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寄生慈善!他用做好事又能致富的謊言行騙全球菁英

一封吹哨者的檢舉信函,吹垮過度膨風的紙牌屋。j圖/freepik
一封吹哨者的檢舉信函,吹垮過度膨風的紙牌屋。j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這是歷史上重要的一刻,我們可以把握這個機會永久性徹底改變無數人的生活。」

一頭銀髮的阿里夫.納克維(Arif Naqvi)身材魁梧卻散發著溫柔的魅力,正在發表一生最重要的演說。二〇一七年九月某個晴朗的週一早上,數百名企業領袖齊聚紐約中央公園旁的文華東方酒店(Mandarin Oriental hotel)聽他演講。這是屬於他的時刻,全球菁英的眼睛都盯在他身上,他知道必須在他們腦中留下絕佳的印象。

《紐約時報》和《富比士》關於納克維這位大亨的文章總是讚譽有加。他往來的對象不乏富豪、皇室、政治人物,包括比爾.蓋茲(Bill Gates)、查爾斯王子(Prince Charles)、美國前國務卿約翰.凱瑞(John Kerry)等。納克維是聯合國和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權勢很大的基金會理事。

同時間,各國政治領袖正在不遠處的聯合國總部開會,這並非偶然。納克維的目的是說服觀眾,他可以解決人類最大的問題──飢餓、疾病、文盲、氣候變遷、電力短缺等──比此刻在城市另一端集會的政治人物做得更好。

納克維是世界最重要的影響力投資人(impact investors)之一,他的目的是行善兼獲利──幫自己也幫投資人。

兩年前,聯合國宣布一項極具野心的計畫,要在二〇三〇年之前終結全球貧窮,也獲得了教宗方濟各的祝福。這項計畫除了政府與企業已經提供的資源,還需要每年二.五兆美元資金。

納克維說他可以幫忙。

他是杜拜的私募股權公司阿布拉吉集團(Abraaj Group)的創辦人和執行長。阿布拉吉管理將近一百四十億美元,在全球上百家公司持有股權。納克維要求投資人再拿出六十億,阿布拉吉將用來收購與改善貧窮國家的企業。如此他便可以幫助聯合國終結貧窮,同時為他自己和投資人賺錢。

納克維在講台上一邊踱步一邊說:「行善未必得犧牲獲利。我們能在聯合國大會週的第一天第一個早上第一個小時舉行這場會議是很可喜的事。我希望今天結束時每個人離開這裡後,就開始影響周遭的人,一整個星期裡努力讓大家不談戰爭、瘟疫和各種負面的事,而是談如何用心運用影響力投資激發正能量。」

金融改革是必要的,而納克維要當改革的領頭羊。他不只要運用資本主義為富人賺錢,還要終結窮人的痛苦。

納克維以讓人放心的平靜聲音說:「我們要成為一盞明燈,希望大家加入我們的行列。機會就在這裡,就在此刻,要靠我們好好把握,大家一起來建設更美好的世界。」

群眾爆出如雷掌聲。

這是很精彩的表演,但納克維手機裡的訊息卻訴說非常不同的故事。演講前六天,對納克維忠誠不二、虔誠的回教徒員工拉菲克.拉卡尼(Rafique Lakhani)發電郵給老闆。拉卡尼的工作是管理阿布拉吉的現金,他在電郵中告訴納克維他很焦急,因為公司沒錢了,完全沒有錢可以兌現在貧窮國家投資醫院的承諾。

納克維在台上的陽光樂觀背後隱藏極混亂的問題。表面上納克維經營一家成功的投資公司,能夠改善幾十億人的生活,其實他正在主導全球性的犯罪陰謀。阿布拉吉帳戶空空,因為早已被他A走。納克維從公司拿走超過七.八億美元,濫用投資人交給他的錢──包括蓋茲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美國銀行、英美法政府等等。

現場觀眾並不知道,阿布拉吉這時已瀕臨破產,負債超過十億美元。

納克維是誰?

納克維是所謂的「頭號人物」(Key Man),這是私募股權公司給最重要主管的稱號,在納克維的狀況下意義更重大,因為他自稱要解決人類的種種問題。他是阿布拉吉極富個人魅力的領導者,提出的願景讓很多投資人信服。人們願意拿錢給阿布拉吉管理就是看在他的份上,託付給他的資金高達數十億美元。一位崇拜他的投資人將他比做《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系列電影中的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

阿布拉吉是一部金錢機器,募集一系列基金,在亞非拉丁美洲各地投資公司與醫院。納克維和世界各地有錢有勢的人做生意,有時搭私人飛機,有時乘坐瑞斯塔遊艇(Raasta),這部四十七公尺長的超級遊艇以柚木製作甲板,裡面採裝飾藝術設計。瑞士山區度假勝地達沃斯(Davos)每年舉辦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他也是常客。

納克維童年在英國舊殖民地巴基斯坦(Pakistan)度過,崛起成為菁英階層信賴的圈內人,正是冷戰結束後全球化趨勢大爆發應運而生的人物。從網際網路到恐怖主義,新的趨勢讓人與人關係更密切,納克維讓西方的投資人相信,他是帶領他們探索遙遠地區的最專業夥伴。

新的一千年伊始全球貿易日趨興盛,納克維意識到他可以遊說投資人與政治人物,透過刺激經濟發展來幫助社會,同時創造優於市場的獲利,而這一切都可借助他的交易能力辦到。

二〇〇一年九一一攻擊後,納克維說服西方政治人物他是他們的盟友,可以幫助他們在恐怖主義根深柢固的脆弱國家創造就業,促進中東穩定。

各國富豪及其千禧世代的繼承人紛紛找上納克維幫忙,他們熱烈擁抱影響力投資的觀念,因為這讓過去一味講求獲利的做法披上自我感覺良好的外衣。

當中國致力擴充經濟實力,為亞洲舊絲路沿途的國家注入新生命,納克維則是引導西方的企業主管,到那些甚至在地圖上都不太找得出來的城市探索商機。

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幫助納克維設立十億美元的基金,改善貧窮國家的醫療保健,世銀與英美法政府也和蓋茲基金會一起投資這項開創性的基金。

納克維的職業生涯一路贏得很多讚賞。由諾貝爾獎得主組成的委員會頒給他奧斯陸企業促進和平獎(Oslo Business for Peace Award)。美國學界預測,到二〇二〇年他可能成為巴基斯坦優秀的首相,帶領多災多難的家園走向繁榮。

二〇一一年曾有學者寫到:「納克維是白手起家、極富個人魅力的富豪,也是新興市場最成功的投資人之一,人脈極廣。他很重視教育和自立自強,加上他那套靠自己努力成功的個人論述、無懈可擊的聲譽,又特別講求公平正義,因此很能贏得別人的共鳴。」

調查的起源

二〇一八年一月納克維在紐約發表演說四個月後,我們收到一封匿名電郵。發信者自稱是阿布拉吉的員工,擔憂若公開露面會丟掉工作,甚至遭遇更慘的情況。為了把訊息傳出去,決定和我們聯絡,因為我們是《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的記者,專門報導阿布拉吉這類私募股權公司。

信中說:「公司可能在接受詐欺調查。」阿布拉吉的醫療保健基金有數億美元消失不見。「很可悲,但這是事實。」

其後幾個月我們和匿名者交換了幾百封電郵。我們和阿布拉吉聯絡時,他們說那些指控都是謊言。

阿布拉吉的一位美國主管說:「絕對沒有錢消失,這麼成功的公司為什麼會做這種事?」

爆料者常無預警銷聲匿跡,一段時間後又使用新的電郵地址重新出現。四個月後,訊息完全中斷。我們感覺好像失去一個朋友。

如果我們能證明這是真的,這可是天大的新聞。我們為了了解詳情,嘗試和全球各地數十位人士聯繫。我和杜拜的《華爾街日報》同事尼可拉斯.裴瑞西(Nicolas Parasie)合作,訪問了阿布拉吉的員工、投資人和顧問。我們原本從法庭訴訟和公司呈給監管機關的文件(regulatory filings)收集了龐大的資料,加上他們提供的電郵和細節,內容更加豐富。除了電話對談時寫的筆記,還有透過WhatsApp、Signal、Telegram與爆料者交換的訊息,我們收集了足夠的拼圖,可以清楚拼出阿布拉吉的狀況。我們和太多人談過話,到後來連阿布拉吉的員工也會打給我們了解狀況。

終於我們有了重要的突破。一連串可信賴的消息來源讓我們聯絡上一個人,對方聲稱掌握阿布拉吉進行大規模A錢和詐欺的證據。經過多次電話訪談和嘗試接洽失敗,這個人終於同意在靠近倫敦塔的一間咖啡廳見面(倫敦塔是一座古老的城堡,就位於倫敦金融區的中心)。

那人從旅行袋拿出筆電,打開檔案,顯示阿布拉吉的銀行對帳單、電郵和文件。文件證明詐欺、偷竊、試圖賄賂巴基斯坦首相等不法行為都實際發生了。我們拍下文件,走過倫敦橋到新聞編輯室,一路緊緊抓著證據。二〇一八年十月十六日我們的調查報告刊登在《華爾街日報》的頭版,納克維堅持他沒有做錯任何事。

在機場被逮捕

六個月後,納克維從巴基斯坦搭商務機抵達倫敦希斯洛機場(Heathrow Airport),下機時被英國警察逮捕。警察告知納克維要將他引渡到美國受審,紐約檢察官指控他經營犯罪組織。納克維為了個人利益,以及為了支持他那知名的私募股權公司、備受全球金融菁英擁戴的阿布拉吉而偷竊。

二〇一九年四月被捕那天,納克維帶著兩本巴基斯坦護照,一本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聯邦(Saint Kitts and Nevis)護照,一本國際刑警組織護照。他告訴警察他很驚訝被捕,因為他搭機前檢查過他的名字是否被列入「紅色警戒」逮捕令,結果並沒有。原來檢方是依據美國專門起訴黑手黨之類的犯罪黑幫而設立的法令起訴他的。

納克維要人們聽到的是資本主義戰勝貧窮,未來戰勝過去的企業故事,是他在華盛頓、達沃斯、杜拜、北京等地一再暢談的全球願景。根據美國司法部的說法,唯一的問題是納克維是騙子和小偷,在野心的驅使下不惜犯法。

多年來納克維如旋風般席捲全世界,蓋茲把錢託付給他,巴菲特和其他富豪歡迎他加入他們的富人專屬慈善家俱樂部,最後納克維卻被控欺騙投資人數億美元,觸犯法令,賄賂官員,一切只為了維持奢華的生活方式。

納克維對外宣揚光明的願景,背後卻隱藏著全球化的黑暗面,充滿政治陰謀、非法海外資金橫流的暗黑世界。

他的投資組合確實好到很不真實,公司多年來其實一直無力償債。他用偷來的錢支撐阿布拉吉,手法就如同伯納德.馬多夫(Bernard Madoff)案件知名的調查員哈利.馬科波洛斯(Harry Markopolos)所說的龐氏騙局再外加槓桿。阿布拉吉成了史上最大的企業詐欺案之一,納克維被控違法占用他募集的三.八五億美元基金,可能會被關在戒備森嚴的監獄二百九十一年。

阿布拉吉的員工天真的相信納克維和他那套賺錢兼行善的使命,不知道如何解釋哪裡出了差錯。他究竟是自戀、反社會人格、心理病態或三者兼具,他們也討論不出個所以然。

阿布拉吉一位前主管說:「再沒有一個瘋子或騙子這麼有說服力,他既聰明又邪惡,如此貪婪自私,根本違背他所說的一切。」

阿布拉吉將要倒閉時,納克維告訴同事他希望離開時能保有三樣東西:財富、尊嚴和聲譽。

這不是納克維希望被訴說的故事。但內容真真切切,揭露全球金融界極富盛名的企業原來不過是一則資本主義的童話。

( 摘自西門.克拉克、威爾.魯奇著《寄生慈善:一個華爾街大騙子如何用「做好事又能致富」的謊言行騙全球菁英?》,商業周刊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