槍枝管制、氣候變遷、移民這類爭議性議題上有志一同。於是自由派與自由派互動,保守派與保守派互動。最具分裂性與情緒性的話題也最容易製造異議與對立。網際網路與社交媒體就這樣為GRU提供了一條從美國內部分化、腐蝕美國的低成本捷徑。

俄羅斯的總目標是透過種族、宗教與政治兩極化削弱美國社會,詆毀希拉蕊.柯林頓、偏袒她的民主黨對手桑德斯,以及支持川普競選,都與這項總目標息息相關。俄羅斯特工的假訊息雖說顯然偏袒川普、對希拉蕊.柯林頓不利,但他們散播的內容主要以移民、槍枝管制與種族等社會分化性議題為大宗。IRA一面宣揚白人民團,一面為黑人觀眾製造警察虐待黑人的內容,完成了它鼓動種族分裂的首要目標。IRA自2015年9月起經由17 個頻道播出1107個視頻,其中大部分內容─經由十個頻道播出的1063個視頻─與「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與警察暴力有關。

IRA甚至使用俄諜用來支持「脫歐運動」(Brexit movement,這個運動隨英國於2020年脫歐而達到高潮)的那套作法,利用種族與反移民情緒,支持主張德州、加州與美國分家的邊緣團體。情況似乎是GRU沿用了KGB的老招。1928年,蘇聯領導的「共產國際」(Comintern,為了在全球散播共產革命而成立的組織)計畫招收美國南方黑人鼓吹「黑人帶自決」。到1930年,共產國際已經發起一項行動,鼓勵黑人在美國南方另闢一個黑人國,在北美擴展共產革命。45為掩飾身分,IRA藉由既有組織名稱取得假身分,以真實群體的分支名目成立「美國穆斯林聯合會」(United Muslims ofAmerica)與「黑槍貴」(Black Guns Matter)等冒牌組織。克里姆林宮為達成目標不遺餘力,甚至招募美國人傳播俄國支持的社交媒體訊息,參與真實世界的政治集會。當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宣布遭駭客入侵時,IRA造了線上人物「羅馬尼亞獨行駭客Guccifer 2.0」,在一個Word Press網站上發表偷來的文件。為掩飾它的身分,IRA使用俄羅斯境外(包括美國境內)電腦網路,並使用加密貨幣付款。為求魚目混珠,它還經常使用網紅事物或地方性故事加油添醋,以遂行其目的。

( 本文赫伯特.麥馬斯特著《全球戰場:美國如何擺脫戰略自戀,面對全球七大安全挑戰?》,八旗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