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為何流傳匈牙利人是火星人? 知名毒舌背包客這樣說

匈牙利布達佩斯。圖/freepik
匈牙利布達佩斯。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你相信這個宇宙充滿智慧生物嗎?若是如此,物理學家恩里科 . 費米(Enrico Fermi)會要求你解釋一個悖論:為何沒有這些生物存在的證據?匈牙利物理學家利奧.西拉德(Leo Szilard)可以輕易答覆費米悖論:「外星人早已存在於人類世界中,他們只不過是自稱為匈牙利人。」

這個笑話很好笑,直到你發覺它是多麼真實。二十世紀前期有許多天賦異稟的匈牙利人移民到美國,他們陸續發明了原子筆、全像攝影、BASIC程式語言和人造血。來自匈牙利的報業巨擘約瑟夫.普立茲(Joseph Pulitzer)以他的名字設立了美國媒體界的最高榮譽獎。其他匈牙利人也在好萊塢的萌芽時期扮演關鍵角色,比方說,當匈牙利政府在一九一九年將電影業收歸國有,麥可.柯蒂斯(Michael Curtiz)就轉往好萊塢發展,執導超過一百部電影,包括《北非諜影》和 《勝利之歌 》,另一位匈牙利人阿道夫.祖克爾(Adolph Zukor)則創立了派拉蒙製片公司。魔術師哈利.胡迪尼(Harry Houdini)以逃出各種難關出名,厄爾諾.魯比克(Ernő Rubik)則發明了一道經典的難關,就是以他命名的魔術方塊。安迪.葛洛夫(Andrew Grove)參與了英特爾公司的創建,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運用理財妙計成為億萬富翁。索羅斯曾說過:「我(索羅斯)在成為生意人之前也只是個普通人」,我想他應該再補充一句,「我在成為人類之前曾經是火星人」。

雖然這些對人類文明的貢獻都很偉大,匈牙利人真正展現火星人基因的領域是在核子物理學。他們發明了核反應爐,而且他們參與原子彈發展過程的人數是如此之多,義大利裔的費米在一場會議結束時還說:「各位先生別客氣,直接講匈牙利語吧。」一位德國的諾貝爾獎得主曾懷疑在眾多領域皆有卓越貢獻的約翰.馮.諾伊曼(John von Neumann)是不是超高等物種的存在證明,相似的,艾西莫夫(Issac Asimov)也觀察到地球上有兩種智慧生物:人類和匈牙利人。當沒有人能解釋一個語言怪異的小國為何能製造出那麼多高智商超人,之前的那個火星笑話已不再是個純笑話,而許多匈牙利的奇葩人物也樂意支持此理論。事實上,物理學家喬治.馬克思(György Marx)寫過一本書,副標題是「塑造二十世紀西方世界史的匈牙利科學家」,而它的主標題更是發人深省:A Marslakók Érkezése,意思就是「火星人的降臨」。

即使你不相信火星假說,眾人對匈牙利人的起源地仍很難找到共識。早期理論是認為匈牙利人來自阿提拉(Attila the Hun)的匈人帝國,這可以解釋「匈」這個字的由來。這至少比說他們是因為肚子餓了(hungry)就給自己取名來得合理。

不過當今多數史學家都相信「匈牙利」不是源自匈人,而是土耳其人對他們的稱呼:Onogur(意思是十支部落或箭)。話說回來這也沒什麼意義,因為匈牙利人給自己的稱呼是馬扎爾人(Magyar),國名則是Magyarország,跟「匈牙利」毫無關聯。這個名字是來自西元八九五年由阿爾帕德(Árpád)大公領軍進入匈牙利的馬扎爾部落聯盟,阿爾帕德等同於匈牙利的拿破崙,他的軍團曾經橫掃歐洲。

不幸的是,有少數匈牙利人不喜歡這個關於遷徙的故事,因為人們總是希望自己是天然純種,有些人就是相信百分之一百的純英國、法國或匈牙利人比混血人種優秀。再加上許多歐洲人會把移民視為次等公民,所以你最好還是宣稱自己的祖宗八代「一直都是住在」你現在住的地方。正因如此,少數匈牙利人仍然排斥他們是在八九五年出現在匈牙利的說法,他們寧可爭論自己已經在那邊待了四萬年。

就基因學而言,事實就是我們每個人都是混種移民。世界上沒有所謂的「純種」,因為我們的基因都是無止境攪和而成的雞尾酒;相同的,沒有人是真正的「原住民」,因為我們的祖先都是從非洲移民出來的。這些針對匈牙利人來源的激辯或許可以這樣解讀:任何一個理論都可能有一絲真實性,匈牙利人的D N A早已融合了塞爾特人、羅馬人、匈人、土耳其人、蘇美人、斯基泰人、阿瓦爾人、烏戈爾人、斯拉夫人、奧地利人、德國人的各種基因,甚至包括你的哈利大叔。雖然這不是一些匈牙利人渴望獲得的明確答案,但它最接近事實。歷經時代變遷,匈牙利曾經占領過別人,也被占領過,它拓展了自己的D N A,也讓別人將D N A注入自己的基因庫,他們的語言自然跟著被推擠拉扯,這也可以解釋它的獨特性。

匈牙利人和他們的語言就像一棵樹,原本生長在亞洲,後來被移植到歐洲。世代傳承之後,這棵樹的子孫已經為了適應新環境而做出調整,所以它跟當初在亞洲的根源已無共同點,而它也沒有吸收太多歐洲的特質,因此匈牙利文化不論是對它的亞洲祖先或歐洲鄰居而言都顯得很陌生。我的朋友咪咪.華勒斯(Mimi Wallace)回憶自己在一九六七和二○○○年兩次拜訪匈牙利的經驗時說:「那種感覺有點像時光逆流,那些人具有很深的內涵,但他們似乎永遠都屬於另一個世界。」

(本文摘自法蘭西斯.塔朋著《野生的東歐:偏見、歧視與謬誤,毒舌背包客帶你認識書上沒有寫的歐洲(上冊,芬蘭、波海三國、白俄羅斯、波蘭、東德、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篇)》,八旗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