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Google首位幕僚長:關鍵時刻 賭自己一把

頂尖企業人才匯聚,有許多瘋狂挑戰和艱難時刻。圖/Unsplash
頂尖企業人才匯聚,有許多瘋狂挑戰和艱難時刻。圖/Unsplash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貝佐斯當場就錄用了我,把我的辦公桌安排在離他不到一公尺遠的地方,這是全公司離他最近的辦公桌。

很多人都想知道,我一介大學畢業新鮮人,是如何讓貝佐斯願意冒險僱用我到亞馬遜直接在他手下工作。我一來沒有任何公司內部關係,二來沒有電腦科學學位,再者更沒有在執行長手下工作的經驗。大家也想知道,我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讀博士學程時,是如何獲得Google聘雇,擔任梅麗莎.梅爾的特助,最後一路向上成為艾瑞克.施密特的幕僚長,他時任Google執行長,爾後轉任執行董事長。當然,大家也很好奇我為何下定決心離開Google,創辦自己的全球顧問公司。訣竅在於我不會一直埋頭苦幹,而是想盡辦法讓自己聲名遠播,從職涯之初擔任很容易被忽視或低估的職務時,我都能在艱難環境下一步一腳印地取得成功。在事業剛起步時學到的經驗,至今仍是我站穩腳步的基石。

當我退一步把自己當作個案研究來看,檢視科技公司是根據哪些價值和方法來評估一般的職務候選人,我那些看似難以想像的事業軌跡突然變得有跡可循。

相較於特定技能組合,亞馬遜和Google而反更加重視才智、勇氣和熱情,他們的用人哲學是你可以教會聰明人做任何事,但野心或毅力是無法傳授的。

雖然我是第一個強調自己在職涯發展上運氣很好的人,但我還是有運用一些關鍵技巧,精心創造出職涯上的突破機會,以下是我必做之事:

•尋求千載難逢的機會•以學習為首要之務•創造有意義的影響力

我的職涯之路超乎預期,因此讓我更加懂得珍惜,一旦有幸找到這類機會,一定會好好把握、全力以赴。不僅如此,我還願意為此冒險犯難,因為這些付出可能改變人生。

以我為例,只要能夠和我真心崇拜、有意效仿的領導者共事,我向來願意成為公司的早期員工,接受草創之初的一切混亂。我向來優先考慮需要我在短時間內精通某項專業知識或技能,且與個人的事業發展密切相關的職務。相較於職務說明上的工作內容,你應該更在乎從工作中能學到的知識,這比什麼都要緊。其實我經常發現,任何職位的核心任務都可以根據個別員工的熱情和才能而有所調整,彈性程度遠超乎我們的想像。最重要的是,我一直在工作上尋覓為世界帶來深遠改變的機會,而正是因為懷抱熱情,才讓我在職涯升遷和追求人生幸福上走得更快更遠,單單為了財務目標或厲害頭銜是不可能辦到的。

好幾次我選擇放手一搏的關鍵時刻,都是為了爭取新職務。出於某種原因,每當我著手展開新目標,而不是待在熟悉的職位上,自然而然就會擁有源源不絕的動力。

尋求千載難逢的機會

我準備進入就業市場時,世道紛亂。我在二○○二年從華盛頓大學畢業,兩年前剛發生網際網路泡沫化的事件,一夜之間上兆美元的投資和數以千計的企業就此消失,連帶摧毀了美國經濟。儘管求職選擇有限,且畢業後沒有任何同學拿到實習或工作邀約,我還是對展開「接下來的人生旅程」以及迎接未知的冒險感到躍躍欲試。

我在華盛頓大學雙主修國際學和斯堪地那維亞學,並在校內的歐盟中心工作,負責安排各式研討會,帶學生與社區認識歐洲的政治和商業局勢。歐元創立於一九九九年,但一直到二○○二年創始國家才正式採用通行,那年我剛好大四,所以這也成為我學生作業的重要主題。

我在歐盟中心的日常工作平淡無奇,和其他五個人共用一間跟大儲藏間差不多大的辦公室,但這份工作讓我得以從學術以外的觀點來認識全球經濟,喚醒我內心的渴望,期許自己成為那個比美國更大的世界的一份子,甚至是成為引導其方向的力量,即便當時美國還深陷在全球金融危機之中。我的同事都是學術界的翹楚,開擴了我的視野,帶我了解學術和全球政治如何轉化成影響不同文化和族群的政策。

我在歐盟中心的第一位老闆是菲爾.謝克爾頓(Phil Shekleton),每次討論這些議題時,都會激動到用手緊攢著自己的頭髮,所以每天下班時看起來都像瘋狂科學家。這是我第一次了解如何從全球視野來思考個人貢獻,這個想法讓我興奮不已。我當時的工作職稱不值一提到我甚至不記得究竟有沒有,薪水也是少得可憐,除了當全職學生,我還在蘇薩羅圖書館(Suzzallo Library)打工賺錢,負責將書籍重新上架歸位。

我最初的職涯目標是成為教授,專攻全球面臨的重大經濟與政治議題。我很幸運有兩位教授:克里斯汀.英格布里森(Christine Ingebritsen)和蘿塔.蓋弗.亞當斯(Lotta Gavel Adams),縱使我大一時的學術表現乏善可陳,他們看中我的潛力仍願意指導我。因此我全力以赴,欣然接受與尋求他們的指導,最終跟上了學校的程度,開始嶄露頭角。大四結束那年, 我獲得了傑克森國際研究學院(Jackson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頒發的「最佳學士論文」獎。這個逆轉勝的經驗給了我信心,相信自己或許真的有機會完成學者夢。然而,當時我覺得在開始讀博班前,還是需要在「真實世界」工作幾年才行。

這個決定改變了一切。

•調整目標 放手去做

還記得當時我問歐盟中心的新主任,我畢業後該從事什麼工作。他問:「你有想過應徵亞馬遜嗎?」因為他太太就在亞馬遜的招募部門工作。我心想,不,從未想過。我在雷德蒙德長大,多數朋友的雙親都是科技公司的高階主管,雖然薪水優渥,但我實在不覺得那種生活有趣。話雖這麼說,在網際網路泡沫化的影響下,西雅圖經濟受到的打擊特別嚴重,我同學在畢業時沒幾個人拿到工作邀約,因此我覺得自己應該考慮所有可能,所以我沒多做他想,還是寄了履歷給亞馬遜。出乎意料之外,我接到了電話,公司邀請我參加初級助理的第一輪面試。

現在回頭看,在那個看似低階且和我在學術上的事業雄心毫無關聯的工作機會中,我居然看見了發展可能,仔細想想實在不可思議。最有成就感且意義深遠的工作,從職務說明來看通常一點都不夢幻,但這是很多人在事業剛起步時都會有的錯誤認知。

我有幸知道,這個看似不起眼的職位其實可以讓我接觸到身為新進員工不可能知道的事,還可以看見公司核心實際的運作方式以及推動公司成長與成功的關鍵。

我從這個角度去檢視這個潛在工作機會,發現初級行政人員可說是我長期成長計畫的絕佳選項。我完全不知道助理的工作內容是什麼,但我知道定期離開自己的舒適圈好處多多,同時也能強迫自己創造快速飆升的學習與成長曲線,為日後渴望獲得的職位做好準備。

第一次在亞馬遜的面試讓我眼花撩亂、應接不暇。我和全公司的高級助理都面試了一輪,在那待了一整天,甚至連午餐都有面試活動,所以等於我根本沒吃到任何東西。我很快就發現,自己準備面試的方向全錯了。我事先針對一般預期會問的面試問題都想好了答案,卻沒針對公司本身或公司獨有的挑戰做任何獨立研究,也忘了準備要問面試官的問題。老實說,我純粹是運氣好,在大廳等待的時候,注意到顯示螢幕上列出亞馬遜營運的五個國家。五分鐘過後,一位面試官就問我有沒有用過亞馬遜?知不知道亞馬遜在哪些國家營運以及打算在哪擴大營運?我故做鎮定地回答,沒被發現我是剛剛才看到答案,而且在面試前一天才註冊了亞馬遜帳戶,甚至還沒完成第一筆交易。回到家我整個人累癱了,但同時又覺得精神抖擻,因為見到了許多超棒的人,又聽他們講了許多正在進行的創新專案。我當下就知道自己屬於那裡!

三個月過去,亞馬遜沒有給我任何回音。

我也持續尋找對我日後博士論文有所幫助的其他機會。有天毫無預警地,我接到了第二輪面試的電話。這次我做好了萬全準備,找出所有我能找到和亞馬遜有關的文章並仔細閱讀,才能信心十足地詢問公司在千變萬化的環境中的成長、挑戰和優勢。這次是接連和很多位亞馬遜的高級副總裁面試,記得當時我很疑惑,百思不得其解他們為什麼要把寶貴的決策時間,花在面試一個非常菜的候選人。

其中一場面試是在陰暗無光的辦公室進行,只有一台跑滿程式碼的螢幕,以及角落一盞顏色鮮豔、怪里怪氣的旋轉夜燈。當時我毫無所知,那位高階主管的任務是找出會讓我崩潰的臨界點,看能不能讓我放聲大哭。好險我這輩子認識很多科技人,所以很習慣尷尬的社交互動,我就當作碰見特別適合科技界的其中一種特質,表現地泰然自若。接下來又是音訊全無的三個月,我早認定自己拿不到亞馬遜的那個工作了,但接下來電話又響了,亞馬遜招募專員請我再去參加最後一次面試,但我已經在其他地方拿到了研究助理的工作,儘管我對那個機會絲毫不覺得開心。我直接跟亞馬遜的招募專員指出,她已經取得大概二十項關於我的重點資料,因此就算沒有再一次令人筋疲力盡的面談,應該也知道亞馬遜到底喜不喜歡我,我不喜歡他們拖拖拉拉地不做決定了。招募專員為曠日廢時的面試流程向我道歉,承諾這是最後一輪了。

不過她沒和我說,這次是貝佐斯本人和我面試。

我之所以願意去最後一輪面試,是因為亞馬遜證明自己這間公司不乏雄心勃勃、專心致志、熱情滿懷的高手,我希望自己向他們看齊、學習。他們的專精領域都是我想發展的部分,雖然看似偏離了我的學術目標,但這份工作經歷對我肯定大有好處。我感受得到亞馬遜的獨樹一幟,而且他們在做的事難如登天,根本沒有公司敢嘗試。我確信在那工作能學到在其他地方都學不到的知識,而我之所以決定先工作再去讀研究所,主要就是為了累積精實的商業實務,亞馬遜看起來是最完美的選擇。就這樣,我決定參加第三次面試。

•相信直覺 把握機會

十月的那個早上,我抱著輕鬆的心情準備接受面試,突然會議室的門打開,傑夫走了進來並坐下,還沒開始自我介紹,就發出他著名的招牌大笑。我馬上就認出他了,畢竟他的臉孔幾乎每天都出現在當地媒體上。

一開始我滿心疑惑,以為他們帶我進錯了會議室,傑夫是要面試工程師或高階主管,但沒有,我就是傑夫要面試的人。

傑夫一開始就向我保證,他只會問兩個問題,第一題是「好玩」的腦筋急轉彎。我深吸了一口氣,他站起身來,在白板旁把白板筆打開,一邊還說著別擔心,他會負責數學計算的部分;後來我才知道,那裡根本是他的私人會議室。我當場嚇傻了。傑夫說:「我要請你估計西雅圖市有幾塊玻璃。」

沒人問過我這種問題,但我叫自己冷靜下來,提醒自己想想他問這個問題的動機是什麼?我和自己說,他只是想知道我的思維模式,要看看我如何把複雜的問題拆解成可以處理的小步驟。

我可以辦到,我對自己說。

我概述了我會如何從西雅圖市的人口著手,還好我猜對是一百萬,但其實我只是想讓計算更容易些;接著我說,每個人都有住處、會使用交通工具、有辦公室或上學,這些地方都有窗戶,所以我們可以根據這些項目的平均數來做估算,然後開始計算數學的部分。

我們討論了所有可能情況、分類、異數以及解釋這例外狀況的方式。我覺得自己好像講了幾小時,傑夫則忙著在白板上寫滿了數字……現在想想應該不過十分鐘的事。我到現在還記得,傑夫在白板上寫下最後估計值時,我興奮到不行。他把那個數字圈起來並說:「看起來沒問題。」

好佳在!

傑夫接著問了第二個問題:談談你的事業目標吧。以我現在對傑夫的了解,我明白當時他為什麼只需要問兩個問題,就能評估我的潛力,了解我是否有足夠的毅力、勇氣和動力來跟上他的步調,以及是否有膽量和他一同冒險犯難、竿頭日上。在面談接近尾聲時,我們心照不宣,身為菜鳥候選人的我一定願意做任何事追求成功。

面試就這樣劃下句點,我氣力放盡卻又異常興奮,但終歸是順利完成了。

貝佐斯當場就錄用了我,把我的辦公桌安排在離他不到一公尺遠的地方,這是全公司離他最近的辦公桌。

好多年後我才真正想通為何傑夫會破格用我,還做出如此不符常規的安排。傑夫是刻意選擇讓身邊充滿需要擋一下而不是推一把的人才,他的團隊成員個個雄心萬丈、創意滿點,而且他堅持每個人都必須具備其他成員所欠缺的專長。在這樣的環境中,傑夫身為領導者,只需花些心思讓下屬把精力用對地方,不需想方設法地找出屬下的熱情所在。那時我學到了一個重要道理,傑夫和亞馬遜最初能大有斬獲,關鍵就在於孜孜不倦地追求卓越的精神。

•大夢想家 勇敢效法

勵志演說家吉姆.羅恩(Jim Rohn)最知名的一句話是:「你花最多時間相處的那五個人,你就是他們的平均值。」我認為這句話其來有自,事業不可避免地一定會影響到生活,畢竟我們清醒的時間大多在工作。工作可以砥礪我們追尋更崇高的目標、迎接全新的挑戰並獲得更高的成就感,也可以讓我們疲憊不堪、分崩離析並榨乾我們的精力與歡笑,歸根究柢還是在於共事的對象。

從在亞馬遜工作開始,我每次做職涯抉擇時,都是先觀察我即將效力的上司具備何種人格特質,以及他們能帶領我成為何種人物。光是早早學到這個智慧,就大大改變了我的人生進程和幸福程度。

能夠坐在全世界最聰明的執行長身邊,亦步亦趨地學習他們的思考、行為、動機和決策模式,就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禮物。這是我第一次為自己賭上了奧運級的賭注,可能因此成就非凡,也可能粉身碎骨,但我願意放手一搏。

經過這次的受聘經驗後,我一直努力讓自己成為需要有人幫我踩剎車而不是加油的類型,不斷地尋找適合的團隊,要能提供我挑戰、支援,並鞭策我去做超越現有能力的事;正因如此,工作成了我最大的成就感來源。除此之外,那些隨之而來的龐大工作量、對無法勝任手上工作的恐懼以及必須時時提升自我的要求,不僅變得容易應付,更讓我滿心期待。

•破釜沉舟 賭上所有

我認識許多帶來革命性創新的絕頂天才,他們最常見的共通點就是願意賭自己一把。如果在前進的路上遇到意料之外的分岔路口,只要那條路上有想學的事物、對世界又有貢獻,他們不惜放下兒時夢想,這並不是說意志不堅,恰恰相反。

傑出人才通常不怕拋開家庭社會對自己的期待,甚至是打小就有的渴望,只為了擁有真正了無遺憾的人生。即使會危及自我認同,他們也樂於調整目標,這才是名符其實的勇氣,也是在工作和人生中獲得長期滿足感與影響力的最佳預報因素。

傑夫三十歲時已經在避險基金德劭公司(D.E. Shaw)的紐約總部任職四年,擔任公司第四位高級副總裁,薪水優渥,而他當年毅然決然離開公司,就是為了追求更圓滿的人生。傑夫有一百個留下來的理由,只要努力工作、創造高投報率,就能繼續領著高額獎金。沒有任何外在因素要他捨棄眼前一切,冒著極大風險自創公司。

然而,傑夫在一九九三年那年跑去跟老闆說,他想開間網路書店,因為他看見這項新技術的潛在商機,要打造一間不受任何實體牆壁限制的商店,可以虛擬存放數以千百萬計的產品。傑夫的想法是未來的概念,而這就是突破性變革的誕生之處;對於只看得到現在的人,他們只能解決眼前的問題,影響力也有限,但傑夫當初是打算解決未來顧客的需求。

大家都知道,德劭公司當初拒絕投資傑夫的絕妙點子,所以他決定相信自己、放手一搏,直接辭去了金融業的工作,冒險投入網際網路這項新科技。顯然,他後來確實做得有聲有色,但當初他是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賭上了未來,相信自己能成功找出辦法,打造出所有人都未曾想到過的新事業!

我從沒想過自己在未來十年也會反覆透過此歷程走出自己的路。在亞馬遜待了三年後離職去讀博士班,是我在這趟意想不到的旅程踏出的第一步。我超愛在亞馬遜工作,也很珍惜和傑夫共事的時光,但加入學術界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為了實現另一個夢想,我必須結束眼前的美夢,這令我痛苦萬分。

即便到了今日,還是會有人問我,在亞馬遜開始獲利且股價終於上漲之際,選擇離開公司究竟是不是正確的決定。不過傑夫得知我錄取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博士學程時,他非常高興,這讓我相信投資自己是最好的選擇。把握機會為自己逐夢,而不是拿錢替別人築夢,才是改變人生的真正契機,傑夫當初也是如此。

在亞馬遜的最後一天,我帶著相機來上班,但在交出員工證前,我差點沒勇氣問傑夫能否和他一起合照。好險我最後有鼓起勇氣,那張照片至今仍是我最珍貴的寶物。我離開公司時已滿臉淚水。開車上路時我一直在哭,我的紅色本田喜美(Honda Civic)上載滿一箱箱的行李,慢慢地駛離了西雅圖。我一路向南開,前往距離此處有兩天路程的柏克萊,車上放著哈利波特第四集的CD,但我一個字也沒聽進去。雖然心痛不已,更對未知充滿恐懼,我依然確信自己想追隨傑夫的腳步,不要害自己後悔沒有把握機會追尋夢想。

( 本文摘自安‧海亞特著《我選擇勇敢:Google首位幕僚長的職涯高投報法則》,大塊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