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如何在後瘟疫世界保存財富?

世界歷史有許多轉捩點。圖/freepik
世界歷史有許多轉捩點。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新冠病毒疫情和新經濟大蕭條緊密交織,它們不只是長期以來一連串恐慌和崩盤中的又一段插曲。我們可以輕易列出一張清單,從一九二九年股市崩潰和第一次大蕭條開始,一直到一九八七年十年的股市閃崩、一九九四年龍舌蘭危機(Tequila Crisis)、一九九八年俄羅斯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TCM)危機、二○○○年網路泡沫崩盤,以及二○○八年全球金融危機。在這段期間世界經歷一九五七年的亞洲流感、一九六八年的香港流感,和二○○九年的豬流感。厭倦的觀察家可能說,市場崩盤或瘟疫都不是新鮮事,我們現在經歷的以前都發生過,沒有什麼不同之處。這一次我們也會度過難關。

錯了。病毒和經濟危機匯聚在一起就是不同,而且更糟。第一個、也是最明顯的不同是,這些危機是同時發生的;事實上,一個引發另一個,錯誤的封鎖更使情況雪上加霜。大蕭條期間未發生瘟疫、亞洲流感期間沒有市場崩盤。那些危機分別發生,而非同時發生。現在我們既有瘟疫,又陷於蕭條,且瀕臨社會動亂邊緣。這並非巧合,複雜系統的亂流可能觸發其他複雜系統的亂流。我們在二○一一年三月日本福島看到一個被控制住的例子:地震引發海嘯,海嘯造成核子反應爐熔毀,再導致股市崩盤。四個複雜系統連續引爆,產生連鎖崩潰。類似的現象也發生於現在的瘟疫、蕭條和社會動亂,只是規模更大,而且未被控制。這個範圍和規模的不同不只是累加性的,而且是級數性的。

世界歷史有許多轉捩點。真實的轉捩點和只是一場危機的差距不在於事件本身,而是後來發生的事。一九六二年古巴飛彈危機是個轉捩點,危機後的冷戰情勢完全改觀,促成了其後數十年為了控制武器競賽而簽訂武器管制條約的年代。一九八七年股市閃崩不是一個轉捩點,除了紐約證交所引進熔斷機制外,沒有促成多大的改變。一九七三年石油禁運是轉捩點,標記了石油崛起成為地緣政治武器,以及後來成為主流的季辛吉(Henry Kissinger)石油美元標準。二○○八年金融危機不是轉捩點,它發生然後平息,華爾街興隆的生意很快就一如既往,繼續剪儲蓄者的羊毛和吹大資產泡沫。二○二○年的瘟疫加蕭條是一個轉捩點,因為我們的生活已從此改觀。它的影響將需要幾年才完全展現,但我們將無法回到過去的繁榮興旺。蕭條就是不同。

這個新轉捩點有好有壞。壞的事情已發生在四周。美國在這個雙重危機之前已深陷於兩極化,現在情況只有更加劇烈。戴口罩以避免病毒散播等問題應該交由科學界來解決,並把資訊清楚地提供給大眾。然而戴口罩已變成一個進步的象徵,因為它代表對「科學」和政府控制的尊重,而不戴口罩變成保守的象徵,因為它代表拒絕保母國家和擁抱「自由」。這個分歧延伸到更廣泛的封鎖、解除封鎖和大規模貨幣與財政刺激等公共政策的辯論。從西雅圖到亞特蘭大爆發的動亂潮,既是封鎖期間造成的社會失和症狀,也是令人擔憂的新問題。這其中不乏各種諷刺的事,當羅德島州州長下令州警拘捕掛紐約車牌的駕駛人時,那些贊成對墨西哥開放邊界的人突然拍手叫好。也許羅德島州應該建一堵牆。當然,病毒並不在乎。

好消息是,情況是如此嚴重、挑戰是如此令人畏懼,也許現在正是美國人團結一致為美國的福祉努力的時候,而不是去維護一種意識形態。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盟國的勝利有許多貢獻者,包括勇敢的士兵、大膽的領導人,和在英國與大英國協國家幾乎孤立時英國的堅定不移。但歷史學家都同意,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美國的工業化經濟。幾近社會主義者的小羅斯福在當時與福特(Henry Ford)、凱薩(Henry Kaiser)等具代表性的資本家攜手合作,製造大量船艦、飛機、坦克、炸彈和其他武器,以使美國和其盟國得以壓倒德國、義大利和日本,使我們的敵人趕不上我們。在戰爭期間,美國人團結一致,下至帶著小孩的年輕家庭主婦在後院照料勝利花園(victory gardens),規模大到農業供應商可以全力供應軍隊、政治的歧見可以留到戰爭以後再解決。合作的方法有賴於兩黨領導人擱置不滿和怨恨,但目前還看不到這種跡象。儘管如此,危機將徘徊不去,需要的妥協和忍讓可能等到最後一刻才出現。

本書討論了病毒科學、瘟疫的原因、封鎖的潰敗、蕭條的嚴重,以及因應的貨幣和財政政策很可能失敗。我們深入探究社會動亂和它將如何透過摧毀剛從碉堡出來的企業人士的信心而延長蕭條的時間。最後,本書提供具體的指引,教導讀者如何在後瘟疫世界運用混合了預測分析模型、分散化和常識的最佳方法以保存財富。它們都是今日財富經理人和銀行家很少使用的方法。

( 本文摘自詹姆斯.瑞卡茲著《打造財富方舟:疫情衝擊後的世界經濟脈動全面解析,把握關鍵機遇,你就是贏家!》,聯經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