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高收入無法顯著提升幸福感 關鍵是「相對」財富

財富與主觀幸福感之間似乎不存在明顯的關係,但人們卻深信兩者高度相關。圖/freepik
財富與主觀幸福感之間似乎不存在明顯的關係,但人們卻深信兩者高度相關。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在各種討論幸福的文獻中,最常被拿出來討論的是財富與幸福之間的關係。如果我們擁有更多財富,會變得比較幸福嗎?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研究,平均來看,錢賺較多的人通常也比較快樂。接受問卷調查的受訪者中,年收入超過10萬美元者,有半數的人表示對生活滿意;年收入在3萬美元以下的受訪者中,只有25%的人表示自己活得快樂。然而,包括美國社會調查概況(U.S. General Social Survey)在內的不同出處之數據也顯示,最高收入組的主觀幸福感程度,確實比最低收入組還高出兩倍;不過中等收入與最高收入組之間的幸福感程度就差不多了。同樣地,在檢視不同國家的幸福感程度時,我們會發現隨著國內生產毛額(gross domestic product,GDP)上升,幸福感也會穩定提升;然而在GDP達到一定水準後,即便GDP再提升, 也不會影響大眾的主觀幸福感程度。根據益普索莫里公司發表的數據,英國過去50年來GDP逐年成長,卻沒能讓國民覺得更快樂。

在採取「定期的體驗幸福評量法」以量化幸福感程度的研究中,收入與幸福感程度之間看不出明顯的關聯。在一篇研究中,研究者請參與者每25分鐘記錄自己的感受;在這篇研究中,幸福時刻與收入高低之間的相關性是零(兩者完全無關)。然而研究卻者發現,收入高的人往往更常記錄下憤怒、焦慮與興奮的時刻,這或許表示高收入工作可能會令人較激動,而這些激動情緒多半是負面情緒。

這些研究結果,也導引出一個問題:既然銀行戶頭裡的錢比較多並不會讓我們比較快樂,那我們何必汲汲營營賺更多錢?有幾種可能的答案。首先,我們在生活中一定會渴望得到更多,但一旦得到自己要的,我們也很快就會習慣,於是那個事物就不再能提升我們的幸福感程度。即使是買彩券中獎的人,在中獎的短短一年後,生活滿意度也會回歸到贏得幾百萬美元前的程度。剛得手的東西—一台大螢幕電視、一棟有五個房間的大宅、一輛拉風跑車及名牌服飾— 我們很快就會習慣得到這些東西。我們當然會渴望一棟新房子、一輛奢華好車、更常出門度假、去高級餐廳用餐,還有買下價格不菲的服裝,但在得到這一切之後,過不了幾個月我們就會適應,於是縱使接下來獲得再多錢財,也無法有效地提升幸福感。

此外,在職場上高收入往往與較重的責任、較長的工時脫不了關係。還記得前述的提升幸福感事項排名嗎?人們認為最能令他們感到快樂的,是多花時間和家人相處,第二名是多賺錢,第四名則是多花時間和朋友相處。為了事業有成、發大財,我們往往得犧牲和親友相處的時間,就算達成第二號目標,也失去了一號與四號目標。結果呢,我們雖然整體成就感有所提升,一天當中感到快樂的時間卻逐漸減少。

另一方面,財富對整體生活滿意度與短期愉悅的影響力之落差,也許能解釋為何採取不同調查方法,收入與主觀幸福感就會有不同程度的相關性。用概括性問題評量幸福感程度的研究(如詢問「你的生活有多快樂?」),會得出收入與快樂的相關性,呈現不上不下程度的結果;而使用「定期的體驗幸福評量法」的研究,往往找不到收入與幸福感程度之間的關聯性。這可能是因為高收入確實對短暫回想時的生活滿意度有影響,卻沒有顯著提升我們的整體快樂體驗。

「相對」財富才能促進幸福感

會出現上述落差,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康納曼等人所提出的聚焦錯覺(focusing illusion)。「聚焦錯覺」指的是在別人問起生活中某個具體面向時,我們會過於誇張地重視這些面向。如果研究者在問卷調查中問及收入時,人們就會把專注力放在自身的財務狀況上,所以後續在填答關於整體生活滿意度的相關問題時,大家可能會比平時更把考慮重點放在經濟狀況上。舉例來說,如果先問起人們的收入,再詢問生活滿意度,那麼比起相反順序的問法,人們的答案比較會顯示出收入與生活滿意度之間的相關性。就如康納曼所說:「在生活中, 沒有比我們當下所想的事情,更重要的事了。」

有多名研究者提出,真正能促進幸福感的並非絕對財富,而是相對財富—也就是與周遭其他人相較,自己所擁有的財力。假如鄰居、同儕和親戚的年收入都在5萬美元左右,那我們賺個8萬美元可能就會很開心了;但假如同事或朋友的年收入是9萬5000美元,那麼每年賺8萬美元可就很難自我滿足了。相對財富對於幸福感的重要性,解釋了文獻中一些有悖常識的發現,如「一個國家的GDP隨時間成長,但大眾的主觀幸福感為什麼沒有隨之提升」這個問題。國家整體可能變得更富足了,但國民個人的相對經濟狀況還是一樣,所以幸福感並沒有產生變化。

相對性,是人類心理學的一大關鍵。不妨思索一下我們都是如何感知周遭環境的:如明暗或吵雜度等周遭環境因素要改變多少,我們才會注意到差異?這取決於環境原本的狀態。舉例而言,假設我們小聲地放音樂,那音量只要發生一點小變化,我們就會注意到了;然而,當我們已經很大聲地播放喜歡的樂團歌曲時,音量就必須再轉大一點,我們才會發現。最初指出「相對性」對於感知的重要性的人,是德國物理學家恩斯特.海因里希.韋伯(Ernst Heinrich Weber,有人認為他是實驗心理學創始人)。在一次實驗中,韋伯給了被蒙眼的受試者一些砝碼,請他們拿著;他緩緩增加砝碼重量,請受試者每次感受到重量差異時就告訴他。韋伯發現, 受試者可感覺到差別所需的重量差異,和砝碼最初的重量成正比。也就是說,一開始只要加上幾盎司,參與者就會注意到差異了;但隨著重量增加,區區幾盎司的差異就感覺不出來了,可能需要增加1英磅的重量,受試者才會發現。

人們對金錢的感知,也是類似原理:如果你為某份工作開價1萬美元,然後承諾再給對方50美元獎金,對方肯定不願幫忙;但如果你為某份工作開價70美元,同樣是承諾再給50 美元獎金,對方絕對十分感激。行為經濟學的研究顯示,人們賦予金錢的價值是一種「非線性曲線」,如果完成一個任務所賺到的錢翻了一倍,人們並不會覺得那個任務的價值變成原本的兩倍,而是變成稍微少於兩倍的價值。這就和人們對吵雜度或光線明暗的感知一樣,金錢的主觀價值和我們的起始點息息相關—一開始只有1元,或是一開始就有100 元,你賦予金錢的價值就會不一樣。因此,擁有的財富越多,就越需要讓財富增長幅度更高,才有辦法感受到金錢所帶來的幸福感。

財富與主觀幸福感之間似乎不存在明顯的關係,但人們卻深信兩者高度相關。《科學》(Science)期刊發表的一篇研究顯示,在請受試者評估其他人的心情時,受試者較可能會認為賺得多的人心情也會比較好,但事實並非如此。所以,人們雖然認為財富、小孩與婚姻能帶來幸福,不過從科學證據看來,事實不然。別忘了,就算是買彩券贏了幾百、幾千萬,我們的好心情似乎也只能維持短短幾個月,可是每周還是有一堆人把辛苦賺來的血汗錢拿去買彩券,希望能一夕致富,從此過得更快樂。

( 本文摘自塔莉.沙羅特著《正面思考的假象:樂觀偏誤如何讓我們過得更好,卻又自取滅亡?》,今周刊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