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特斯拉史上最不穩定的兩個星期

特斯拉(Tesla)首席執行官穆斯克。圖/美聯社資料照
特斯拉(Tesla)首席執行官穆斯克。圖/美聯社資料照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8月7日,馬斯克在洛杉磯的五座豪宅其中一處醒來,看到英國《金融時報》的一篇報導,文章揭露特斯拉一直在悄悄醞釀的事。沙烏地阿拉伯主權財富基金將持有特斯拉20億美元的股份,當下成為該汽車製造商的最大股東之一。幾分鐘後,馬斯克前往機場,搭機前往內華達州的超級工廠,途中他在推特輸入一條決定性的訊息:「正在考慮以420美元的價格將特斯拉私有化。資金已到位。」

這就是馬斯克出名的那種推文,只是打嘴砲、未經籌畫,也正因為如此,他的推特訊息是上千萬的吃瓜群眾、粉絲和批評者的必讀佳作。馬斯克並沒有為這些文字帶來的衝擊做好準備。

華爾街瞬間反應,本來就在上漲的股票一路狂飆,股價幾乎飆升到雲 端。當馬斯克抵達超級工廠時幾乎飄飄然了,他問經理們是否知道420代表什麼?這是一個表示大麻文化的符號,馬斯克告訴他們,放聲大笑。

通常,一家公司在提出像馬斯克這種隨口放炮的政策前,會先向納斯達 克發出警報並暫停交易。這跟禮不禮貌無關,這是證交所的規定;上市公司如果要釋放任何會讓股價大幅波動的消息,例如公司打算下市(也就是私有化),該公司至少必須在十分鐘前通知證交所,證交所就可以停止交易,讓投資者消化新的資訊。但馬斯克這一宣布讓他們措手不及―特斯拉什麼也沒說,納斯達克官員瘋狂地聯繫特斯拉的窗口。

這樣做沒有任何好處。特斯拉掌管投資事務的主管也措手不及,發訊詢問馬斯克的幕僚長山姆•泰勒,「這則推文合法嗎?」各大記者也出手了,一位記者寫道:「好一條推文!(這是玩笑嗎?)」另一位直接給馬斯克發了封電子郵件:「你只是在胡鬧嗎?」

在這條推文發布大約35分鐘後,財務長雅胡亞發了一封短信給馬斯克:「伊隆,我想你已經把這件事仔細想過了,也已經把你的理由和邏輯跟員工及潛在投資者進行了更廣泛的溝通。如果莎拉〔公關負責人〕、陶德〔法律總顧問〕和我一起為你起草一篇部落格文章或員工電子郵件,會有幫助嗎?」馬斯克說那樣會很棒。

他似乎隨心所欲地過日子,就好像這天只是另一個平常的一天。那天的亮點是他與矽谷的高層約好一起吃晚餐。在休息時間,他發送更多推文。在第一次推文後一小時,他寫道:「我現在沒有控制性投票,如果我們私有化,我也不希望任何股東擁有控制性投票。無論哪種情況,我都不會出售。」20分鐘後,他又補充:「即使我們下市了,我也希望『所有』現有的投資者都留在特斯拉,我會創立一個特殊用途基金,使任何人都可以留在特斯拉。富達投信(Fidelity)對SpaceX的投資已經做到這一點。」在第一條推文發布兩個多小時後,他詳細闡述自己的理由:「希望所有股東都留下來,特斯拉作為一家私營公司,會更加順暢且破壞性更小。終結短暫的負面宣傳。」

次日,證券交易委員會展開調查。

2017年3月,馬斯克的朋友兼投資者賴瑞•艾里森意欲撮合各方人馬,在弗里蒙工廠舉辦豐盛晚宴,也許馬斯克和軟銀孫正義並不合拍,但在晚宴之後,沙烏地阿拉伯主權財富基金的人一直與馬斯克保持聯繫。接下來,馬斯克與做空者的戰爭一直打到2018年7月,沙烏地阿拉伯人要求召開一次會議。馬斯克於7月31日星期二晚上與他們會面,那天是宣布特斯拉第二季業績的前一天,也是爆料推文在網路上傳開的前一週,會中他承諾未來攜手繼續牟利。泰勒和雅胡亞也和馬斯克一起參加了這次短暫的會面。

事後看來,他們搭上線是可以理解的。沙烏地阿拉伯人告訴馬斯克,他們已經從公開市場上買了特斯拉將近5%的股份,離他們必須公開宣布的門檻只差一點點。正如馬斯克和該基金的常務董事亞西爾•魯馬揚一年前在晚宴上討論的,他們提出想將特斯拉私有化的前景,但馬斯克沒有就交易細節進行討論。沙烏地阿拉伯人想在他們的國家建造特斯拉工廠,這是幾個中 東國家多年來一直在爭奪的獎項。根據馬斯克的說法,大約半小時後,亞西爾•魯馬揚將球留在馬斯克的球場上:讓我們知道你想如何進行私有化交 ,只要條款「合理」,它就可能發生。

馬斯克對此進行了思考。週四,也就是公布第二季業績後的第二天,他看到特斯拉股價上漲16%,市值達到596億美元。他擔心,如果特斯拉的股價不斷上漲,他可能會錯過私有化的機會。股市收盤後,他向董事會送了一份備忘錄。他厭倦了特斯拉成為做空者「誹謗」的攻擊目標,不斷發送煙幕彈損害特斯拉品牌。他希望盡快將私有化的提案交給董事,並且說這項交易必須在30天期限內回覆。他提出每股420美元的價格,這是根據當天股市收盤價20%的溢價來算的,算出特斯拉的估值約為720億美元。(實際上溢價20%算出來是每股419美元,但他覺得如果他報價420美元的話,會讓他女友開心大笑。)

讓事情變得更複雜的是,他在第二天晚上召開的緊急會議中告訴董事會成員,他希望為現有投資者敞開大門。從本質上講,他覺得特斯拉將是一個 私有的新公司,他歡迎那些想留下的投資者,但他想買斷那些不願意留下的人。多年來,像邦妮•諾曼這樣的小型散戶投資者一直是他最大的支持者,他想把他們留在圈子裡。

董事會有一些人持懷疑態度,但批准他就此交易案與一些較大的投資者 聯繫,再回來匯報。董事會緊急會議後的星期一,馬斯克就這筆交易致電私募股權公司銀 湖合夥(Silver Lake)的伊岡•德班(Egon Durban)。銀湖合夥的投資者之 一賴瑞•艾里森,在矽谷有很高的知名度。2013年,他們幫助邁克•戴爾以 250億美元的槓桿收購戴爾電腦,將戴爾創立的公司私有化。德班警告馬斯克,他希望將當前所有投資人都留在公司的想法是前所未有的。他表示,若要私有化,剩餘股東的數量要低於300人,但現在特斯拉光是法人股東就有800多人。另外還有無數小散戶,他們可是會在特斯拉股東大會上興奮出現的那種人。

第二天早上,馬斯克就發出他的爆炸性推文,但德班的警告猶在他耳邊縈繞。

他採取的手段與他過去長期經營特斯拉所使用的方法並不矛盾:宣布某件事,然後弄清楚如何實現它。但這裡的問題是,作為一家上市公司的執行長和董事長,他對特斯拉所做的任何公開聲明具有更大份量。針對公司業務層面睜眼說瞎話,這是會被起訴的犯罪。他在推特上發出宣告,似乎只是隨興所致,一些細節似乎都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立即引發懷疑。一般情形,公司只有在經過通盤的審查後才會宣告此類交易,而且會附上律師完整解釋的聲明。

但馬斯克已經宣告了,特斯拉只好加速組織一個團隊進行交易評估。推特發文後一週,董事會表示將成立委員會來考慮交易。委員會由布拉德•巴斯(Brad Buss)、蘿賓•丹賀姆和琳達•萊斯(Linda Johnson Rice)主持。巴斯於2009年加入特斯拉董事會,過去曾短暫擔任太陽城的財務長,而丹賀姆曾幫特斯拉完成太陽城的收購案;再加上董事會新成員琳達•萊斯,她是芝加哥某媒體的高階主管,因為該公司抱怨在特斯拉與馬斯克有深厚交誼的董事太少,所以萊斯去年才被派來加入特斯拉。他們開始尋找律 師、聘請顧問。

馬斯克試圖撲滅他點的這場火,沒想到卻煽風助燃,越燒越旺。他在部落格寫了長文,指出交易細節還遠遠未定,要等適當的時間才會水到渠成。「現在這樣做還為時過早,」馬斯克寫道:「我還在繼續與沙烏地基金方進行討論,我也在與其他一些投資者進行討論,這是我一直計畫要做的事,因為我希望特斯拉繼續擁有廣大的投資者基礎。」他試圖解釋為什麼他會傳播一個半生不熟的想法,「我能與我們最大股東進行有意義討論的唯一方法就是完全坦誠,坦蕩蕩地告訴他們我想將公司私有化的願望。」他寫道:「然而,如果只是與我們最大的投資者分享私有化的訊息,而不同時與所有投資者分享相同資訊,這是不對的。」至於他推文中寫到「資金已到位」的部分,他解釋說,他在7月底與基金方會談,對方「願意在此時為特斯拉的私有化交易提供資金」。

他總結說,「如果提出最後提案」,公司董事會會考慮;如果獲得批准,股東將有機會投票。

這篇貼文只是讓華爾街陷入更大的混亂,導致股價暴跌。謠言四起,大家都在傳馬斯克可能無法在這次的失誤中活下來了。權威媒體《紐約時報》的財經專欄作家詹姆斯•史都華(James Stewart)打聽到傑佛瑞•艾普斯汀(Jeffrey Epstein)也可能參與其中,這位坦承犯下少女性侵案的富商,正在按照馬斯克的要求編製一份特斯拉董事長候選人名單。在這個不知該信誰的關鍵時期,這是一個瘋狂的說法。史都華就此謠言聯繫了艾普斯汀,然後於8月16日來到這位富商在曼哈頓的家中採訪,富商的條件是「僅能作為幕後消息來源」,意思是艾普斯汀釋放的消息可以報導,但不能直接指名那是他說的。史都華知道艾普斯汀在規避。

報紙也就此消息聯繫了馬斯克,馬斯克聽到後勃然大怒。「艾普斯汀這個地表最爛的傢伙,居然告訴《紐約時報》他在幫我與特斯拉進行私有化!」馬斯對著媒體顧問茱莉安娜•格洛弗(Juleanna Glover)表示憤怒,格洛弗是華盛頓特區的高級公關顧問,被請來幫忙馬斯克處理媒體事務 「並以此為幌子,向《紐約時報》吐露他對我的『擔憂』,太讓人毛骨悚然,太惡毒了。」他與《紐約時報》通電話否認艾普斯汀的說法,但一旦和記者通上線,馬斯克就開始自爆了一個小時,講述了他最近幾個月推出 Model 3時面臨的所有困難 ―幾乎錯過了弟弟的婚禮,還在工廠過生日。

結果出現了一篇專題報導,標題為〈伊隆•馬斯克詳述因特斯拉動盪造成「痛苦難受」的個人損失〉。文章描述馬斯克情緒激動,在採訪中「多次哽咽」,他談到了他服用安必恩(Ambine,中文藥名是「史蒂諾斯」〔Stilnox〕)來對抗失眠問題。據說一些董事會成員對此感到擔憂,他們認為這就是促使他深夜還在推特和網友不時聚會的原因。

似乎嫌這些噪音還不夠吵,馬斯克的名流形象以及他與布歇剛萌芽的關係又多加了雜音。大約在這個時候,向來以口無遮攔聞名樂壇的饒舌歌手阿澤莉亞•班克斯(Azealia Banks)在Instagram上抱怨她和布歇的音樂合作已經泡湯了。首先,她聲稱自己窩在馬斯克洛杉磯的一處住所中待了幾日等布歇一起做音樂,文中似乎暗示馬斯克都在嗑嗨的時候發私人推文。記者要求她說清楚一點,她說,馬斯克不是發了那條被罵到臭頭的推文嗎!就在那個週末,她一直住在他家,那時候他試圖挽回損失。「我看到他在廚房 夾著尾巴四處尋找投資者來擦屁股。」她說:「他壓力很大,臉都漲到通紅。」

馬斯克只是想讓這一切結束。「他們沒其他東西好寫嗎?」他問他的公關顧問,「一直在新聞看到自己真煩!」

馬斯克過去的行為的確讓人不安,但只有親密的人會看到,但他最近的失誤讓他四面受敵,他的不幸成為眾人的茶餘飯後。投資者嚇壞了,《紐約時報》發表採訪報導後的第二天,特斯拉股價暴跌近9%。華爾街分析師開始降低對特斯拉的預期,告訴投資者,他們認為股價被高估了。特斯拉的董事會處境艱難,他們是馬斯克的親密盟友,如果他們對他剛上檔的脫序演出視而不見,他們是會被追究責任的。

接下來的星期六,他們舉行電話會議。在洛杉磯,馬斯克和弟弟金博爾一直在背後運作,想利用公關力量把這件事情搞定。馬斯克傳達了一個消息,他想留住小股東的希望可能不會成功,他的銀湖顧問及高盛團隊都在努力研究如何讓這些數字發揮作用。馬斯克的主要估算是即使公司下市,變成他自己的私人公司,大股東仍會留下,堅守特斯拉。但這種想法太天真。由於監管會要求,共同基金必須被迫減持股份。他原本還以為會有三分之二的股東追隨他,但如果富達投信和普徠士信託這種擁有2000萬股的公司無法繼續持有股票,特斯拉將不得不以每股420美元的價格向他們收購。換句話說,馬斯克需要再準備80億美元才能實現他的計畫。

這不僅是找錢的問題,馬斯克還受到特斯拉內部的抵制。有人質疑明明是一家電動車公司,不是原本想讓耗費石油的油車滅絕嗎?現在卻要從一家外國大型石油供應商那裡拿錢,這是在做什麼?與此同時,沙烏地阿拉伯人對私下提議被這樣公開曝光也感到不滿;他們從未提出過正式的提案。(沙烏地阿拉伯主權財富基金負責人亞西爾•魯馬揚後來告訴美國政府律師,他沒有同意與馬斯克達成協議。)私有化的想法正在分裂他們的高層幹部,尤其是當馬斯克的行為不斷引發質疑,讓人懷疑他的穩定性和他是否適合在公司擔任核心角色。

這讓馬斯克的財務顧問開始尋找其他財力雄厚的公司來取代阿拉伯人的位置,其中包括福斯汽車。福斯集團向特斯拉提出一項高達300億美元的企畫。但新投資者既然投資了這般規模,不免希望對公司的營運方式有發言權。這讓馬斯克又開始擔心了,畢竟,私有化不就是為了抑制外界影響嗎?馬斯克覺得這些提議的投資者實在太不夠意思了,其中包括福斯汽車。

週四,也就是馬斯克發出公司將下市的推文16天後,特斯拉董事會飛往弗里蒙工廠,與一小群顧問和律師討論他們的選擇。董事會拿出自己的提案,然後就離開會議室了。留下的董事成員,大家注意力全轉向馬斯克,他是怎麼想的? 他說,根據他收到的意見,他會撤回私人化的提案。特斯拉將繼續公開作為上市公司。「在我看來,特斯拉的價值會在未來幾個月或幾年內大幅上漲,這會使任何投資者再無可能進行私有化。」馬斯克做出決定後,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要做就是現在,不然就再也不可能了。」

特斯拉史上最不穩定的兩個星期結束了。也許馬斯克覺得只要拍拍屁股、收回推文,就可以繼續上路,但他已經讓自己陷入進退兩難的角落。現在他必須讓美國證交會調查委員會相信,當他發推文時,實際上已經拿到了這筆下市交易的資金,他沒有誤導投資者。馬斯克和其他董事會成員預計在未來幾天向調查人員宣誓作證。舊金山辦事處領導的調查委員會正加速行動。

( 本文摘自提姆・希金斯著《權力遊戲:馬斯克與特斯拉的世紀豪賭》,奇光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