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不可或缺的溫水門戶!俄羅斯為何如此重視黑海?

黑海是俄羅斯能源安全問題的最前線。圖為2015年7月北約聯合海軍在黑海專屬經濟區內舉行演習。圖/新華社資料照
黑海是俄羅斯能源安全問題的最前線。圖為2015年7月北約聯合海軍在黑海專屬經濟區內舉行演習。圖/新華社資料照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黑海在過去的歷史中曾經有過許多名字,大部分都取決於誰控制了海域周邊的土地而定,最先用類似黑海一詞來稱呼此處的其中一個地方是希臘,他們叫這裡是「Pontos Axeinos」(意思是「深色之海」或「闇然之海」)。黑海的深度超過兩千公尺,比裏海還要深,所以得此名稱可謂允當。黑海另一個知名的特點,就是它的「不友善」,因為這裡的天氣往往難以預料。在中世紀時期,黑海被稱為「大海」(the Great Sea),但到了鄂圖曼人征服安納托力亞之後,這裡便改叫做「Kara Deniz」,意思就是黑海或闇海,不過也有另一種說法,認為鄂圖曼土耳其文字中的「Kara」也有「大」或「可怕」的意思,因此這個名稱還是跟之前所稱的「大海」是一致的。

在俄羅斯人眼中,黑海不但是自家周邊的重要海域,更是一個不可或缺的溫水門戶,可以通往歐洲及世界各地,在冷戰期間,黑海還被當成了「蘇維埃湖」來看待。黑海的面積大約是四十二萬三千平方公里,共有約五百條河流匯入此處,歷來沿岸諸國都把這方鹹水視為緊要之處,不但以之交通往來、運輸能源、交易商貨,也把這裡當成強權之間的角力場。除此之外,這裡也是地中海地區與亞洲西南方之間的主要交通海道。

對於黑海在地緣戰略上的重要性,亞歷山大.杜金(Alexander Dugin)這位備受爭議的俄羅斯戰略專家以前是這樣評價的:「對莫斯科這邊來說,務必要完完全全、徹徹底底掌控從烏克蘭到阿布哈茲全境,這對俄羅斯在黑海的地緣政治而言是絕對至上的要旨……黑海北岸一定要杜絕歐亞以外的勢力進入,而且要在莫斯科中央的控制之下才行。」而俄羅斯作家亞歷山大.普洛卡諾夫(Alexander Prokhanov)不久前也把接管克里米亞之舉比喻為「俄羅斯帝國的重生……稱之為帝國,意思是眾聲唱和,因為它是萬土歸一,萬民歸一,以及文化、信仰及語言的歸一。」就算不看這些意氣昂揚的話語,俄羅斯在權衡外交政策時,確實把黑海邊的南方國境是否安全視為重中之重。話雖然此,我們也不要以為俄羅斯在這裡的地緣經濟利益會因而減少,其實反而只會增加,因為他在黑海以外的地區也在大力參與投資及貿易,不久前就有報告指出,「在二○一三年,有一億一千七百萬噸的貨物行經新羅西斯克,這是俄羅斯的第一大商港,吞吐量遠勝聖彼得堡(五千八百萬噸),甚至也勝過普利摩斯克(七千五百萬噸)……在土耳其海峽上運送的坦克,有將近四分之三都是從俄羅斯那邊進出的。」

自從二○○八年的俄羅斯對喬治亞之戰以來,俄羅斯對於海洋事務就採取了更加強勢的觀點,這也讓國際社會更加注意到這個地區所出現的海上地緣政治角力。有分析指出:「俄羅斯方面空軍與海軍的演習次數,以及違規犯界的次數,都達到了空前的數字,根據北約統計,在二○一四年就發生了四百次俄羅斯軍機飛近北約成員國領空而被攔截的事件,數字是二○一三年的兩倍之多。」因為這一類的行為,讓許多人都把俄羅斯稱作該地的「惡霸」,或說他是「仗著胳膊粗來打造一個對自己有利的環境,藉此來強取豪奪。」

從普丁歷來的行事軌跡來看,很多事都顯現他亟欲打倒由美國、英國及其他歐洲國家所領導的「大西洋軸心」,做這些事的目的就是要打造俄羅斯的強權形象,而且普丁也相信應該要把俄羅斯海軍當成是重要的治國工具,要藉此來提升俄羅斯的國際威望。而說到俄羅斯越來越常動用海軍力量的例子,最具代表性的其中一件便是二○一四年接管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只是過去十年這種例子一再發生,反而也導致了黑海的安全議題變得更加重要,讓該區域因為俄羅斯越來越肆無忌憚的海軍活動而引發安全上的顧慮。俄羅斯利用自己在克里米亞越來越穩固的海上有利地位,現正努力進行海軍現代化工程,與此同時,他所執行的海軍方略也更趨主動,試圖將勢力延伸到地中海及更遠的地方。

儘管美國與北歐也把力道加到最大,試圖遏止俄羅斯在黑海的海軍競逐之風,然而俄方還是獲得了長足的進展,讓自己的海軍力量在黑海上站得更穩,繼而造成了這個區域更加不穩定的局面,有觀察家就認為,「緊張態勢高漲,軍事衝突的可能性極大」。雪上加霜的是中國也開始來摻一腳,他因為自己在地緣經濟與安全上的利益逐漸提高而想涉足其中,不過就算中俄兩國的海軍合作越來越密切,目前俄羅斯依然是黑海沿岸軍事力量的大宗,而且在短期內大概不會改變,至於中國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在這方面才算剛開始要獲得多一點地緣經濟上的成果而已。

俄羅斯在黑海的地緣經濟利益

俄羅斯重視黑海的理由有好幾個,不過從經濟上來看,黑海的重要性就只在於海上貿易與能源安全方面,尤其是因為這裡是進入地中海及其外界的最快路徑。至於商業捕魚方面,因為濫捕與新科技的影響,很不幸地從一九八○年代就一直衰退至今,目前捕魚業還在捕撈的大概只有六個魚種,相較之下,二十世紀中期的捕魚高峰時有二十六個魚種之多。雖然漁業不興,俄羅斯對於海上貿易依然相當積極,還想排擠掉其他的競爭對手。

自從蘇聯瓦解以後,俄羅斯的商船也跟著衰弱不振,但近年來普丁總統力圖要重振此地的商機。二○一一年俄羅斯通過了一項法令,對於俄羅斯的商船建造與船運公司提供減稅等獎勵措施,目前俄羅斯所打造的商船大部分都是出自於國家所掌控的聯合造船公司(United Shipbuilding Corporation)之手。根據一些近期的統計資料來看,俄羅斯擁有一千七百八十七艘商船,其數量大勝其他該地區的船運對手,而俄羅斯的海上出口總量中,目前有三成左右都出自於黑海的主要港口新羅西斯克。現在既然俄羅斯控制了克里米亞和通往亞速海的克赤海峽,他在跟黑海地區的其他國家爭奪海上商路時便擁有了更大的競爭優勢。根據一些統計資料看來,全世界有四成的小麥商船是從黑海地區運送出來的,烏克蘭的小麥出口尤為知名,此外還有玉米、鋼鐵及其他自然資源貨物,可是俄羅斯現在卻仗著自己掌控了烏克蘭多數的港口、海道及海岸線,想要以此來壓榨烏克蘭的金錢。這使得烏克蘭的鄰居,包括羅馬尼亞(港口有康士坦查、米迪亞、曼加利亞)以及保加利亞(港口有布爾加斯、瓦納),都很害怕俄羅斯也會開始對他們的海港施加同樣的壓力。

俄羅斯對於海洋以及海上交通要道的進犯越來越甚,其中一個跡象就是他利用海運科技容易遭受攻擊的問題來操縱數據,以往海上運輸與海防安全是不一樣的兩件事,現在卻被迫混在一起了,或者說出現了某些人所認為的海上「灰色地帶」,講清楚一點,就是俄羅斯常被抓到使用網路駭客科技去侵入自動識別系統(AIS)的相關裝置。自動識別系統對於分享天候狀況或避免船隻碰撞時特別好用,如果船隻航行在狹窄的水道上時更是如此。可是如果自動識別系統或其他類型的相關系統遭人侵入然後控制的話,那就會有大麻煩了。

根據一位前美國國防部官員的說法,「一旦操縱了自動識別系統裡頭的數據,就可以按照別的人意思來重新安排或規劃船隻的行進路線,不再走原本想走的路。最嚴重的情況下,操縱自動識別系統就可以引發錯誤的警報,捏造天氣數據,或是把船隻帶到危險的水域裡―這可能就會導致船隻相撞或擱淺。」除了自動識別系統以外,船隻也很須要使用全球定位系統(GPS),可是這一樣容易被駭客攻擊或操縱數據。

全球定位系統有兩個主要的風險,一個是裝置遭癱瘓不能運作,另一個是「拐騙」全球定位系統來傳送錯誤的位置訊息,癱瘓的手段雖然簡單粗暴卻很有效,有些不擇手段的國家還會用這方式來對抗敵人,像是二○一一年俄羅斯要占領克里米亞的時候,就曾用癱瘓裝置的法子來對付烏克蘭軍隊;北韓也會用這套癱瘓策略來對付南韓。拐騙裝置其實也是一樣地簡單粗暴,不久前剛好就有個例子,在一場駭客大會上,電子零售業巨頭阿里巴巴派出的中國團隊只用了不到三百塊美元就造出了一台拐騙裝置,據說俄羅斯也採用了這種拐騙手段,而且不只用於黑海上的某些船隻上,也用於北海航行的船艦上。如今,俄羅斯一方面在打造更強大的海軍,同時又想擁有更盛大的商務艦隊,若想兩者兼得,最大難處就在於他是否找到一種更強而有力的方式,以此掌控黑海的海域及海上交通要道,同時也讓北約諸國的力量及該區域的現狀秩序變得更加脆弱。

黑海也是俄羅斯能源安全問題的最前線,這裡關乎的不只是他的天然氣輸出口,還有其他的(海底)管線計畫,而俄羅斯也同樣地牢牢掌控住了這個地方。由於還有大片尚未開發的海底礦床,使得多方勢力都躍躍欲試,想要在黑海各地展開離岸探勘,畢竟這裡現在只有大約一百口油井,不像北海已經有差不多七千口。既然已經把克里米亞納入麾下,俄羅斯索性就把新目標放到烏克蘭的海岸線上,並且把一家烏克蘭的天然氣公司收歸國有,完全不顧此事在兩國之間還相爭未解。現在,烏克蘭大部分的專屬經濟海域都落入了俄羅斯的控制之下,而且烏克蘭石油天然氣公司(Naftogaz)位於克里米亞的一家子公司也被俄羅斯給收歸國有,克里米亞天然氣公司(Chernomorneftegaz)是由烏克蘭石油天然氣公司所監管的子公司,由於能源產量與生產水平不斷提升,因此市值約達十億美元。

在該公司被收歸俄羅斯國有之前,有四個黑海中的天然氣礦床是由克里米亞天然氣公司負責開採的,另外還有三處克里米亞的陸上礦床,這些區域中還包括了一個名為帕拉斯(Pallas)的油氣田,這裡鄰近亞速海出口處的克赤海峽。根據估算,帕拉斯油氣田蘊藏了大約七百五十億立方公尺的天然氣,以及大約四億九千萬公噸的石油,俄羅斯不只獲得了資源,其勢力也一併向外延伸,進駐克里米亞北方的亞速海。雖然這個油氣田日後還不一定要交由誰來繼續探勘,不過有一件事是確定的:俄羅斯從烏克蘭的黑海海棚上所奪取的資產,保守估計也有差不多四百億美元的價值。等到俄羅斯在克里米亞站穩腳步以後,他對這塊區域寶貴的海上交通要道就會取得更大的控制力,而這些要道又會通往地中海與中東地區,為俄羅斯帶來更龐大的利益。

俄羅斯在之前宣布要興建一條名為土耳其溪(TurkStream)的天然氣管線,以海底管線來連通俄羅斯與土耳其(一般認為該管線也是為了要對付不乖乖合作的鄰居,像是烏克蘭,把他們排除在天然氣的供應路線以外,以令其遭受更巨大的財政損失)。二○一七年五月,大家看到可以容納五百七十一人的「先鋒精神號」(Pioneering Spirit)拉著一個重達兩萬四千五百公噸、暫時停用的鑽油平台,從北海一路航向地中海,途經博斯普魯斯海峽,最後展開了土耳其溪計畫的執行工作。這條長達九百公里的海底管線,從俄羅斯南方靠近阿納帕的地方(距離克里米亞大約一百公里)取道土耳其西北部,直通安納托力亞,其總容量達到一百五十七億五千萬立方公尺,此外還有另一條容量差不多的離岸管線計畫也已經提出,可以把線路繼續通到希臘與東南歐。

二○二○年初,土耳其溪管道開通啟用,由俄羅斯天然氣公司(Gazprom)負責營運,雖然二○一五年時因為土耳其在敘利亞邊境擊落了一架俄羅斯戰機,此計畫曾暫時遭到擱置,而後俄方又出於戰略考量,希望能讓土耳其及其總統塔伊普.埃爾多安(Tayyip Erdoğan)更加疏遠於北約的「大西洋軸心」,因此又對該計畫開綠燈放行。如今土耳其(乃至於歐洲)大部分地區的天然資源都是由俄羅斯來負責提供,其中包括超過半數的天然氣,以及大約一成的石油。

下一篇: href="https://ctee.com.tw/bookstore/selection/619880.html" target="_blank">歐亞海域最後一道前線 北極危局已然可見

( 本文摘自傑佛瑞‧格雷許著《 href="http://www.readingtimes.com.tw/ReadingTimes/ProductPage.aspx?gp=productdetail&cid=mcdb(SellItems)&id=BE00304" target="_blank">歐亞海上之主:群雄紛起的海上大亂鬥》,時報出版提供)

俄烏戰爭專題

被視為優雅的難民 烏克蘭人不幸中大幸

烽火燎原!俄烏攻防關鍵五城的戰略意義

俄侵烏遍地烽火 大國利益拉扯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