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錢跑回台灣 境外公司的下一步

擁有健康的財務觀,才能累積真正的財富。圖/freepik
擁有健康的財務觀,才能累積真正的財富。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從許多財金資訊或相關新聞中,經常看到提及海外資金不停地回到台灣,但是仍有人懷疑,究竟是不是真的有資金回流台灣?從許多客觀上的數據可以看到,事實上資金是有回流的。

這些上千億的資金,包含個人資產、境外盈餘,大型上市櫃公司的境外盈餘,都回來台灣了。最著名的例子,就是過去有「股王」之稱的大立光(3008),一次性的匯回保留在境外子公司高額未分配的盈利,這就是一個明顯的案例。當然還有非常多的廠商因應台灣政府各種政策或法令的優惠,陸續回到台灣投資。

為什麼這些人要回來台灣?背後動機是什麼?

首先,從資金的透明面來看,先前提到,現在全球資金透明化,也就是無論是全球金融帳戶,或是銀行的其他金融資產,全部都必須透明化。透明化之後的下一步,就會產生一些課稅的措施,包含CFC(受控外國企業)這樣的相關制度。我們發現,現在把錢留在境外公司或是留在海外帳戶,其實沒有太大的誘因,反正一樣要課稅。而台灣並不是一個匯款或國際金融受到太大限制的地方,而是可以自由貿易,相關金流也自由的國家,不用擔心錢進去了,以後可能會匯不出來。

因此對於台商而言,回到台灣是很好的選擇,再加上政策誘因,讓許多台商願意把境外的錢匯回台灣投資。

其次,有些資金匯回台灣的目的並不是回來投資,而是擔心個人資產在境外長期沒有繳稅,未來可能會面臨跨國查核的風險(例如沒有完稅)。

「境外資金匯回專法」是讓大家願意把錢匯回台灣的重要誘因,此專法的規範是:無論你的錢在哪裡賺的、多久以前賺的,只要你回來,就一次性的繳納一筆稅捐,視同這筆資金是完稅的,同時稅率非常優惠,第一年繳10%,第二年繳8%,相對一般境外所得最低稅率是20%,來得低很多。如果和中國大陸的來源所得稅率相比,中國依法要併入綜合所得稅中,使得個人綜合所得稅繳稅的稅率最高會高達40%,因此台灣的優惠稅率對於所有的企業主或個人而言,都是非常划算的選擇。

稅務居民VS.稅務國民,境外公司還有存在意義?

還有另外一個很重要的考量,就是國際上針對個人海外所得的課稅對象認定,極少會有國家採認定國籍有關的「屬人主義」,大部分的國家原則上是採取「屬地主義」;是依據居住所在地才會產生課稅的狀況,稅務居民的判斷標準就是根據居住地,會被課稅對象指的是稅務「居民」,不是稅務「國民」,所以坊間談到轉換國籍……等等,其實沒有任何意義。

因此,很多台灣企業主還是會選擇把錢匯回台灣,一方面放心好使用,另一方面也可以迴避未來可能會被扣稅等各種風險。但是問題來了,既然錢都匯回來,甚至人也都在台灣,若再從未來相關的稅法規定以及設立公司實際營運處所的角度來看,稅法第43條之3與第43條之4都有明文規定。

既然如此,為什麼台灣公司還要維持境外公司呢?

境外公司存在的意義是:和境外交易往來的廠商是公司的下游,長期往來,有一定的信賴,有一定的供應鏈關係,不方便轉換。以及境外公司的結構包含了企業的海外股權架構、營運管理相對有效率。

但是,在全球反避稅的浪潮下, 歐盟諸國都已經針對所謂的境外公司(尤其是設立在不課稅地區的租稅天堂),如果後續還不配合OECD相關措施,不但會被列為黑名單,甚至得要面對被制裁風險。

如果和被OECD列入黑名單或是被制裁的公司往來,就算只是下游廠商有往來,不是和母公司直接往來,也可能產生問題。例如,銷貨金額將會被歸為「不列入」所謂的成本認定。換言之,透過某些境外公司進行運作,其實反而是有害的。既然在可能有害的情況之下,為什麼還要繼續維持這些公司?這就是我們的疑問。

過去,可以利用境外公司做租稅規劃,達到減少稅負或是在交易上取得便利性的目的,但在今時今日可能已經不存在了。既然境外公司存在的目的消失,是不是該重新設定呢?無論是針對國際租稅的規劃也好,各國之間的租稅協定也罷,應該歸納出一個真正合法合規的境外公司的境外投資架構與運作架構才是最好的作法。

(作者為王健安,本文摘自台灣財富管理交流協會著《財稅新布局:掌握CFC&ESG讓稅負變稅富》,時報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