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烏克蘭戰爭 驚醒歐洲能源迷夢

極端氣候讓歐洲深陷能源危機,俄烏戰爭帶來的能源危機更形惡化。圖/freepik
極端氣候讓歐洲深陷能源危機,俄烏戰爭帶來的能源危機更形惡化。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烏克蘭戰爭對世界經濟格局影響相當深遠。它至少將在能源、食物、戰略物資供應鏈、金融與世界貨幣、國際投資和國際大企業等方面上,顛覆了後冷戰時代三十年來的全球化想像。全球歷史進程的鐘擺將無可避免地向「脫鉤化」方向回擺。限於篇幅,這裡主要討論能源問題。

當「後冷戰時代」正式終結,傳統大國衝突回歸國際舞台中心之際,能源安全重新成為焦點。烏克蘭戰爭中,作戰一方俄羅斯是全球最重要的能源提供之一,而侵略戰爭的惡劣程度,令俄羅斯和歐美國家都不能再保持後冷戰時代的「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俄羅斯手中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就是能源。

歐美都知道能源是俄國最重要的出口產品,封殺能源出口就可以大力打擊俄國經濟;但同時顯而易見,減少俄羅斯能源的進口就會令歐美能源供應短缺。美加英等可承受這種陣痛,美加相繼宣布停止進口俄國能源,英國也宣布在今年底之前停止進口。

但歐洲卻成了「歐美亞太抗俄共同體」的軟肋,因為歐洲對俄國能源的依賴太深了。

俄羅斯是世界上第三大石油出口國、第二大天然氣出口國,俄羅斯是遠遠排第一的歐洲能源供應者。2020年,歐洲總共從俄羅斯進口了185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其中1680億以管道方式進口,17億以液化天然氣方式進口。這占歐洲消費天然氣總量的36%。單以歐盟國家算,從俄羅斯進口的天然氣更占其總消費的四成。這樣大規模的依賴,讓歐洲對俄羅斯的能源制裁底氣嚴重不足。在3月10日進行的凡爾賽歐盟會議上,歐盟宣布在2027年(五年後)停止對俄國的能源依賴。6月2日歐盟宣布第六輪制裁,禁止進口俄國海運石油,及在年底減少92%的石油輸入。但說是一回事,能否做到又是另一回事。

能源轉型與能源危機

無論如何,烏克蘭戰爭令西方國家一下子認識到能源安全的重要性。能源是社會運作的動力基礎。在上一輩人成長的冷戰時代,能源安全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1970年代的石油危機,不但油價高漲,甚至有價無市,加油站前排長龍等加油的「壯觀」情景在圖片和影片中都可以找到。能源問題是如此占據社會議題核心,乃至當時的文藝影視作品中對「能源危機」的焦慮無處不在。記得1980 年代著名動畫片《變形金剛》,狂派和博派機械人爭奪的核心物資就是「能量磚」(energon cube),兩派相爭謂「得能量磚者得天下」。

當時,為了穩定能量的供應,美國改變外交政策,與阿拉伯世界的老大,也是全球石油儲量最多的國家之一沙烏地阿拉伯達成所謂「石油美元」協議,美國向其提供安全保護,沙烏地阿拉伯同意把美元作為石油的唯一計價貨幣。美國憑藉其強大海軍力量為石油輸出(船運)保駕護航。這個體制穩定了來自中東的石油供應,也為其他國家提供「便車」。

冷戰結束後,在全球化的自由貿易和全球投資下,能源生產國際化,很多國際能源公司互相持有股份,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能源交易和供需也全球化。世界很少發生嚴重影響能源供應的戰爭,即便有戰爭也沒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絕大部分能源生產國家都以全球能源生產經貿利益為重,在紛爭衝突時也通常能保證能源基本正常供應。於是能源安全問題被長期忽略了。

在後冷戰時代,能源問題還是非常重要的國際議程,但「能源安全」退居二線,關注點很快就轉移到了「碳減排」上。對抗全球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危機」的氣候主義思潮興起。氣候主義者認為:一、全球氣候變化是地球最重要的危機,將會導致整個生態惡化、海平面上漲、人道主義災難,甚至人類毀滅等悲劇;二、成因主要是人類在大量使用化石能源時釋放出的二氧化碳導致全球變暖;三、積極地減排可阻止危機。在這「三段論」之下,氣候主義者積極推動「碳減排」,主導了後冷戰時期能源問題的議程。

減排有兩種方向。第一是減少能源消耗,這與能源安全的概念並不矛盾:使用能源少了,能源安全自然就更容易保障。第二是能源轉型,從「骯髒」的傳統能源轉到「清潔」的能源。正是這個能源轉型,改寫了能源生產和貿易的版圖。原先擁有豐富煤礦的國家,比如德國,由於急於淘汰用煤發電,可再生能源又跟不上,能源供應出現巨大缺口,於是不得不大量進口天然氣;在開始電動車革命之後,對電的需求進一步升高,於是對天然氣的需求更高。這樣雙管齊下,整個社會過度依賴天然氣。從能源安全的角度,就是自廢武功。當然,德國更加奇葩的,是即便還未完全淘汰煤電,但自己已經不挖煤了,轉而從俄國進口。

歐洲增大對天然氣依賴的另一個因素是核能使用的減少。前面說過,在碳排放意義上,核能是一種乾淨能源。在冷戰之後,歐洲的核能發電比例曾一度升高。然而,核廢料處理和核設施安全一直為人所擔憂。但在2005年之後,核能就一直在衰退中:歐洲原有的核電廠生命週期逐漸到期,歐洲(除了英國和法國)又停止新建核電廠。在這個問題上,德國又引領歐洲風潮,因為德國的反核運動力量是最強大的。特別值得一提的是2011 年日本福島核事故之後,德國發生聲勢浩大的反核示威,梅克爾宣布在2022年之前關閉所有境內17所核電站。正是在德國的帶動下,歐洲其他國家也紛紛加速了廢核工程。

北溪二號凸顯德國缺乏大國擔當

德國作為一個壞的榜樣,除了拋開煤礦和廢核自廢武功之外,還過於依賴「敵對國家」(俄國)。這以北溪二號管道的爭議最為人所知。北溪二號是通過波羅的海從俄國向德國運輸天然氣的管道(與原先的「北溪一號」並排)。德國之所以建設這條管道,有兩個目的。一來是能源缺口,二號可以倍增從俄羅斯到德國的天然氣供應。二來,從俄國到德國的其他天然氣管道都要經過波蘭和烏克蘭,俄羅斯每每動用「能源牌」威脅對烏克蘭「斷氣」時,也會連帶讓德國「遭殃」,這即影響德國的天然氣供應,也令俄國的「能源牌」有所顧忌。於是「北溪二號」就能極大地緩解這個麻煩。

國際大批量的天然氣傳輸一般有兩種方法。傳統的方式是通過輸氣管的管道傳輸,天然氣從生產地源源不斷地輸送至目的地。新興的方式是液化天然氣(LNG),先在生產地把天然氣液化,再用巨型專用船隻運送到目的地,在接收站中把液化天然氣再氣化。兩相比較各有優劣。管道方式早期投資巨大(建設管道),但建設之後營運費用相對便宜。液化天然氣運輸費用一般比輸氣管高,更要加上從氣到液再到氣的轉換費用。單就運輸費用而言,距離越短,輸氣管的成本優勢就更大;距離越長,液化天然氣的運輸費用就越接近輸氣管甚至會低於輸氣管。根據估算,在700英里左右,液化天然氣運輸費用就會低於海底輸氣管;在2200英里左右,液化天然氣就會低於陸地輸氣管。從價格看,歐洲尤其是德國從俄羅斯進口是最經濟實惠的方法。

然而,這只是基於價格因素的考慮,如果加上能源安全的國安視角,考慮就完全不同。輸氣管模式是一種「綁定模式」,投巨大建設連結兩國的輸氣管之後,就很難拋開輸氣管,也不能利用該管道從其他國家運輸天然氣,於是能源就長期依靠該輸出國。液化石油氣是一種「非綁定模式」,只要有接收站,從哪個國家購買都是用船隻運過來而已。對德國和歐洲而言,還要加上提供管道天然氣的俄羅斯是敵對國家,可提供液化石油氣的美國是盟友。

在川普當政時期,「北溪二號」就成為美德矛盾的焦點。美國認為俄國是敵對國家,德國不應該在能源這個重要的問題上進一步加大對俄國的依賴,北溪二號應該停止,美國宣布制裁。美國也趁機推銷美國液化天然氣。川普政府的立場完全正確,可惜川普時期美歐關係很差,制裁手腕太粗暴,川普一副「推銷商」的貪婪模樣更令觀感雪上加霜。梅克爾主政下的德國還出現了「美國比俄國更不可靠」的論調。這令德國明知俄國已吞併了克里米亞,也已威脅歐洲安全的情況下,還決意推進「北溪二號」的建設。

在這種思潮下,歐洲進一步加重了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事實上,從2009年開始,歐洲就已意識到對俄國能源依賴很深但還是不斷增加這種依賴。即便到了2014年克里米亞事件之後,歐洲還不斷增加從俄國的天然氣入口,2017年更開始進口俄國的液化天然氣。這樣做的原因,除了出於經濟成本,還因為歐洲本身的天然氣產量不斷下降(北海氣田開始枯歇)之故。

實際上,歐洲一直在麻醉自己,夢想認為俄羅斯再壞,也不妨礙能正常對歐洲供應能源。然而,俄羅斯侵烏驚醒了歐洲「能源迷夢」。

(本文摘自黎蝸藤著《帝國解體與自由的堡壘:烏克蘭抗俄戰爭的歷史源起、地緣政治與正義之辯》,八旗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