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何謂特別提款權?未來會逐漸取代美元?

貨幣政策,是央行可以透過控制貨幣的供給量來達到防止通膨或振興經濟的措施。圖/freepik
貨幣政策,是央行可以透過控制貨幣的供給量來達到防止通膨或振興經濟的措施。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20 世紀期間,在當前的正統觀念確立之前,經濟學家們確實對貨幣進行過深入思考。它對世界經濟產生巨大影響,也是 2008 年危機的一個重要背景故事。與以往一樣,歷史可以幫助我們解構關於金錢是什麼、或必須是什麼的錯誤觀念。

今天,不同貨幣主要由各國政府發行,但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例外。各國政府擁有自己的貨幣,國際貨幣基金( IMF、 the Fund)是一個由大約一百九十個政府組成的類主權組織。根據國際條約,它被賦予對其主權成員國政府的貨幣管轄權。這是一個成員不到兩百名的小團體─比大多數的小學還要小。就像許多學校都有「印象分數」一樣,國際貨幣基金也有自己的運作貨幣─特別提款權( Special Drawing Right,或簡稱SDR)(如果覺得名字聽起來很奇怪,請回想一下支票的英文法律術語是「 draft」或「 draught」;後者是英文不定詞「 to draw」的過去分詞)。

特別提款權是一個極好的例子,能說明為什麼錢─包括支出、或「開支票」的授權─除了特殊的協定或非正式協定之外,不需要「建立在任何東西之上」。在這個例子中,它說明了錢為什麼可以是虛擬的,而且在整個世界歷史的進程中仍然很重要。

回到 1950 與 1960 年代,比利時裔美國經濟學家羅伯特.特里芬( Robert Triffin)是個有偉大想法的執著之人。有些學者─「狐狸」─在沒有任何一個強而有力的主題下,會到處涉獵這個或那個的想法。另一些學者─「刺蝟」 ─一生則為一個偉大的想法而努力,希望能從中得到一些好結果。特里芬就是一隻刺蝟,他的整個職業生涯都在提出戰後經濟體系的缺陷。他認為, IMF 必須解決的問題是,貫徹凱因斯對戰後全球經濟的最初計畫,並建立自己的貨幣。

凱因斯最初的計畫從未被完全採納。早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際,在納粹分子和日本人被打敗之前,英國人凱因斯與美國人哈里.德克斯特.懷特( Harry Dexter White)就已經商定出一個計畫。他們在新罕布夏州的布列敦森林(後來的「布列敦森林體系」就是以這個地方命名)進行兩週的談判後,懷特占了上風。接下來,即將成為美國的世紀,儘管凱因斯擁有身為世界領先經濟學家的非凡魅力與地位,但懷特還是進入美國初露頭角的浪潮當中。懷特不顧凱因斯的反對,堅持認為美元是世界上新的「儲備貨幣」 ─即大多數國家儲存的貨幣。

兩人同意成立國際貨幣基金,但只不過是要做為最後的貸款人。面臨危機的政府,往往會需要能尋求短期貸款的地方。由於金融危機迅速蔓延,國際貨幣基金就像是全球的消防部門:提供緊急貸款,防止火勢從一個國家將蔓延到另一個國家。這就是進步。更確切的說, 有資金可用的保證,也有助於降低危機爆發的風險。放款人不太可能因為擔心拖欠債務支付而逃跑。

布列敦森林體系(包含其他發展與貿易機構)在戰後的二十幾年裡,基本上運行得非常好。在那個時期,幾乎沒有發生金融危機。實際上,這使國際貨幣基金無工作可做。因此,為了尋找工作,它跟世界銀行( World Bank)一起進入開發領域。然而,這個過程並不順利(所謂的「結構調整方案」對許多發展中國家來說,是相當糟糕的)。最終,在 2008 年的金融危機之後,當全球消防部門的需求再次變得明顯時,國際貨幣基金又回到它最初身為最後貸款人的使命。

特里芬從未忽視過國際貨幣基金的重要性。他敦促,要想真正發揮國際貨幣基金應有的作用,它就必須不能局限於短期的危機管理。它應該為國與國之間的交易發行貨幣,就像凱因斯在他最初的計畫中建議的那樣(凱因斯稱之為「班克」〔 bancor〕)。這將有助於防止國民會計帳中不可持續的不平衡、防止危機在中長期之下爆發,並使世界更安全的實現公平合理的成長、高就業和民主的繁榮。到了 1960 年代中期,特里芬最終贏得這場爭論。國際貨幣基金設立了特別提款權。

第一次提到特別提款權時,很容易會讓人疑惑,它怎麼會是一種貨幣。黃金在哪裡? 現金在哪裡? 一個簡單的「提款權」或「有權利提款」,不管它是什麼意思,它怎麼可能會是錢呢? 然而,這裡的「提款」與在你的當地銀行帳戶上提款,沒有什麼不同。 國際貨幣基金只是透過協議授予其成員國「提款權」 。然後,成員國政府會互相存入某個指定的數量。 存款是以提款單位或 SDR 來衡量的,它會被當作資產或負債記錄在政府的帳上。這些是政府之間共同認可的結算方式。現在你明白了,這就是錢。

從謹慎準備到貨幣危機

國際貨幣的存在對政府財政而言具有真實的意義。全球政府都在未雨綢繆,儲備預防性的「準備金」,這些是只能在下雨時使用的安全資產。政府曾經因為這個原因而擱置黃金與其他貴金屬。但是,任何一個優秀的投資者都知道,謹慎的作法是分散化投資,也就是不要把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特別提款權是由多種強勢貨幣組成的「一籃子」貨幣來計算價值,其中包含美元、歐元、人民幣等。因此,讓它們出現在政府的帳上,能自動分散風險。沒有必要把所有的雞蛋都放在一個「美元籃子」裡,或者實際上是放在任何特定國家的貨幣裡。政府只需依靠特別提款權承諾,並充分信任與尊重國際經濟共同體。

19 世紀,為了「避險」與創造穩定性,政府在持有黃金的同時,開始持有外幣。但是,當懷特成功的將美元置於戰後全球經濟的核心地位時,情況發生了戲劇性的新轉向。 各國政府開始依賴美元─這代表很多、很多、很多的美元(通常透過購買美國公債) 。美元的卓越地位從來就不是穩定的良方。儘管沒有一種國家貨幣(會受制於國內需求與壓力)能比美元更勝任這項任務,但一種國家貨幣還是被要求用來促進全球公益─也就是金融穩定,如此一來,危機始終是遲早的事。

到了 1990 年代,中國與其他國家政府一直持有大量的美元準備金。儲蓄「過剩」是導致美國房地產泡沫及其最終在 2008 年崩潰的關鍵原因(當然還有解除銀行業的管制、美國大量的私人債務支出及許多其他因素)。特里芬在 1950 與 1960 年代所擔心的危機終於還是發生了。 2008年的金融危機依然在顛覆政治,為真正民主的未來帶來危險。

當我們悲傷的回頭看這條沒有走過的路時,那裡有一條更穩定、更有秩序做事的路,是特里芬為大家規劃好的。雖然特別提款權在 1960 年代中期正式設立,但它從未被廣泛的使用過。今天,我們至少可以希望政府們開始明白這點。在 2008 年的危機之後,特別提款權的配置大幅擴大。雖然還不夠,但至少朝著正確的方向邁出一步。我們至少可以看到,特別提款權可能會逐漸「取代美元」,成為世界的儲備貨幣。全球經濟可能會變得沒那麼容易陷入危機,這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好事。

所以,錢很重要。但我們才剛開始了解它是如何促進經濟生產的。為此,我們需要探究它的基礎─解釋我們究竟欠彼此什麼。

(本文摘自羅伯特.霍克特、亞倫.詹姆斯著《通膨的恐懼:消除你對貨幣供給過多的疑慮,從聯準會政策看收入、失業率、惡性通膨問題的解答》,樂金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