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矽谷創投史記下一筆 Google在泡沫化下突破重圍

矽谷創投公司不看過去、只看未來的投資法則,仍然讓矽谷成為商業創新的頂級育成地。圖/freepik
矽谷創投公司不看過去、只看未來的投資法則,仍然讓矽谷成為商業創新的頂級育成地。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創業投資業面臨全新挑戰。21世紀的頭幾年,Google的影響尚未顯現,創投社群仍忙於挽救墜毀的投資績效。2003年,紅杉資本苦苦支撐一筆價值跌落50%的創投基金,合夥人出於榮譽心,自願投入自己的基金管理費用,湊出1.3倍的報酬;凱鵬華盈的基金績效更是慘不忍睹,以赤字作收;而曾經短暫成為世界首富的孫正義則虧掉90%的資產。許多在市場繁榮的那幾年滿載資金的創投合夥公司找不到投資好標的,有些將未投資的款項歸還外部合夥人,有些暫停籌募新基金,而少數幾間仍然嘗試籌措資金的公司則屢遭投資人斷然拒絕。2000年的高峰時期,創投公司的新資本承諾達到1,040億元,到了2002年則只剩下大約90億元。

少了豐沛創投資金的挹注,創業活動似乎也開始萎縮。「沒有交換條件的資金」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對於高風險新計畫敬而遠之的態度。倒閉的公司比新創公司還多,在財務報酬渺茫的情況下,少有人有決心在新公司埋頭苦幹。2001至2004年初,矽谷減少20萬個職缺,高速公路的大型廣告牌找不到廣告客戶;物理博士只能靠端盤子來養活自己。一位創業家曾這麼說,要留在矽谷就必須認知到「只有蟑螂生存得下去,而我就是其中一隻蟑螂」。

2004年夏天,Google的公開發行標誌著此一蕭條時期的結束。他們證明就算在網路公司泡沫化的大環境中,軟體公司還是能突破重圍;顯示即便舉國才剛從2001年的恐怖攻擊事件及隨之而來的衰退中緩慢站穩腳步,數位創新已開始高速發展。約於Google股市初登場的同一時期,另一間明星軟體公司Salesforce也公開上市。2005年網路電話新創公司Skype以31億元獲eBay收購,使其創投資助者大賺一筆。

不過經濟逐漸復甦的同時,創投產業必須面對布林─佩吉挑戰的迴響與餘波。年輕創業家不再聽從有經驗的投資人,事實上,他們對投資人嗤之以鼻。保羅.葛拉罕(Paul Graham)最能展現這種態度的轉變,他以駭客自稱,後來成為年輕新創公司創辦人景仰的大師。1995年,葛拉罕與哈佛研究所同學共同創立軟體公司Viaweb,1998年出售給雅虎,賺得價值4,500萬元的股票,這是駭客翻身的典型例子。後來,葛拉罕轉以寫作為業,主題包羅萬象,包括程式語言Lisp的優勢、高中時期受歡迎與否的問題,以及企業面臨的挑戰。他的文章頌揚程式設計師、貶低商業人士,這些文章最初刊登於自己的網誌上,後來於2004年集結成書。葛拉罕出身自東岸的麻薩諸塞州劍橋,這一點更加突顯其主張的重要性,這顯示Google創辦人的反叛精神已經成為遍及全國的現象。

葛拉罕對年輕駭客的第一條忠告,就是要當心創業投資人。他告訴讀者:「能省一塊錢是一塊錢,因為你必須吐回投資人的每一分錢。」葛拉罕自己的公司有一位天使投資人是個嚇人的金屬貿易商,「看起來就像是早上起床會嚼石頭當早餐的那種人」;當葛拉罕的新創公司遭遇小挫折時,另一位投資人試圖奪取他的股權。經歷這些事件,葛拉罕學到如何起而對抗這些有錢人。葛拉罕叮嚀他的門徒:「讓他們投資是給他們的恩惠。」多虧了布林─佩吉的前例,這些闊佬不禁自問:「他們會是下一個Google嗎?」

對於經驗老道的主管,葛拉罕和Google創辦人所見略同。他斬釘截鐵地表示:「擁有經驗和商業背景的穩重人士十之八九過譽了。我們把他們稱作『新聞播報員』,因為他們總是梳著整齊的髮型,口氣沉穩而自信,但其實只會照著電子提詞機唸稿,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經營自己的新創公司時,葛拉罕不顧嚼石頭投資人的壓力,拒絕聘請有經驗的執行長,而是另外雇用比較聽話的經理人,對方樂於讓他來掌管公司。葛拉罕寫道:「我發現經營公司沒什麼祕訣,就是開發使用者喜愛的產品,量入為出,這能有多難?」

也許最重要的是,葛拉罕指出軟體對創投產業的影響。和雅虎、eBay以及葛拉罕自己的公司Viaweb一樣,Google標誌著一項重要轉變。隨著網路的出現,熱門公司開發的產品不過就是程式碼,因此毋須建立製造作業準則,不需要大量資金。此外,多虧了開放原始碼運動,眾多軟體皆可免費取得,網路也大幅降低新產品的行銷與經銷成本。基於以上原因,新一代的新創公司所需要的金流相對較低,不過創業投資人還沒跟上這股趨勢。由於1990年代末的繁榮,創業投資人已習於管理大筆基金、收取高額管理費用,因此他們也強迫新創公司接受過量資金。這對新創公司來說有害無益,就像對鵝隻灌食來製造鵝肝一樣。

就葛拉罕看來,創業投資人的灌食起碼造成三個問題。第一,大筆投資意味著新創公司的估價也水漲船高,這會限縮退場獲利的機會。許多創辦人可能樂於以1,500萬元出售公司,不過把估價拉抬到700、800萬元的創業投資人不會滿足於2倍報酬。其次,大筆投資代表創業投資人需要「令人抓狂的長時間才能下定決心投資」,而他們的猶豫不決會使創辦人分心,忽視自己最優先的使命,也就是寫程式、開發產品。最後,大筆投資意味著緊張兮兮的創業投資人會對新創公司各種古怪、奇妙的特質感到不耐。他們安插毫無幽默感的商管碩士來監督古靈精怪的程式設計師,就像布爾什維克在蘇聯紅軍中強加政治委員一樣。

綜合上述批評,葛拉罕提出他所謂的「創業投資人爛到極點統一理論」。他總結指出:「創業投資人的種種行為及人格特質一點都不討人喜歡。」「事實上,他們是經典反派:怯懦、貪心、鬼鬼祟祟又盛氣淩人。」葛拉罕繼續指出,不過這些惡霸即將學會低頭:「假如新創公司不需要那麼多錢,投資人握有的權力就會降低⋯⋯這些創業投資人不得不接受這樣的發展,不過就像人們不得不面對的許多事情一樣,這其實對他們有益。」

葛拉罕的預測其實頗具先見之明,可能超乎他自己的想像。年輕一輩軟體公司創業家的反叛行動由Google創辦人揭開序幕,再經葛拉罕發揚光大,這場反叛將以全新方式測試創業投資人的韌性。而出乎葛拉罕意料之外的是,他自己也將扮演其中的關鍵角色。

(本文摘自塞巴斯蒂安‧馬拉比著《矽谷創投啟示錄:一場由離經叛道的金融家所發起的瘋狂投資遊戲,如何徹底顛覆你我的生活、工作與娛樂方式》,商周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