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揚言入股台積電 趙偉國餓虎陷囹圄

  • 工商時報 黃欣
紫光集團前董事長趙偉國已於7月上旬被有關部門從北京家中帶走調查。圖/本報資料照片
紫光集團前董事長趙偉國已於7月上旬被有關部門從北京家中帶走調查。圖/本報資料照片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財新引述多名知情人士透露,紫光集團前董事長趙偉國已於7月上旬被有關部門從北京家中帶走調查,目前仍處於與外界失聯的狀態。報導指出,趙偉國涉及個人控股公司與原紫光集團旗下公司間存在利益輸送,包括設備採購、裝修工程等未經公開招投標等問題。

趙偉國過去執掌紫光集團時行事高調,他透過多起併購,迅速在兩岸半導體產業掀起紅色供應鏈旋風,甚至揚言入股台積電、買下聯發科,但急速擴張卻未能帶動營運大幅增長,反因債台高築陷入破產重整。紫光集團的由盛極衰,可說成也趙偉國、敗也趙偉國。

家境艱苦 考上清大扭轉命運

1967年出生的趙偉國因家庭政治因素關係,從小就在邊遠的新疆草原上放牧,童年生活幾乎就是餵豬和養羊,過著艱苦的日子長大。不過趙偉國靠著苦讀在1985年考上北京清華大學,一舉扭轉他往後的命運。

在清華大學念書時,有天同學帶來一本「矽谷熱」的書給趙偉國看,他對蘋果、惠普這些美國矽谷菁英創業奮鬥的故事留下深刻印象。畢業後,趙偉國待過幾個不同單位,1997年,他參與了當時清華同方上市後的首次資本運作—收購江西無線電廠,並在1999年的互聯網泡沫時期成立中華醫療網,後被海外基金收購部分股權,成為其「第一桶金」。

2002年之後,趙偉國進入能源、地產等領域,並在2005年創立北京健坤投資集團。2010年,趙偉國在紫光集團陷入虧損時入股35.3%,後增至49%,負責公司實際運營,開始將紫光集團的發展方向為半導體行業。

接掌紫光 蛇吞象式併購投資

在2009年趙偉國接過總經理之位時,紫光集團的資產規模只有約人民幣(下同)13億元;2015年底,紫光總資產已快速膨脹至1,054億元,並在2019年底達到2,978億元的峰值。當時的紫光集團旗下企業覆蓋手機晶片、存儲晶片、可程式化設計晶片FPGA、半導體封裝測試等各大環節,成為大陸晶片產業的一支主力艦隊。

趙偉國接手紫光集團後,透過多筆「蛇吞象」式的投資和併購迅速擴張。在他主導下,紫光2013年以162億元從美股私有化兩家大陸國內晶片廠商展訊、銳迪科,並將其合併為大陸最大的獨立手機晶片廠商紫光展銳;2015年10月底宣布入股力成,切入台灣半導體產業鏈;同年12月他再斥重金,一天內吃下矽品、南茂各25%的股權,成為兩家公司大股東。

2016年,紫光收購武漢新芯多數股權,後又聯合國家大基金和湖北省科投等機構共同出資成立長江存儲,打破國外巨頭對存儲晶片的壟斷。2018年,紫光以22.6億歐元收購法國晶片組件商Linxens。

舉債擴張 一度揚言吃下美光

趙偉國曾如此形容自己的投資理念:「要像女人逛街一樣不厭其煩地看東西,但只像古董商人一樣出手,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一旦出手,餓虎撲食。」據不完全統計,近2013年到2019年,紫光就投資並購了13家晶片相關企業。紫光甚至一度提出要230億美元併購美國記憶體大廠美光科技,還提出斥資38億美元要成為硬碟龍頭威騰電子的大股東,但這些動作最終都流產。

除了舉債擴張的半導體版圖,趙偉國「不能讓龐大的現金躺在帳面上睡覺」的流動性管理,也是讓紫光最終走向破產的原因之一。他認為「現金儲備只需占總資產15%」,根據紫光集團最後一次披露的資料,截至2020年6月底,紫光集團的貨幣資金相當於其總資產的17%。事實證明,15%的現金比例顯然訂得過低,企業資金調度缺乏迴旋空間。

短貸長投 在半導體業嘗苦頭

一名已從紫光離職的人士表示,趙偉國掌控下的紫光最大問題是「短貸長投」,半導體行業長週期、大投入,紫光卻不斷拿從銀行和債券市場融到的錢去做大額投資;而其收購的企業又無法迅速上市,長期投資退不出來,無法償還短貸。

2018年,清華大學決心推進校企改革,籌畫轉讓紫光集團的控股權。失去清華「背書」的紫光集團,在2019年3月之後便無法在市場上繼續發債;2020年11月,紫光集團出現債券違約,自此引爆債務危機。2021年7月16日,紫光集團宣告進入破產重整程序,並最終確定智路建廣聯合體為接盤人。

半導體梟雄 暴起暴落

紫光前董座趙偉國 涉案被抓

趙偉國辭2子公司董座 仍為集團董事長

趙偉國餓虎再出柙 50天投資台灣881億元

紫光集團 重組路迢迢

鴻海拋震撼彈!工業富聯砸435億入股紫光

智路資本領頭 重整紫光集團

在美上市影響 阿里收購紫光重組傳落空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