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元宇宙經濟價值如何估算?跟著元宇宙理論之父做一場思考練習

如同網際網路改變世界,元宇宙即將形塑整個數位世界。圖/freepik
如同網際網路改變世界,元宇宙即將形塑整個數位世界。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雖然各企業高層對於元宇宙的定義與到來的時機尚未形成共識,但大多數人都相信,元宇宙代表數兆美元的商機。輝達的黃仁勳就預測,元宇宙的經濟價值總有一天會「超越」實體世界的經濟價值。

想要預測元宇宙經濟的規模,一方面很有趣,但另一方面也會讓人覺得困難重重。有可能等到元宇宙已經成真,我們都還沒能對元宇宙的經濟價值達成共識。畢竟,我們已經進入行動網際網路時代至少十五年,進入網際網路時代將近四十年,進入數位運算時代超過四分之三個世紀,但要說到「行動經濟」、「網際網路經濟」或「數位經濟」規模多大,也仍然沒有共識。或者說,事實上根本很少有人會試著去算。大部分分析師與記者的做法,就只是針對這些定義也不嚴謹的類別,找出哪些企業的主要業務與這些類別相關,再計算出這些企業的市值預估或營收總和。想計算這些經濟的規模,難處在於這些經濟也並非真正的「經濟體」,而是許多技術的集合,與「傳統經濟」緊密交織,甚至是相當依賴傳統經濟。如此一來,要想判斷這些經濟的價值究竟多高,與其說是一門關於計量、觀察的科學,還不如說是一門關於如何分配利益的藝術。

想想各位現在讀的這本書。你很有可能是從網路上購買,但這樣一來,雖然它是實體生產、實體運送、實體使用,但該不該算是一種「數位營收」?裡面是不是有某些比例屬於數位營收?如果是,比例該是多少?原因為何?如果你讀的是電子書版本,比例又該如何變化?要是你已經要登機了,但是擔心在機上無聊,於是臨時用iPhone 下載獨立販售的有聲書,這會讓比例改變嗎?如果你只是從某篇臉書貼文了解這本書,又該怎麼算?如果我在寫這本書的時候,都是用雲端文字處理器,而不是使用離線的文字處理器、甚至是手寫,這有沒有關係?

如果我們還想討論某些數位營收的附屬類別,例如網際網路的營收、行動網路的營收,這兩者的計算方式很有可能會和「元宇宙經濟」的計算方式極為類似,也就會讓問題變得更複雜。像是Netflix 這個網際網路影片服務,是否也包含部分的行動網路營收? Netflix 的訂閱方案允許訂戶跨裝置觀看影片,但就算我們針對那些只用行動裝置觀看的訂戶,把他們的費用獨立計算為「行動網路營收」,還是無法解決部分訂戶偶爾才用、而不是每次都用行動裝置觀看Netflix 的計算問題。

難道還得去計算「行動觀看」在訂戶觀看時數所占的比例,推算這種費用又該在每月訂閱費占多少比例?但這是否又代表,訂戶認為「在家裡客廳用65 吋電視來看電影」的價值會和「在捷運上用5 吋×5 吋的手機螢幕來看電影」的價值相同?另外,一台只有Wi-Fi 連線功能、永遠也不會帶離家裡的iPad,算是「行動」裝置嗎?如果是的話,那為什麼放在家裡、連結Wi-Fi的智慧電視不算行動裝置?再者,目前所謂的「行動寬頻」,大多數資料仍然需要透過固網電纜傳輸,這樣真的能說是行動網路的營收嗎?同樣道理,如今我們之所以會購買那些「數位設備」,多半難道不是為了那些網際網路功能嗎?特斯拉透過網際網路更新汽車軟體,或是提高電池壽命、充電效率的時候,這樣的價值到底該算是誰的?又該如何衡量?

可以想見,這些議題到未來還可能變得更複雜。如果你換掉一台用了三年的iPad,升級成更新的iPad Pro,就是想要有更好的圖像處理器,可以參與更多人同時上線的即時算繪3D虛擬世界;那麼,這件事有多少比例該算是元宇宙的經濟?要是Nike 賣球鞋的時候搭配綑綁NFT、或是推出《要塞英雄》聯名款,這算是元宇宙的營收嗎?又占多少比例?各種的虛擬商品,是不是要有一定程度以上的互通性才能算是元宇宙商品,而不只是某款電玩裡的道具?用美元來賭區塊鏈的賽馬,或者用加密貨幣來賭真正的賽馬,兩者是否有區別?如果如同比爾•蓋茲的想像,Microsoft Teams 上的視訊會議未來都走進即時算繪的3D 環境,訂閱費用又有多少要屬於元宇宙?如果某棟建物的管理是透過數位孿生來完成,管理費該有多少屬於元宇宙?把寬頻基礎設施換成更高容量、即時傳輸的設施時,算是「元宇宙投資」嗎?至少在今日,這些技術上的飛躍能帶來的用途與好處,實際的應用幾乎都和元宇宙還沒有什麼關係。少數真正是因為元宇宙才推動的投資,在於低延遲的網路連線,目的是打造同步即時算繪的虛擬世界、擴增實境,以及雲端遊戲串流。

以上的問題是很好的思考練習,但也都沒有唯一正確的答案。而且只要談到元宇宙,就會變得更有挑戰,因為元宇宙如今還不存在、也不會有明確的開始日期。考慮到這一點,想要判斷「元宇宙經濟」規模的時候,更實際的辦法反而是要從更哲學的角度出發。

在過去將近八十年間,數位經濟占全球經濟的比例不斷上升。現有的少數估算認為,目前全球經濟大約有20%屬於數位經濟,在2021 年換算約為19 兆美元。從1990 年代到2000年代初期,數位經濟的成長有一大部分是出自於個人電腦與網際網路服務的普及,至於之後的二十年,則主要來自於行動網路與雲端運算。靠著行動網路與雲端運算,各種數位業務、內容與服務就能夠嘉惠更多使用者,用在更多地點,用得更頻繁、更輕鬆,也能有新的用法。行動網路與雲端運算這兩大浪潮光芒耀眼,經常讓人忽略先前的發展,但事實上,這些「數位營收」常常只是承襲過往的業務。舉例來說,在網際網路出現之前,交友服務產業的規模根本微不足道,但是到了行動時代,就呈現數量級的成長。至於唱片業,先是因為數位CD 而翻倍成長,但到了網路音樂的時代,又大跌75%。

元宇宙的發展軌跡會十分類似。整體而言,元宇宙有助於刺激全球經濟,會讓數位經濟在全球經濟的占比提升,也會讓元宇宙在數位經濟的占比提升;不過,元宇宙也會讓部分經濟萎縮,例如商業房地產就有可能受到影響。

在這個假設之下,我們就能試著打造一些計算的模型。例如,假設到了2032 年,元宇宙會占數位經濟的10%,而數位經濟占全球經濟的比例也從20%成長到25%,至於全球經濟的年成長率又一直維持在平均2.5%,這樣算來,2032 年的元宇宙經濟就會是年產值3 兆6,500 億美元。這個數字也代表,元宇宙將從2022 年以後占數位經濟成長的四分之一、同期實際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的將近10%;其餘成長則大部分會來自於人口成長與消費習慣轉變,例如買更多車、用更多水等。而如果元宇宙占數位經濟的比例不是10%、而是15%,年產值就會高達5 兆4,500 億美元,占數位經濟成長的三分之一、全球經濟成長的13%。要是來到20%,更會達到7 兆2,500億美元、數位經濟成長的一半、全球經濟成長的六分之一。而且,甚至有人認為元宇宙到了2032 年,有可能會占數位經濟的30%。

雖然這些數字都只是推測,但以上這些計算能讓我們看出經濟將會如何改變。元宇宙的先行者會受到年輕人無比的關注,成長速度突破「數位」或「實體」經濟中的龍頭企業,並且重新定義我們的商業模式、行為與文化。而反過來說,創投與公開市場投資人對這些企業也會有更高的市值預估,為這些企業的創業者、員工與投資人帶來數兆美元的財富。在這些企業當中,只會有一些珍貴的極少數能夠脫穎而出,成為消費者、企業與政府之間的重要中介者,而這些極少數企業的價值將上看數兆美元。說到這裡,可能有些人會覺得難以想像,不是說數位經濟只會占全球經濟的20%嗎?但不論我們前面用的計算方式多麼合理,這個20%的結論都忽略一項事實:那剩下的80%,一大部分也都需要有數位來推動或當作基礎。也正是因此,我們認為五大科技龍頭企業掌握極龐大的權力,絕不只有表面的營收數字那麼簡單。在2021年,Google、蘋果、臉書、亞馬遜與微軟的帳上營收總額只有1 兆4,000 億美元,還不到數位消費總額的10%,也只占全球經濟的1.6%。但這些公司其實有太多不能透過資產負債表看出來的巨大影響力,例如透過亞馬遜的資料中心或是Google的廣告產生影響,有時候還能制定專屬的技術標準與商業模式。

( 本文摘自馬修.柏爾著《元宇宙》,天下文化提供 )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