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巴菲特也為之著迷 白銀魅力何在?

巴菲特曾提到,他錯失爆炸性的銀價暴漲時期。圖/美聯社資料照
巴菲特曾提到,他錯失爆炸性的銀價暴漲時期。圖/美聯社資料照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白銀和華倫‧巴菲特其他的投資格格不入。當時,巴菲特已擔任波克夏海瑟威公司首腦逾三十年,以類似挑選人生伴侶的標準,選出「易懂、經濟狀況佳,且由優秀人才經營」的公司,並引以為豪,而他的投資也往往比現代人的婚姻還長久。

在一九九七年,波克夏公司持有股份最多的是可口可樂公司,而該年十月,可口可樂執行長羅伯特‧古茲維塔(RobertGoizueta)去世時,巴菲特評論:「他死後,我把他過去九年寫給我的一百封信與字條都讀了一遍,我完全能將它們當作在商場與人生中成功的指南。」談論到他在一九九七年收購的國際冰雪皇后公司(International Dairy Queen)時,他首先提供一些基本資訊:「目前有五千七百九十二間冰雪皇后店面,共在二十三個國家營運──其中除了少數幾間以外,都是由特許經營者經營。」他接著從自己的出發點補充,他和生意伙伴查理‧孟格(Charlie Munger)─波克夏海瑟威公司的副董事長──「在進行這筆交易時,也帶了點鑑定產品的專業眼光,(查理)是明尼蘇達州卡斯湖市(Cass Lake)與伯米吉市冰雪皇后數十年的老顧客,我也一直是奧馬哈市店面的常客,我們這是以實際行動支持自己愛吃的東西」。論及貴重金屬等資產時,巴菲特往往表示自己不考慮這方面的投資,他認為貴重金屬「永遠不會生產任何東西,買家購買那些是希望未來會有別人……花更多錢買它們」。最入不了他法眼的投資物是黃金,他認為黃金「永遠都不會有生命」。

波克夏海瑟威公司執行長之所以沒那麼厭惡白銀,是因為它同時是貴重金屬與工業用金屬,除了被數百萬人用以保存財富之外,還能用於攝影與電子業的生產。在巴菲特發展投資事業的最初,他也在白銀市場收穫不少,所以白銀對他親如冰雪皇后:「三十年前(一九六七年),我預期銀幣會廢止通用,買了白銀……從那之後,我就持續追蹤銀金屬的變化規律,但沒有持有它。」他觀察白銀市場的時間比班克還長,在一九九七年波克夏海瑟威股東信中揭露這份「非傳統投資」時,寫得彷彿重回故友的懷抱:「某方面而言,這對我來說是回歸過往。」

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五日,巴菲特開始重返白銀市場,當時銀價是每金衡盎司四‧三三美元,到了年底,巴菲特得意地宣布,該「持倉產生了九千七百四十萬美元的稅前收益」。他也說明自己投資白銀、使白銀占波克夏海瑟威公司投資組合約百分之二的理由:「我和查理得到結論,認為供需平衡會需要更高的價格。」巴菲特喜歡白銀,是因為工業界的年消費量大於礦業產量,亨特兄弟受白銀而非黃金吸引也是出於此因。不過,巴菲特也很快地在自己與那三位身敗名裂的億萬富翁之間劃清界線:「我們在估算白銀的價值時……完全不考慮預計的通貨膨脹。」話雖如此,在其他所有人看來,白銀價格突漲令人回想起市場遭擠壓的過去,人們也自然而然地將巴菲特與班克‧亨特相提並論。

波克夏海瑟威公司揭露購銀消息的隔日,《華盛頓郵報》告訴讀者:「巴菲特聚積了一九八○年亨特兄弟被控壟斷白銀市場至今,任何單一個體持有的最大白銀持倉。」《紐約時報》則在兩者之間做區別:「亨特兄弟囤積持倉時,他們和許多投資者相信日益嚴重的通貨膨脹不可能減緩……現今,大多數人抱持相反的想法,認為通貨膨脹相當平穩,也很可能繼續平穩下去。」然而,《紐約時報》接著做技術方面的評論,表示「白銀近期是以所謂逆價差(backwardation)的方式交易」,使華倫‧巴菲特顯得像班克‧亨特。「逆價差」是指立即交割的銀貨售價高於未來交割的銀貨,以買賣家須付存貨費用的貴重金屬而言,這是相當不尋常的交易模式。該篇文章接著解釋道,這奇怪的現象「反映人們對現存供貨受擠壓軋空的擔憂,也表示……大量白銀已被囤積」。《紐約時報》也在該文中提醒讀者,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曾以逆價差與類似的觀念,對亨特兄弟提起操縱市場的訴訟。

巴菲特試圖減少人們聯想到擠壓軋空的可能性,在原始的新聞稿中表示:「如果任何賣家無法如期交割,波克夏願意收取小額費用,合理延後交割期限。」回顧當初,巴菲特聲稱波克夏海瑟威公司「刻意避免購買能輕易交割的貨量」,不過從同時期的白銀逆價差交易看來,事實不然。巴菲特是旅行家保險公司的大股東,也曾利用它的商品交易子公司─菲布羅公司─在倫敦囤積白銀,榨乾商品交易所倉儲,並造成供給短缺的假象。《衛報》解釋:「白銀應巴菲特先生的訂單送到倫敦,從此就消失在神祕簾幕之後,因為倫敦並不會發表庫存銀條的數據。」巴菲特的銀條存放在倫敦,亨特兄弟的銀貨則悄悄藏在瑞士。

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的調查才剛開始,就在一九九八年二月三日被波克夏海瑟威公司的新聞稿終結了,由此可見巴菲特正直誠實的聲譽,以及操縱市場模糊不清的定義。委員會的年度報告一次也沒提及華倫‧巴菲特的名字,以氣象局報導熱帶氣旋的口吻總結事件:「一九九七年七月與一九九八年二月之間,銀價從每金衡盎司四美元突漲至超過七美元……最顯著的擔憂關乎倫敦大規模持倉持有者對白銀的需求……爾後,市場得以提供足量的供給,價格下跌,價差也隨之減少。」先前控告菲布羅公司操縱市場的紐約律師克利斯托福‧洛維爾撤回訴訟,加入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旁觀的行列。

操縱市場本質上是主觀事件,操縱者必須有意扭曲價格,因此巴菲特的評價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執法部門控告亨特兄弟時期的部門首席律師丹尼斯‧A‧克雷吉納(Dennis A. Klejna)表示:「依法證實市場操縱非常困難,因為人們購買大量商品期貨合約或大量實體商品,也可能是出於合法原因。」巴菲特囤積白銀擠壓了銀市,但在證明單一投資者操縱市場之前,你必須先學會讀心術。當初的陪審團判亨特兄弟有罪,是因為他們和其他交易人共謀、違反了反壟斷法,而華倫‧巴菲特的投資模式與共謀操縱市場完全不符合。巴菲特的成就源自特立獨行的投資模式,如他在一九九七年的波克夏海瑟威股東信中所述,他往往在所有人賣出之時買入:「你花非常高價格……買的是愉快的共識……而悲觀思想會使價格跌到真正誘人的程度。」巴菲特投資白銀的行動,也符合他的論述。

波克夏海瑟威公司未曾揭露它持有白銀平均每金衡盎司的價格,不過它在一九九七年公開九千七百四十萬美元的稅前收益,表示它可能在一九九七年以每金衡盎司約五‧○五美元的價格,購入約一億一千一百二十萬金衡盎司白銀,餘下一千八百五十萬金衡盎司的價格則是每金衡盎司約五‧五○美元。巴菲特在低價時期用現金購買白銀,所以理論上能和他的可口可樂股份一樣,永遠不釋出。但後來他感到不耐煩,自責道:「我買得非常早,也賣得非常早。」巴菲特錯失了爆炸性的銀價暴漲時期,不久後,銀價將挑戰亨特時期每金衡盎司五十美元的紀錄。

( 本文摘自威廉.希爾博著《白銀市場爭奪戰:從富蘭克林到巴菲特,點燃全球經濟與關鍵決策的致富貨幣》,聯經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