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高處不勝寒?沒有魔仗的你 需要靠朋友

人們有很多身分,在不同環境或關係裡有不同位階,這有助於減緩老化和步向死亡的速度。圖/freepik
人們有很多身分,在不同環境或關係裡有不同位階,這有助於減緩老化和步向死亡的速度。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在一九八○年代中期,美國各州開始通過「反併購」法,使得公司併購客更難以接管某家公司。這些法律讓擔任執行長變得比較沒有壓力,因為它們確保更大的工作安全,同時降低敵方突然佔領公司的風險。研究人員利用聰明的研究技巧,比較了將近兩千名(大多為男性)曾於高壓力環境下任職的執行長——反併購法之前,公司爭相吞併的蠻荒西部時代——以及受到反併購法的保護後,在低壓力環境下任職的執行長。那些在反併購法實施後,花了更多時間待在任上的執行長,比起在壓力較大的時期任職的執行長活得更久。如同作者所言,「對於我們樣本中典型的執行長來說,經歷因反併購法而壓力減輕的環境,其效應大約等同於讓這位執行長年輕兩歲。」

當然,執行長的職務壓力不盡然都相同。更精確地說,儘管所有的執行長都可能將他們的工作描述成「有壓力」,但某些執行長比其他執行長更容易面對較大的生物壓力。比方說,在造成極大破壞的疫情期間,管理達美航空或英國航空的執行長,比起在販售網路攝影機或家用健身設備的公司擔任執行長,可能會讓你承受更有害的壓力。這些經濟學家在這個假定下,比較了那些曾治理過和沒治理過歷經全產業重大危機的公司的執行長。果不其然,在產業危急時期管理公司的執行長比較早死。(同樣的,發表於英國醫學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一項跨越好幾個世紀,包括十七世紀在內的研究發現,贏得選舉且隨後擔任公職的政治人物,比輸掉選舉且從未任職的政治人物更早死亡。伴隨著政治鬥爭而來的壓力負擔似乎縮短了政治人物的壽命。

因此,有某些證據顯示,成為領導者會使我們更早死亡。但在平常生活中呢?曾經歷特別高壓時期的執行長,是否比沒有這種經歷的執行長老化得更快?那種老化不同於唐和她的團隊利用狒狒DNA時鐘測量出來的老化,因為它著重於我們外表的模樣,而不是基因組裡的化學標記。話雖如此,因壓力而變老的概念,我們沒有理由不熟悉。我們都見過美國總統入主白宮之前和之後的照片,他們之前看起來年輕,但在四年或八年後出現許多皺紋和大片灰白的頭髮。然而在博舒爾特領導下的研究人員,想要有系統地檢驗我們所注意的那種影響是否禁得起科學的審視。

他們利用機器學習來進行檢查。當中涉及的電腦編碼是複雜的問題,但概念相當簡單。他將二十五萬個人的臉部照片輸入電腦中,好讓它能「學習」辨識人類老化的身體標記。這裡一條皺紋或一點灰色,那裡多長出一些耳毛。這個模型日趨完善,越來越擅長辨識出隨著時間而改變的差異——甚至人眼可能無法分辨的差異。接下來他們利用這個模型去分析身為公司領導者的執行長們,在任期的不同時間的照片。當結果出爐時,定論十分清楚:真正有壓力的時期使我們看起來老得更快。在二○○八至二○○九年經濟大衰退期間,管理受重創的公司的執行長在接下來的十年間,看起來比那些沒有在壓力時期管理公司的執行長,老化的速率整整快了一年。別管那些昂貴的除皺霜了,你要抛下伴隨著高地位和低控制而來的壓力。

那麼,我們要如何整合產生自白廳二期研究的馬穆理論與來自肯亞稀樹大草原的狒狒的發現,還有在實驗室裡對古柯鹼上癮的下級猴子?它們的共通點是一致同意處於低社會地位不利於你的健康。研究的結果很清楚:低地位讓你死得更早。

當個人晉升到支配者的地位時,情況會變得不明朗。研究似乎指向較高階層的權力、控制、地位和健康之間更複雜的交互作用,結果是混亂的。然而,這麼說似乎是可靠的,那便是更高的地位確實使你免於健康不良的結果,但只限於某種程度。居於高位而無法高度掌控自己的命運,可能會對你的身體造成危害。在危機時刻居於高位,會使你老化得更快和死得更早。還有身為領頭者——孤身一人在最高的位置上,對你的健康可能極具毀滅性,尤其當被推翻的風險具體存在時。在狒狒的世界裡,大草原上隨時潛伏著失去權力的風險,因此高高在上的地位似總是會加速生物老化。執行長和狒狒不一樣,有些執行長隨時擔心會被開除,有些則擁有就業安全。這種壓力源的差異造成權力對於人類健康相關影響力的差異。無論如何,證據顯示擁有太少或太多權力,都可能危害你的健康,而爬升到社會階級的中上層,往往是恰恰好的程度。

然而,在你開始重新評估你是否真的想要爬升到更高的地位之前,我們有一些好消息要告訴你。無論你是因為不穩定而感到有壓力的低地位工人,或者度過疫情餘波的高地位執行長,或者只是設法想要活命的毒梟,你都有一些辦法保護自己不受權力太少或太多而對健康造成的影響。這個保護方法是每個人都能掌握的。

我們靠著朋友的一點幫助而度過難關

一九九七至二○○一年間,一百五十九名男性和一百七十五名女性自願走進實驗室,讓一些感冒病毒被注射到他們的鼻子裡,在各自的房間接受為期六天的隔離檢疫,然後帶著八百美元的報酬走出實驗室。這是為了進行一項疾病生物學的相關研究,但包含了一個新花樣。在進行隔離和刻意對自願者注射病毒之前,研究人員要參與者先填寫一系列的問卷。其中一份問卷涉及社會關係。研究人員詢問參與者,他們當天跟多少人說過話;在之前的二十四個小時裡,有多少次談話持續超過十分鐘;還有他們通常扮演的社會角色(母親、丈夫、同事、良師、教練等等)。研究人員利用這些指標發展出一種「社交性」分數,來替研究參與者評等,從外向的社交高手到「大學航空炸彈客」¹式的隱士。研究人員接著蒐集其他資料,以確保他們所找尋和發現的關聯性不是因為別的事物而產生。(例如早已存在的健康問題、身體質量指數、種族、教育程度等等。)等到他們獲得所需的一切資料,參與者就從鼻孔被注射病毒,並開始他們的隔離檢疫。

研究人員休息等待出現吸鼻子聲。在六天隔離的每一天,參與者都接受感冒症狀的評估。科學家測量黏液的產生,透過鼻孔給他們一些染料,記下黏液在多久之後會到達他們的喉嚨(與感染之前的程度做比較),並利用一系列類似的客觀指標,對病人進行有科學嚴謹性的比較。在處理數據時,研究人員發現社交性分數低的人發展出感冒症狀的機率,是社交性分數高的人的三倍,即使他們全都接受相同劑量的病毒。這個引人注目的發現顯示,擁有健全的社交網絡能減輕壓力,從而增進我們的健康和提升整體的幸福。對照之下,低地位、沒有權力和孤單是致命的組合。(這個發現或許部分反映出更喜歡社交的人接觸到更多的病毒,因此在實驗室裡接觸到病毒時更具抵抗力。但這不能說明所有的差異。)

我們並不完全清楚社會網絡如何在生物層次上提升免疫功能,但其他物種提供了一些初步的洞見。杜克大學的唐教授(利用吹箭和狒狒)也檢視了地位如何影響恆河猴對抗疾病的能力,納德的古柯鹼研究也使用恆河猴。唐的研究團隊以人為方式改變恆河猴在群體中的地位,將強勢的猴子放進牠們會變成受支配者的群體中,以及反過來進行。藉由操縱恆河猴的地位,研究人員可以分離出因果關係。他們先從一隻佔支配地位的猴子採集樣本,然後等到同一隻猴子變成下屬時再次採集樣本。由於牠是同一個個體,而且唯一改變的是地位,研究人員因此能弄清楚地位對於恆河猴在生物上有何影響。(透過實驗改變人類的地位會違反倫理規範,這正是為什麼這類實驗只能在人類以外的某些靈長類動物身上進行。)

從支配地位降到下屬地位的猴子,免疫功能會變差。同樣的,從下屬地位上升到支配地位的猴子,免疫反應會提升。但由於真實世界經常出人意料,所以這些資料出現兩個有趣的難題。第一,強勢猴子的免疫反應被調整成對抗病毒,而下屬的猴子更有能力對抗細菌——這麼一個令人困惑的發現顯示社會地位和生物學費解的複雜性。第二,正如同感冒與社交關係的研究,經常理毛的下屬猴子,比起不理毛的猴子有適應力更強的免疫系統——這涉及清潔,但也是一種強化兩個個體之間的關係的社交行為。

因此,我們的靈長類動物表親能教導我們一些重要的事。那些因為沒有權力和低地位,或者高地位卻缺乏控制而面臨重大生物壓力的人,可以藉由建立更好的社交關係來避免壓力帶來的負面影響。雖然我們的生理會受到我們的社會地位的影響,但憑藉著來自朋友的一點幫助,我們能減輕這種負面影響。最重要的是,我們不同於其他靈長類動物,我們的社會地位不是一成不變的。在上班的公司裡處於低位階的人,在他們的基督教會或猶太會堂或清真寺裡可能地位崇高。他們在自己的社區壘球隊上可能是受敬重的隊長。或者他們得到家人的支持和尊敬,在家中感覺有權力和控制感。現代社會生活緊密編織的網絡提供我們機會,讓我們可以避開比較單一面向的社會地位連帶產生的死亡和老化風險。

如果你想要活得健康,你得儘可能提升對自己生活的掌控,尤其當你的社會地位低下,或者接近最高位時。但大多數人無法揮一揮魔杖就發現自己獲得更多的控制,因此如果你尋求晉升,比較輕鬆的途徑是確保你得到拔擢不是以犧牲你所關心的人和愛為代價。

在這個令人愉快的氣氛下,我們現在要轉而探討本書最令人卻步的謎題。如果容易墮落的人更想要獲得權力、更擅於獲得權力,而且有一些好人因為行使權力而被腐化,我們要如何反轉這些態勢?我們能做什麼來解決這個問題?是時候了,我們該想清楚如何確保讓更多的好人尋求權力、取得權力,而且一旦他們當家做主時不會變壞。

¹譯註:Unabomber,美國數學家、恐怖主義分子卡辛斯基(Ted Kaczynski)的綽號。

(本文摘自布萊恩.卡拉斯著《腐敗:獨裁者與他們的產地。美國《寇克斯評論》2021年最佳書籍!》,平安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