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明明市場需求高 企業反而緊縮產能?供應鏈出了什麼問題?

▲ 全球經濟復甦前景不明,加上物流及供應鏈脫序,衝擊鋼價。圖/新華社
▲ 全球經濟復甦前景不明,加上物流及供應鏈脫序,衝擊鋼價。圖/新華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所謂的「供應鏈問題」乍看之下可能只是暫時性的問題,先讓我們假設分別有需求和供應兩端來看看這個議題。全球金融危機之後全世界都在經濟低成長的困境中呻吟,在經濟衰退的基礎下,人們無法寬裕地購物,這時候以中國為首的新興國家反倒出現生產過剩的問題,供給量大大超越了需求量,最後反演變成需求不足的結果。在供給量比需求更高的時候,產品的價格就會一直維持在低檔,如此一來整體物價就會面臨下滑的壓力,所以在新冠疫情發生以前才會有通縮壓力巨大的說法。

現在請讓我來描述一下新冠疫情以後的情況。新冠疫情的影響使得原本就不充足的需求持續萎縮,需求的不足讓許多企業都沒有生意可做,原本的企業負債就已經很可觀了,銷售業績卻還不能提升,這讓企業無法順利償還債務,只能面臨破產倒閉的命運。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聯準會和美國政府就必須投入效果猛烈的景氣紓困政策,並且同步採取能夠大規模刺激需求的方案—調降利率,以及直接往個人帳戶匯入一定程度的的現金,幫一般民眾創造能夠擴大消費的餘力。試想,當我們銀行帳戶有現金匯款進來,從有現金的那天開始,就能馬上領錢出去消費,這些原本數目就很龐大的現金一次匯進個人帳戶裡,所刺激出來的消費量當然也很驚人,只是高消費量一時被激發了出來,供給量是否也能跟著爆發性地提升?—這其實並不容易。

如果從供給角度來想,首先,在新冠疫情下,有許多工廠都處於「停工狀態」(Shutdown),許多勞工失去工作機會;再來是新冠疫情帶來的長期景氣沉潛,增強了對未來需求大幅萎縮的預期心理,許多企業因此取消了製造產品所需的原物料採購⋯⋯只是說時遲那時快,現在需求爆發了,拿到現金的人們馬上就動手購物,大量消費促使市場需求大增,但工廠卻沒有辦法立刻恢復供給。

工廠首先需要重新整頓太久沒生產而生鏽故障的設備,也得緊急採購製造產品所需要的原物料,更必須把停工時解雇的勞工找回來,但還不是把員工找回來就完了,還得透過一定時間和水準的教育訓練來提升員工的熟練度,等上述條件都滿足了以後,才能生產出品質完善的產品,除此之外,工廠也必須同時重建供應鏈和運送產品所需的物流鏈。

只是從新聞標題就可以多少感受到,剛剛提到的各種先決條件裡面沒有一件是輕而易舉的,請見下方引用的新聞:

此外,由於全球化的趨勢,海外製造的產品在裝上貨船運往美國的時候,也都會使用貨櫃。在新冠疫情之後,貨櫃的管理費用大幅上漲,但即使費用已經相當可觀,付了錢卻未必能夠順利使用貨櫃運送,在這裡因此出現了一個新造詞,那就是上面第一篇標題中的「貨櫃末日」。這是一篇2021 年10 月刊出的新聞,內容是即使早在10 月就訂好耶誕節禮物,也有可能要等到隔年才收得到,映照了當時物流大亂的嚴重程度。

在第二篇新聞中則寫到因為無法在美國主要港口下貨而在海上漂的產品規模相當龐大,並用了「供應鏈大亂」的詞來形容。雖然大部分的製造業都一同面臨非常嚴峻的狀況,但已經受到傳染病影響而蒙受巨大衝擊的醫療產業,更是因為物流大亂而產生與個人生命息息相關的救命問題。

然而儘管有供應鏈問題的存在,人力補充的問題當然也不容忽視,從下面引用的新聞就可以知道許多人仍然無法回到工作崗位。

因為新冠疫情而解雇的人力當然不會輕易就回歸職場,政府採取的景氣紓困政策也許能夠幫助挽回因為新冠疫情而沉潛的需求,但卻顯然對供應鏈的改善及人力的補充幫助不大。

新聞的內容顯示無論是雇用人來工廠投入生產或協助物流,每一項都不容易,和需求爆發的速度相比,供給增加的速度相對非常緩慢。需求漫天高,供給卻還在地上爬,在等到供給能夠滿足需求的瞬間為止,產品價格應該會一直保持在高點了,這就是供應鏈通膨的梗概。

病毒不斷變種擾亂供應鏈

供應鏈不穩甚至斷裂的背後其實有非常多因素,在這裡會先探討其中幾個大項,而首先美國中央銀行聯準會也曾經提及一個原因—我們可以說病毒就是這個問題的核心。

病毒非常猖獗,當時就有傳聞說這次疫情的擴散非常快速,並且可能對生命帶來致命影響。光是接種疫苗這件事本身就讓人很有壓力了,卻還聽說就算打了疫苗也沒用,還會有新的變種病毒出現,外面有許多突破性感染的案例⋯⋯因此病毒的猖獗直接躍升成為攸關性命的問題。2021 年初終於開始有疫苗問世,之後全世界各國都快速開始投入疫苗施打,這讓大眾重新燃起對疫情高度消失的期待,只是在那之後我們隨即就碰上Delta 和Omicron 的新冠肺炎變異株,而Omicron變異株一路擴散到2022 年,因此包含美國等全世界各國的確診數都創下史上新高。

先岔題一下,在疫苗開始施打的2021 年初,連同我在內的許多人都抱持著再過不久就能擺脫口罩的期待,雖然當下仍待在黑暗的隧道裡心情很煎熬,但遠遠地已經能看到出口的微光了。是的,因為總算可以看到盡頭,所以才讓我們建立起對未來的期待,也更有力氣面對疫情了,只是萬萬沒想到Delta 變異株竟然隨後登場,直接往我們頭上潑冷水,接著在Delta 掀起的一波疫情好不容易稍稍消退時,2021年第四季又出現了Omicron 這個新冠肺炎的新種變異株,確診數再度飆升,韓國國內的確診數也瞬間突破1 萬名。

2021 年正當大家覺得疫情就要步入尾聲之際,Delta 突然出現了,之後似乎就要出現解套的時候,Omicron 又猝不及防地開始肆虐全球,這的確大大打擊了人們的信心。我們到底有沒有機會脫掉口罩?至少在寫這本書的2022 年上半年,我還總感覺距離拿掉口罩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而和我一同目擊Omicron 變異株引發確診數暴增的各位,應該也能感受一樣的挫折?

在病毒的傳播力這麼強勁的狀況之下,人們究竟能不能快速回到工作崗位?我想很多人並不能很快回到工作上,這也導致缺工的情況愈來愈嚴重,至於勞力出現缺口又找不到人來補上,薪酬會不會也因此跟著迅速調漲呢?員工薪酬是剛性(downward rigidity)極強的資產(注:此處「剛性」即為用以指稱不易隨著市場供給狀況隨之漲跌的商品價格、租金、薪酬等)。國際金融危機等事件皆可能造成股市、國際油價、或是不動產價格瞬間暴跌,然而勞工薪酬卻不是這樣,一旦調升過一次就不容易再輕易調降,所以雇主通常不願意輕易調漲薪資,就怕調漲了就不能隨便調回來了。那麼國際油價漲價導致物價上漲,以及員工薪酬提高導致物價上揚就因此變成兩個不同層次的事了,汽油價格可以上漲,但當然也可能以很大的幅度下跌,因此原物料價格大漲所帶來的通膨可能會基於未來原物料的價格下滑而有機會從根本解決問題,但相反的,如果是薪資提高所帶來的通膨呢?對,這個難題其實相對很難化解。

當然Delta 和Omicron 這兩個新冠病毒的變異株並不只影響了員工薪酬,對全球物流供應鏈當然也帶來相當大的衝擊。2021 年年中,美國等先進國家率先達成疫苗接種的普及化,這時候各界也傳出了疫苗配發不平均的批判聲,這些抨擊主張疫苗如果只在先進國家普及,那經濟能力較弱的新興國家就相對曝露在更嚴重的新冠肺炎衝擊中,新興國家也需要快速提高新冠疫苗施打率,這樣全世界才能一起迅速擺脫新冠疫情。沒有疫苗施打可能會讓病毒在疫苗接種率低的新興國家境內蔓延得更久、擴散得更遠,在這過程中又可能出現新的變種病毒,這些新變種病毒又會再次往新興國家著陸,對全球國家的經濟成長帶來負面影響,其中Delta 和Omicron 就是其中代表性的例子。

疫苗施打率低不僅可能會演變出新的變異株,新興國家經濟在受到極大疫情衝擊之後,也會進一步引發更大的問題,讓我們來看一下新聞:

2021 下半年Delta 變異株為東南亞各國帶來極大的衝擊,嚴重影響整個東南亞國家的產品製造。全球化之下供應鏈(Supply chain)被建出來了,各個生產工序或是產品裡的零件分別在能夠以最低價格、最高品質交貨的地區生產製造或完成零件的調撥,然而如果特定區域因為新冠疫情而停止生產活動,但光是要在該工廠或該區域製造或調撥零件就會變得很困難。缺乏一個零件或是一個工廠的運作是不可能讓整個產品被製造出來的,全球供應鏈的效率雖然很高,但問題是當某個區域發生問題時,就有可能嚴重耽誤到整個生產日程。Delta 和Omicron 的擴散,以及疫苗普及率的不平等都為全球供應鏈帶來相當大的不良效應,而且看起來這些餘波暫時都還會延續下去,很可能成為推動供應端通膨壓力升高的因素。

(本文摘自吳建泳著《通膨求生:在通膨亂世中配置你的現金、股票、房地產》,感電出版提供)

相關影音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