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新南向發展與台商投資的解析

政府大力推動新南向政策,2021年出口東協與新南向國家金額雙創新高,成績亮眼,惟各國對ESG的重視顯著提升,台商須調整好心態,不要將東協視為高污染產業的新投資去處。圖/本報資料照片
政府大力推動新南向政策,2021年出口東協與新南向國家金額雙創新高,成績亮眼,惟各國對ESG的重視顯著提升,台商須調整好心態,不要將東協視為高污染產業的新投資去處。圖/本報資料照片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自2017年開始推動的新南向政策,經貿往來已有突破性的進展。財經部會的統計顯示,2021年出口東協與新南向國家的金額,分別高達700億、850億美元,雙雙創下歷年新高,同一時間裡,台商對新南向國家新增的投資金額,一舉衝破50億美元大關,直逼對大陸投資金額。印太地區為當前全球經濟聚焦點,台資企業能於國際財團環伺下有此成績,實屬不易,惟疫情緩和以來,產業型態與經濟架構均變化劇烈,想要持續脫穎而出挑戰甚大,同樣不容小覷。

由政府主導的南向政策並非首度提出,李登輝與陳水扁兩位總統主政時期,均有過類似的主張,這次捲土重來,能取得不錯成績,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國際情勢出現了有利的變化,而非政策找到了新的突破口。具體的說,若非中美貿易戰纏鬥多年,廠商洞悉情勢調整布局,台資企業會否大舉南進,恐還在未定之天。

由於貿易戰火還在延燒,不論全面禁止新疆產品的進口,或限制領取補助企業赴大陸投資的晶片法案,美國方面一再的出招,相信台商會把新南向據點備援生產基地的定位,重新調整並予以提升,貿易投資往來數據也將持續上升。

一旦愈來愈多台商在新南向市場落戶生根,問題也就接踵而來。坦言之,在大陸投資,台商可以擁有充足的優惠待遇,語言相通更是難以取代的優勢,而在新南向市場布局,卻是一個全新的開始,每一個國家的文化、語言、法規、稅制乃至市場准入的條件,均不相同,經營難度遠勝大陸,加上雙邊並無正式的外交關係,糾紛調處的問題更顯棘手。

因此,當企業因為實際貿易條件考量,或配合品牌廠的要求,將南向列為投資的選項時,必須步步為營,也提供以下幾點觀察做為參考:

首先,台商要調整好心態,不要將東協視為高污染產業的新投資去處,各國對ESG的重視均顯著提升。長久以來,台商落實ESG的壓力,多來自品牌廠的施壓,例如生產基地的基礎電力使用綠電比重,設定須達10%~15%等,並做為下單數量多寡的參考指標之一,而新的壓力來源可能出現在被投資國,東協各國均主動提出能源轉型構想,以台商投資重鎮越南為例,2030年再生能源發電占比為32%,馬來西亞、印尼設定具體目標的時間更早,2025年時,分別要求占比達31%與23%。

這些目標要達成,除各國主動從事綠能基礎建設,當然也會設定責任目標並攤派給外資,近來傳出的消息說,已有被投資地要求業者設廠時,必須同步建置太陽能板等發電設施,企業對此一趨勢必須有所掌握。

其次是以關稅為主的稅率變動,對實際經營產生的影響。如前述說明,推動這一波台商跑到東協投資主要原因,為中美貿易戰提高關稅的效應,而今年起正式實施的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也是以推動零關稅為主要號召。

但前者受到美國是否為抑制通膨,取消中國產品301關稅的影響甚大,後者更要提防跨國企業透過零關稅的優勢,產品可於區域內任何國家進行銷售的強大競爭。即有汽車業者大張旗鼓到某國設廠,因產品不敵泰國豐田產製的汽車,只能被迫轉型,大筆硬體投資付諸流水即為一例。

來自勞動力的問題也是南向業者須留意的另一面向。台商投資的重鎮越南,自因應疫情的「三就地政策」結束後,南越的工廠即常態性的出現缺工問題,即使找的到工人,工資水位也是愈墊愈高,當經濟穩定成長以來,東協各國政府均把提高最低工資水準,當作重要的政策,今年以來尤其明顯,如印尼元月起提高了最低工資,寮國與柬埔寨、馬來西亞馬上陸續跟進,越南也宣布7月開始調整,菲律賓提高的時點則落在2023年。

對於勞力密集型的企業來說,此部分成本的提升,進行南向投資時難以避免,企業只能持續的提升產品品質,或於部分生產流程導入自動化設備,做為因應的方法。

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呼籲企業決定前進南向布局時,不要有打帶跑的心態,要做好彼此共榮共存的長期準備,唯有如此,才能培養出願意蹲點發展的管理幹部,也才能爭取到當地政府認同,在行政手段或投資條件上給予更多的便利,台商才有機會藉由這一波的投資,壯大成為跨國際的企業集團。

>>訂閱名家評論周報,關心全球財經大小事

新一輪能源危機衝擊天然氣供應瑞士信貸醜聞已成當代金融業啟示錄失業給付與疫後缺工潮藉關鍵材料自主 翻轉台灣產業國際競爭力夾在中美兩強賽局中的台商困境──從工業富聯投資紫光集團談起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