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海上咽喉要道 能源流通保衛戰

大多數國家的能源仰賴進口,進口方式以海運為主,因此維持航道暢通納入國家安全的考量中。圖/freepik
大多數國家的能源仰賴進口,進口方式以海運為主,因此維持航道暢通納入國家安全的考量中。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現在的能源像是市場商品一樣買來賣去,也像貨櫃船或散貨船上的其他任何產品一樣。但政府不會像對待運動鞋、電視機或其他任何裝滿貨櫃船的東西一樣對待能源。原因很簡單:能源供應受阻會削弱它們的經濟。(能源供應也是大國的海軍和陸軍燃料動力的來源。事實上,美國武裝部隊是世界上最大的單一能源消費者。)對於相關政府而言,能源是一種戰略物品、並不是商業物品。

國家公司在能源領域的角色,強化了這一現實。媒體在報導能源議題時,往往關注美國獨立巨擘的角色,如殼牌或艾克森美孚,有時還有歐洲的獨立公司,如英國石油公司等。批評美國能源業的人士普遍認為,這些公司與政府關係過於密切,經常獲得優惠待遇。但按照世界其他地方的標準,它們其實與美國政府相距甚遠。因為在世界其他國家,石油公司實際上由政府擁有或控制。俄羅斯、中國、巴西、印度、沙烏地阿拉伯、卡達、挪威、印尼、委內瑞拉和日本都是如此。全世界九成的石油和天然氣儲量,都由國有公司擁有。能源的貿易和流通是政府和半政府實體的要務,遠遠超過市場的運作。

為什麼這很重要?因為能源實際上為人類所有的活動提供動力。農業方面,能源是化學肥料的重要投入,也是以產業規模收割農作物所需的機械之燃料來源;工業方面,燃燒化石燃料是鋼鐵和金屬製造商的必要成分;交通運輸方面,是石油消費的最大單一源頭;大多數國家透過燃燒石油、天然氣或煤產生熱源取暖;甚至如科技或金融等現代產業,這些行業需要大量電力,而在大多數國家,主要靠燃燒石油或煤炭產生電力。

對於世界使用能源的所有預測,都認為到二〇五〇年之前,石油和天然氣仍占世界能源的最大份額。事實上,世界對石油和天然氣的需求,在過去三十年一直增長,因為海上貿易使新的國家也能夠參與全球化。一九九〇年至二〇〇八年間,世界能源需求增長了五成。

因此,確保海上石油(現在是天然氣)的穩定流通,是世界各國政府最關切的重要問題。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在戰後時期專注於中東、以及為什麼從那時起一直介入中東事務——從許多方面來說,是過於介入。若說麻六甲海峽是貨櫃貿易的巨大而脆弱的瓶頸,那麼荷姆茲海峽就是能源流通的巨大而脆弱的瓶頸。

在戰後時期,美國海軍的部署方式旨在確保石油流通的關鍵瓶頸之安全——尤其是海法(Haifa)的第六艦隊和波斯灣巴林的第五艦隊。如同美國的部署要能夠保衛關鍵的咽喉要道,同時也意味著它可以將它們關閉。

所有這些都加劇了中國的「麻六甲困境」(Malacca Dilemma)。事實上,丹尼爾‧耶金在他對現代能源產業的史詩般的力作《追尋》(The Quest)中指出,前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伊拉克戰爭剛結束後,便開始關注麻六甲困境——當時中國認為這是美國採取緊縮政策的舉動,要增強它對中東能源供應的控制。北京對麻六甲困境的關切幫助中國推動「走出去」政策,鼓勵企業到海外投資石油和天然氣行業。

荷姆茲(Hormuz)海峽將波斯灣連通到廣闊的大洋,承載著全球約三分之一的海上石油貿易。此外,超過四分之一的全球液化天然氣貿易也通過荷姆茲海峽。大部分貨物是從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和伊朗輸送到亞洲、歐洲和非洲進口國家的石油。將荷姆茲海峽完全關閉,將會阻礙全球約百分之十七的石油供應——導致價格暴漲。中國的脆弱性尤為嚴重:二〇一八年,中國約四成的原油進口要通過荷姆茲海峽。

荷姆茲並不是唯一的能源瓶頸。麻六甲海峽也是向亞洲輸送能源的關鍵。它目前每天運送約一千九百萬桶原油和石油產品——對於燃料儲存、燃料混合和船舶加油非常重要。沒有簡單的替代路線可以避開麻六甲。位於爪哇和蘇門答臘之間的巽他海峽(Sunda Strait)是最近的選擇,但是對於大型船隻來說,它太淺太窄。龍目海峽(Lombok Strait)(巴厘島和龍目島之間)是最可行的替代選擇,但沒有足夠的基礎設施,又會增加航程時間,造成延誤和成本增加。

談到咽喉要道時,經常受忽略的是博斯普魯斯海峽(Bosporus Strait)——但如果是俄羅斯人,這是一個關鍵事實。正如耶金指出的那樣:「每天有超過三百萬桶俄羅斯和中亞石油通過它,穿過伊斯坦堡(Istanbul)中心。」相當了不起的是,俄羅斯石油和航運穿過這條通道的流動,仍然由相關各方根據一八〇九年簽署的達達尼爾條約(Treaty of Dardanelles)管理。

對這些海峽的依賴不會很快改變。國際能源總署估計,到二〇四〇年,每天將有近二千六百萬桶石油通過麻六甲海峽,每天也將有二千萬桶石油通過荷姆茲海峽。

不過,並不是只有中國面臨此一兩難困境。日本也同樣依賴這些進口能源——事實上,中國有四成的進口能源通過荷姆茲海峽,日本的數量更是高達八成。印度則愈來愈依賴來自波斯灣的石油和天然氣。正如中國的能源增長,是過去二十年全球石油和天然氣市場的主要故事一樣,印度將主導未來二十年的需求。按照目前的速度,印度到二〇五〇年的能源消費增長,將占世界總消費增長預估量的四成。到二〇三〇年,印度將有大約九成依賴石油進口,其中大部分流經荷姆茲海峽。當美國海軍考慮對中國實施能源封鎖時,這些事實使情況更是大為複雜。

(本文摘自布魯斯.瓊斯著《海權經濟大未來:國旗跟著貿易前進,掌控貨櫃運輸,軍備戰略,電纜數據及海底能源才能成為世界霸權》,遠流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