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人工智慧尖端技術 企業巨頭的搶才大戰

以往需要時間、人力才能做到的事,現在只要打造一台神經網路就可以在轉瞬之間完成。圖/freepik
以往需要時間、人力才能做到的事,現在只要打造一台神經網路就可以在轉瞬之間完成。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哈囉,我是臉書的馬克。」

二○一三年十一月下旬,克萊蒙特.法拉貝特坐在他布魯克林單房公寓的沙發上,正用筆記型電腦敲打程式碼,iPhone 手機的鈴聲響起。螢幕上顯示的是「門洛帕克(Menlo Park),加州」。他接起手機,傳來一個聲音:「哈囉,我是臉書的馬克。」法拉貝特是紐約大學深度學習實驗室的研究人員。幾個星期之前,他曾接到來自另一位臉書主管的來電,讓他大感意外,但是儘管如此,他仍然沒有料到馬克.祖克柏竟會親自打電話過來。祖克柏以他直接又不拘禮節的方式告訴法拉貝特,他將到太浩湖參加NIPS會議,他們能否約在內華達見面一聊。當時距離NIPS會議已不到一週,法拉貝特原本也不打算參加,但是他同意在會議前夕與祖克伯在赫拉斯大飯店暨賭場的頂樓套房會面。電話結束後,他趕忙訂購跨越國土的機票與旅館,但是他並不知道即將發生什事情,直到他走進赫拉斯的頂樓套房,看見誰坐在臉書創辦人暨執行長身後。這人是楊立昆。

祖克柏沒穿鞋子,在接下來的半個鐘頭,他只穿著襪子在室內走來走去,宣稱人工智慧是「下一件大事」,是「臉書的下一步」。這是在谷歌代表團飛往倫敦追求深度心智一個星期前的事情,臉書正在建立他們自己的深度學習實驗室。臉書幾天前才聘請楊立昆來主持這所實驗室。現在,在楊立昆與在場的另一人─臉書技術長邁克.「施瑞普」.施瑞普弗(Mike “Schrep” Schroepfer)─的陪同下,祖克柏正在為他的新投資招收人才。法拉貝特是里昂出生的科學家,專精影像識別,投注多年心血在神經網路訓練的晶片設計上,然而他只是當天下午走進赫拉斯頂樓套房與祖克柏會面的多位科學家之一而已。「他基本上要僱用每一個人,」法拉貝特說道,「他知道從事此一領域研發的所有人的名字。」

當天晚上,臉書在飯店的一間舞會廳內舉辦私人派對,面對錯層式空間內的眾人,包括俯瞰樓下群眾的陽台上的數十位工程師、電腦科學家和學者,楊立昆宣布臉書即將在曼哈頓設立一所人工智慧實驗室,距離他在紐約大學的辦公室不遠。他說:「這是在天堂中結下的姻緣─天堂又名紐約市。」他接著舉杯向「馬克與施瑞普」致敬。這所實驗室稱作FAIR,亦即臉書人工智慧研究中心(Facebook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Research)的縮寫,臉書已聘僱紐約大學另一位教授來輔佐楊立昆,還有多位知名的科學家近期內也將加入他們,其中包括自谷歌挖來的三位研究人員。不過儘管追隨楊立昆多年、也都是法國同胞,法拉貝特並未同意加入臉書。當時他正和另外幾位科學家籌設自己的深度學習新創企業,稱做麥比特(Madbits),他決心完成他的心願。不過在六個月後,這家新公司甚至還沒有推出處女作,就被矽谷另一個社交網路巨擘推特收購。這場人才搶奪大戰愈演愈烈。

***

臉書的矽谷總部園區有如迪士尼樂園,在一支由壁畫家、雕塑家、絹印家與其他駐村藝術家所組成的輪換團隊的幫助下,這兒的每座建築、房間、走廊與門廳都經過精心設計與裝飾,五彩繽紛,其間還有多家以同樣熱情裝飾的餐廳。大東尼披薩(Big Tony’s Pizza)設在其中一角,昔客堡(Burger Shack)則在另一個角落。那一年稍早,在十六號大樓內的泰迪墨西哥料理(Teddy’s Nacho Royale)旁邊,祖克柏曾與深度心智的創辦人促膝長談。他們之間其實有一個重要的連結:提爾是深度心智的第一位投資人,同時也是臉書董事會的一員。可是祖克柏仍無法確定該如何看待這家倫敦小公司,他最近曾與多家所謂的人工智慧新創企業會面,深度心智看來不過是其中一家而已。

在那次會面結束後,臉書一位名叫盧波米爾.包得夫(Lubomir Bourdev)的工程師告訴祖克柏,他們所聽到的顯然並非吹噓,哈薩比斯與萊格確實掌握了這門新興科技的重點。包得夫說:「他們是玩真的。」包得夫是電腦視覺專家,正帶領一支團隊研發能夠自動辨識臉書上照片與影片中物體的服務。在 AlexNet 的啟發下,許多科學家都發現深度學習突然超越他們研究多年的系統,包得夫也是其中之一,他知道神經網路將改變數位科技的產生。他告訴祖克柏,深度心智,臉書應該買下來。

在二○一三年,這可是一個奇怪的想法。廣大的科技產業,包括臉書大部分的工程師與主管,都還沒有聽說過深度學習,更遑論了解其日益升高的重要性。還有更重要的一點:臉書是社交網路公司。它的網際網路科技都具有高度的即時性,而非「通用人工智慧」這類不可能在近幾年間就應用於現實世界的科技。該公司的座右銘是「快速行動,打破陳規」,此一標語不斷重複出現在園區內四處可見的網版印刷標示牌上。臉書經營的社交網路遍及全球逾十億人口,該公司必須持續盡快擴大與強化其服務。它其實並不從事像深度心智所做的研究工作,因為那是探索科技的新疆界,不是快速行動與打破陳規。但是現在,在成為全球最強大的公司之一後,祖克柏決定加入競爭行列─與谷歌、微軟、蘋果和亞馬遜相拚,爭取「下一件大事」。

這就是科技業的運作方式。大企業相互牽制,陷入一場不斷追求下一個變革性科技、永無止境的競賽之中,不論此一科技會是什麼。每一家都一心要成為第一名,如果有人領先他們,他們的壓力就會大增,必須加倍努力以迎頭趕上。收購辛頓與他的新創企業後,谷歌在深度學習的競賽中已居於領先地位。到了二○一三年中,祖克柏決定加入競爭,儘管只是爭取第二名。在這場競爭中,祖克柏毫不考慮臉書經營的只是社交網路,也不在意深度學習可能只會對其廣告定向投放與影像識別有所幫助,更不在乎臉書之前從未真正從事過長期研發的工作。他已決意將深度學習的研發引入臉書。他將這項工作交給被大家稱為施瑞普的人。

五年前,在祖克柏的哈佛室友,臉書共同創辦人達斯丁.莫斯科維茨(Dustin Moskovitz)自臉書工程副總裁的職位卸任後,邁克.施瑞普弗加入臉書,接掌此一職位。他戴著一副黑框眼鏡,剪了與祖克柏一樣的凱撒式短髮。施瑞普比臉書這位執行長大了十歲左右,是矽谷的老將,他在史丹佛大學的同學都是矽谷老一輩的名人。他當年的初試啼聲是擔任謀智(Mozilla)的技術長,該公司曾在二○○○年初挑戰微軟與其 Internet Explorer 網頁瀏覽器的市場壟斷地位。他在進入臉書後,主要的工作是確保支援這個全球最大社交網路的軟、硬體,具有處理由數億人擴張至十億人以上用戶的能力。但是到了二○一三年,被擢升為技術長後,他工作的優先次序也改變了。他現在的任務是推動臉書進入一個全新的技術領域,首先就從深度學習開始。「這是馬克建構其未來視野的眾多例子之一。」施瑞普後來表示。他沒說的是谷歌也所見略同。

最終祖克柏與施瑞普弗爭取收購深度心智以失敗收場。哈薩比斯告訴同事,他覺得祖克柏無法引起他的共鳴,他不了解這位臉書創辦人要如何處置深度心智,而且也不認為他的實驗室適合臉書一心追求成長的企業文化。不過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對哈薩比斯、萊格與蘇萊曼來說─祖克柏並不認同他們對人工智慧可能造成道德問題的憂慮,不論近期還是長期。他拒絕在合約中保證深度心智的科技研發必須受到一個獨立倫理委員會的監督。「我們會賺到更多的錢─假如我們只是想要錢的話,」萊格說道,「可是我們不是。」

伊恩.古德費洛,蒙特婁大學的一位研究生─不久後即將成為該領域的大咖,是當時被臉書延攬的多位科學家之一,他拜訪臉書總部時與祖克柏會面,對祖克柏不斷提到深度心智感到詫異。「我那時候應該想到的,」古德費洛說道,「他是想收購深度心智。」雖然對科技未來的看法與谷歌所見略同,臉書卻面臨一個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它無法吸引高端研究人才,因為它沒有研發實驗室;然而它沒有實驗室,也正是因為它無法吸引高端人才。幫助臉書突破此一困境的是馬克奧瑞里歐.瑞桑多。他原是義大利帕多瓦(Padua)的一位職業小提琴手,後來發現當一位音樂家難以糊口,於是轉行進入科技業,希望成為一名錄音工程師。因為如此,他一腳踏進了人工智慧中聲音與影像的領域。這位身形單薄、語氣輕柔的義大利人先後追隨紐約大學的楊立昆與多倫多大學的辛頓,是辛頓在二○○○年代末舉辦的神經計算研討會的常客。在谷歌大腦實驗室成立後,吳恩達拉他進入該實驗室,是他所延攬的第一批科學家。他是貓咪論文與新版安卓語音服務的研發成員之一。接著,在二○一三年夏天,臉書找上他。

(本文摘自凱德.梅茲著《AI製造商沒說的祕密: 企業巨頭的搶才大戰如何改寫我們的世界?》,時報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