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2050年時你將住哪裡?機會、財富與權力的新地理

種種原因促成人們的遷移,其中導致的結果,將在未來造成巨大挑戰。圖/freepik
種種原因促成人們的遷移,其中導致的結果,將在未來造成巨大挑戰。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二○二○年四月將被永遠記得是世界靜止的一個月。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全球人口同時進行一項相同的行動:大封鎖。幾乎所有辦公室和商店都關門。街道上和公園裡空無一人。汽車、火車和飛機停止運轉。山羊、鹿、狐狸、野豬、鴨子、袋鼠,甚至企鵝自由漫步在從愛丁堡到巴黎、從開普敦到坎培拉等平時熙來攘往的城市裡。《經濟學人》雜誌以一個詞描述它:「關閉」(Closed)。

緊接著全球各地的一連串封鎖嚴重衝擊了數十億人的生活。在混亂中,最大的諷刺之一也浮現:我們是多麼習慣於幾乎無摩擦的全球移動。二○一九年是旅遊業創紀錄的一年,國際來客人數超過十五億人次,為歷來最高水準。超過二億七千五百萬人被歸類為國際移民─從杜拜的印度營建工人和菲律賓女傭,到前往亞洲各國的美國企業主管和英語教師─也是歷來最多的人數。然後一切突然停止。

移民和旅遊沒有繼續大幅增長,因為封鎖刺激世界人口突然展開一場重開機。觀光客、學生和外國僑民從世界每個角落返回他們的出生地或母國。歐洲國家派遣飛機到非洲和拉丁美洲以撤回它們的公民。亞洲學生買單程機票從美國、英國和澳洲回到自己的母國。超過二十萬名印度勞工從沙烏地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國家返回故鄉。這波史無前例的撤僑,人為地重新校準了地點和國籍。每個人都突然發現,這是他們記憶中首次看到幾乎全世界的人都「回家」。但這會持續多久?

我們個人和專業的生活有極大部分取決於移動性(mobility):人員、產品、金錢和資訊在城市、國家內和國際間的移動。社會只有在我們能移動時才能正常運作。一旦你停止踩腳踏車踏板,它很快會傾倒。我們的文明就是那輛腳踏車,而我們將繼續移動。

在二○一○年代初,我的同事林賽(Greg Lindsay)和我開始解答這個問題:「二○五○年時你將住哪裡?」答案可能只是「高科技城市」,但是哪些高科技城市?有些會是一些有嚴密監控的地方,有些則是允許居民保有一些隱私的城市。有些將是在能抗拒氣候變遷的地區,有些則可能到時候已經淹沒於海中。有些將有繁榮的服務業和活躍文化的經濟體,有些則會變成廢棄的「工廠鎮」,像是散布在密西根州的那些城鎮。在我們掃瞄世界尋找有豐富的淡水、進步的治理和可能吸引創新企業人才的地理位置時,我們決定住在……密西根州。

更廣泛地說,我們指出一個「新北方」的崛起─一群像是大湖區和斯堪地那維亞這種大幅投資再生能源、糧食生產和經濟多元化的地理區。在二○一二年逃過珊迪颶風(Sandy)的劫難後不久,林賽和他的家從紐約市搬到蒙特婁。

這個看似簡單的思考實驗卻提供一些有價值的教訓。第一,你沒有辦法選擇你的危機:新冠疫情、氣候變遷、經濟崩潰和政治動亂可能同時發生─甚至以惡性螺旋的方式擴大彼此。另一個好處是,昨日被拋棄的地方,明日可能復原。大湖區的鏽帶是反烏托邦的衰敗縮影:今日的密西根每年流出的人口仍然是流入的兩倍(也因此逐漸流失它的國會席次)。但底特律可能是明日的熱門房地產市場。它重新崛起的跡象已經明顯可見:一條輕軌鐵道、美術館、精品旅館、精品時尚,和奢豪的阿拉伯及亞洲料理。在底特律的中心,現在已有一片都會沙灘,年輕的專業人士在那裡放鬆享受午餐和飲料。工業公司正翻修密西根的工廠以生產電動汽車,Alphabet公司的人行道實驗室(Sidewalk Labs)正在底特律和安娜堡間修建一條專供自動駕駛汽車行駛的公路。未來可能有一些3D列印住宅的工廠進駐。在未來二十年,美國和加拿大的關係可能更加緊密,底特律可望在連成一氣且欣欣向榮的芝加哥─多倫多走廊扮演中途點。

香港代表一個相反的極端,這個繁華的全球城市正遭到北京嚴厲的擠壓。前英國殖民地香港已從亞洲首屈一指的資本主義中樞,退化為珍視自由的香港年輕人和要求順從國家安全法的中國政府間的戰場。在二○四七年─香港正式與中國完全整合的時間─之前很久,香港的年輕人將帶著他們的才幹投奔他方,並由數百萬名順從的中國公民取代。

要預測哪些地方將在未來幾十年成功或失敗,需要對政治、經濟、科技、社會和環境因素採取整體性的觀點,預估它們的交互影響,並建立每一個地理區可能如何順應這種極度複雜性的假想狀況。眾多的變化和轉折可能發生:今日的封鎖,明日的大規模移民;今日的民粹式民主,明日的資料導向治理;今日的國家認同,明日的全球團結─在一些地方情況可能相反,在另一些地方則可能突然翻轉。你可能要到二○五○年才能確定自己是否做了正確的決定。

歷史充滿劇烈的全球破壞事件─流行病和瘟疫、戰爭和種族滅絕、饑荒和火山爆發等。而在大災難後,我們的生存本能往往驅迫我們遷移。人類正展開有史以來對自己所做的最大規模實驗:流行病正逐漸平息,邊界正在重新開放,人們也再度開始遷移。他們將離開哪些地方和遷移到何處?我們該如何因應政治動亂和經濟危機、科技破壞和氣候變遷、人口失衡和恐懼流行病的複雜交互影響?對這些問題的答案可以總結為一個詞:移動。

人類的地圖尚未畫成─現在還沒有,而且永遠不會完成。我希望本書能讓你思考人類未來將進行大規模遷移的假想情況─包括你將遷往明日人類地圖的什麼地點。

(本文摘自帕拉格.科納著《移動力:機會、財富與權力的新地理,給全球世代的2050年關鍵報告》,聯經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