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面對中國崛起 美國人的三個選擇

美國過去的領導者相信透過貿易與參與,能讓中國變得更民主化。圖/freepik
美國過去的領導者相信透過貿易與參與,能讓中國變得更民主化。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數百年來,美國人和英國人一直將中國比喻為沉睡的巨獸。從十九世紀至今,許多書和文章,在提到中國時,都會一再重覆一段話,誤指為拿破崙所說:「讓中國繼續沉睡,因為一旦她醒了,就會撼動全世界。」數十年來,這句老生常談屢見不鮮。

「過去五十多年,或更長的時間,每當中國這尾巨龍稍微擺尾,就有美國觀察家緊張地斷定,那一定是巨龍即將甦醒的時刻。」美國記者赫若.艾薩克斯(Harold Isaacs)在一九五八年這麼寫道。一九九七年《經濟學人》雜誌還曾抱怨,此言太過流行,還因此「激發數千篇文章的靈感。」這類文章的數量到現在又多了一千篇,其中還包括二○一七年十二月《金融時報》上論及石油價格的文章,以及二○二○年十月,視博恩(又名基督教廣播網)(Christian Broadcasting Network)上提到習近平的文章、二○二一年一月《富比士》雜誌上關於中國崛起的文章、以及二○一四年十月《紐約郵報》社論,提及該年香港民主示威的事。一九九四年,《紐約時報》兩位記者,尼可拉斯.克里斯多夫(Nicholas Kristof)和雪若.伍當(Sheryl WuDann)聯名出版了一本暢銷書《中國甦醒》(China Wakes);早此二十年,前法國外交官亞蘭.培瑞菲特(Alain Peyrefitte)則出版了暢銷書《當中國甦醒》(When China Awakes),此書之後則有二○○六年的《中國撼動全世界》(China Shakes the World),以及二○一七暢銷書《錢暴後的暗處:操作下的二十一世紀藝術市場》(Dark Side of the Boom: The Excesses of the Art Market in the 21st Century)中有一章單論中國,章名亦為「中國甦醒」。

這句話中國則翻譯成「沉睡的雄獅」,在中國被傳誦的程度,還甚於西方:中國使用率最高的搜尋引擎百度上,就可以找到一百七十萬則「沉睡的雄獅」,其中大多數都指這句話出自拿破崙。「在中國,這句話流傳很廣。」中國知識分子田方萌在中文版的《紐約時報》上這麼寫道,「從一些中學生八股的愛國作文,到專家寫的重要國際事務分析,都很常見。」就連習近平都在二○一四年三月於法國的演講中,都引用這句話。

這句話為什麼會這麼廣為人知呢?因為這句話讓美國和中國,都能夠假裝沒看到中國現在的重要性,將之推遲到將來。美國人因此可以依然擁抱美國在世上無人能比的假象,將有人後來居上的這種焦慮,放到將來去擔心,不要去想它已經失去全球優勢的事實,無視於目前美國在全球秩序中漸居下風,以及中國在其中漸居上風的情形。

面對這個問題,美國人有三個選擇。是要優雅、默默地讓位給中國去稱霸、就像英國在二次大戰後那樣,然後美國屈居第二?美國企業應該不會樂見此事,美國人民也不太可能會接受。二○二一年二月一份皮尤中心的問卷就發現,有六成七美國人對中國有負面觀感,比二○一八年時的四成六高。

而且對中國感到焦慮的,還不是只有美國而已。該皮尤問卷中也調查了其他國家,包括瑞典、澳洲、英國、南韓,它們的焦慮更勝於美國。美國在全球的地位和名聲在川普任內受到重創,但在拜登上台後,美國在全球的形象已經逐漸好轉。既然這樣,美國政府是否該想辦法推翻中共呢?或許這是一種方法。在背後推動、甚至製造革命和政變,這手法很複雜而且傳出去不好聽,這方法過去美國在全球十多個國家從阿富汗到越南都試過、也學到了教訓,在中國搞革命,不僅會讓全球經濟動盪,也不保證繼任者會比習近平更不獨裁專政。中國雖然有諸多不是,尤其是新疆的情況,但也不是沒有更壞的可能。例如,如果讓中國民主化了,但它卻選出一個民粹統治者,利用中國人普遍的仇日心態,把美國捲入腥風血雨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那美國是否該想辦法削弱中共的權力、限制其實力,像是其軍力以及其國防力量,但另一方面則強化對華貿易連結,並與北京在氣候變遷議題上合作呢?這可能正是拜登政府最想要做的事:本書於二○二一年九月付梓時,拜登還沒揭示其對華政策。但它將發展美國經濟擺在優先,並極力避免與中國發生戰爭。但這是否保證美中未來數十年,可以達成共識,開始和平共存,或至少不用兵戎相見,讓生民塗炭呢?還是,拜登要坐視北京日益壯大,追過美國,然後等到有一天雙方開戰時,才發現中國已成為可怕的對手了呢?許多支持第二種戰略的人,就主張美國應該強化美國競爭力、扁平化民主體制、在科學和數學研究和教育上投資更多資源。當然,這裡面還要考慮到美國的全球戰略,但再怎麼說,這並沒有直接處理到中國崛起的問題。

美國政商界掌權人士對於該如何與中國打交道這事,看法兩極。和中國交好的,比較傾向採用類似第一和第三種策略。迪士尼和蘋果等企業,都宣稱自己和中國做生意完全不涉及政治,但實際上卻將美國推向第一種選項。從小布希政府開始,美國國防部裡就有部份單位被派來進行第二種戰略的準備。這裡面有些官員認為,美國現在其實已經是在對中國作戰了,只是沒有宣戰而已,而事實上,中國也正在和美國作戰,同樣也是沒有宣戰。

我個人是堅信,中共對美國所維持的世界秩序,是一個存在的威脅,這個世界秩序儘管並不完美,卻一直能防範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發生。要是有一天,中國的政治體制能夠發展成像台灣或日本那樣的民主體制,那我相信美國會願意和中國分享,並將權力讓給中國;這時,也就是成了第一種選項。但我認為,這種事可能幾十年內都不會發生。

我認為第二種選項,儘管風險相當高,對美中都比較好。雖然,第三種選項似乎可以阻止第一種選項發生。這點雖然很少為人提及,卻是相當顯而易見,但這事畢竟不是我所能決定的。

而這樣的抉擇問題,全球很多國家也正在面對。分析師姆旺沙.查威二世(Mwansa Chalwe Snr.)寫道,尚比亞人就想不通,為什麼中國在自己國內「大力掃蕩」貪汙,卻放任其在海外猖獗。澳洲知識分子大衛.布羅菲(David Brophy)稱其二○二一年的著作《中國恐慌》(China Panic),是要尋找一種符合道德的中間力量,來面對中國問題,也就是「澳洲在杯弓蛇影和一味逢迎之外的另一種選項」。當新冠疫情結束後,美國終究也會面臨相同的問題,開始針對中國和自己的未來去辯論。

美國人民的想法呢?打從季辛吉與中國總理朱鎔基在一九七一年會面以來,美國對華關係經歷過十多位以老白人為主的政要之手。來自共和與民主兩黨的政治人物,經常會和選民談到中國。但他們卻很少和選民開誠布公地聽取彼此的意見。「我不懂你們為什麼老說中國是威脅。」美國財政部長門努欽曾在川普任內初期,於總統辦公室會議上這麼說。「你們都活在華府的泡泡裡,華府外根本就沒人認為中國是威脅。」但,事實上在二○二一年二月由皮尤研究中心所作的民調卻發現,八成九的美國人,要不認為中國是競爭者、就是視中國為勁敵,絕對稱不上合作關係,而另一個同期進行的蓋洛普民調(Gallup)就顯示,四成五美國人視中國為美國頭號大敵。

在賓州的鋼鐵工人、密西西比州的教師、以及印地安那州的牧師們對於美國未來有什麼想法?你去問就會知道。

(本文摘自伊薩克.斯通.菲什著《美國第二:美國菁英如何助長中國取得世界霸權》,遠流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