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職場大忌 永遠不要搶過上司的風頭

即使能力再好,踰越職屬仍是職場大忌。圖/freepik
即使能力再好,踰越職屬仍是職場大忌。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權力遊戲的本質就是一路演到底,類似古代權貴爾虞我詐的宮廷修羅場。朝廷圍繞著掌權者(國王、王后、皇帝、領袖等)而生,這一點,古今中外皆然。然而,庭上的朝臣其實各個都如履薄冰,一旦獻媚的手法太過明顯,其他人立刻就會嗅到端倪,並群起而攻之。有趣的是,朝廷卻又應該是最充滿禮教與文明的場域,這就令滿堂朝臣陷入一個永恆的窘境:他們必須用最巧妙的手段智取對手,但表面上又要佯裝出一副儒雅風範。宮中生活是無止盡的鬥爭,對外除了必須時刻堤防,對內還要時刻盤算著各種策略。

宮廷上的勾心鬥角是一場文明的戰爭,而現代人的矛盾處境,其實與古代的臣子們相去不遠。我們的一舉一動都要表現得文雅、得體、民主、公正,但如果完全遵守遊戲規則,對這些原則深信不疑,就會立刻被狡猾的對手打得體無完膚。文藝復興時期外交官尼可洛.馬基維利(Niccolo Machiavelli)曾寫道:「一個時時刻刻都扮演好人的人,最後必將被惡人毀滅。」宮廷自詡是高雅聖潔的殿堂,但其金碧輝煌的表象下,卻是著一鍋翻騰著貪欲、嫉妒、欲望與仇恨的熔爐。

現今的社會雖然標榜平等,但所有人心中都埋伏著各種醜陋的情緒,這是人類的天性,權力的遊戲從始至終都沒變過。我將在四月教導各位如何成為權力博弈的專業玩家,扮演一位最稱職的完美朝臣。

明白真實世界何等現實之後,每個人或多或少會覺得猝不及防,有點難以接受。世界的真實樣貌,就像一個見不得人的小祕密,雖然成人相當樂於討論自己的私密生活,但對每天上演的權力遊戲,卻隻字不談。因此,我想拿自己大學畢業後,在真實世界碰壁的故事,給大家作為借鑑。

我大學主修古典文學,也就是研究用古希臘文與拉丁文寫成的文章。在那段求學的日子裡,我每天浸淫在哲學、文學和語言的知識海洋。所以,在我進入《君子雜誌》( Esquire)任職時(我之後的工作大多都與雜誌有關),我對這個世界的運作完全沒有任何頭緒,也非常驚訝職場上竟然有這麼多自大與內心充滿不安全感的人,更沒料到社會每個角落都充斥著爾虞我詐的遊戲和政治把戲。我曾為此沮喪過好一陣子,我深深記得,在我大約 26∼27 歲時,有一份工作對我影響非常深遠。

我當然沒打算寫出這間公司的詳細資訊,也不希望大家去肉搜故事中的主角。總之,當時我的工作內容是要為紀錄片尋找故事素材,而我的工作表現,自然就是由我找到的故事數量與品質決定。我是個不服輸的人,工作表現自然遠超身邊所有同事,我找的故事最後大多都被剪入紀錄片內。當時的我心想:「這就是我工作的意義。」我們要製作紀錄片、如期上片,而我當時的表現,其實已經遠超份內職責。

此時,我的主管突然告訴我,她對我的工作表現很不滿意。我一定是哪裡做錯了,才會惹得她不開心,但我完全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於是我開始換位思考,反覆思索:「我究竟做了什麼讓她不開心的事?我的工作表現明明就很好啊。」後來我終於想通了,可能是因為我沒有讓她參與我的工作,告訴她我的想法,我應該提升她的參與度,讓她感到自己是我研究的一份子。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會到她的辦公室,向她匯報我的想法。我想讓她參與我的工作,以為這就是問題的癥結點,但她對我依舊相當不滿。有可能她不喜歡我這個人,於是我心想:「那我就嘗試向她釋出善意,對她好一點,跟她聊些公事以外的話題。」

制定好策略後,我開始按部就班實行,但她的態度依舊冷淡。好吧,我覺得她單純就是不喜歡我。 這就是人生,你不可能指望所有人都愛你,那我只好繼續認份工作。有天,我們部門的人在開會,討論各自的想法,我突然恍神了一下,她發現後便對我說:「羅伯,你的工作態度很有問題。」

我問道:「你說什麼?」

她說:「你根本沒有在聽其他人發言。」我一下就被激怒了,立刻反擊:「我有在聽。」我告訴她,我工作認真、績效也好,實在無須批評我聽其他人說話時臉上是什麼表情。她接著說:「不是,我是說你的態度有問題。」

我說:「不好意思,那是『你認為的』。」

接下來幾個禮拜,她每天都沒給我好臉色,一直揪著我的態度問題不放。想當然爾,我對她的態度自然是越變越差,我簡直恨透她了。幾週後我便主動請辭了,不過我想,就算我不走,他們差不多也準備好開除我了。回到家後,我苦思了好幾個禮拜,想弄清楚緣由,想知道我究竟哪裡做錯了。她是真的不喜歡我嗎?可我明明就是個滿討喜的人。

幾經分析後,我終於得出結論:我之所以激怒她,是因為我違背了權力法則第一條: 永遠不要搶過上司的風頭。 (但當時我得等到十年後,才會寫出《權力世界的叢林法則》。)我進入職場時,滿腦子只想著交出漂亮的成績單、展現自己的才能。然而,我在大放異彩的同時,卻讓自己的上司備感威脅,認為我想搶她的飯碗,或是證明自己的本事比她大。

所以其實錯不在她,而是在我,因為我違反了權力法則第一條。當你破壞了權力法則第一條,免不了要嘗到一些苦頭,因為你打擊到他人的自尊,觸動到他們不安的心弦。 這絕對是職場大忌,也是我所經歷的事件。

在反思的過程中,這起事件也成為我人生的轉捩點。我告訴自己:「我絕對不會重蹈覆轍,也不會覺得對方是在針對我,更不會變得太過情緒化。」我在這件事中把所有能犯的錯都犯了,我用情緒還擊她對我的冷漠與敵意,最後真的衍生出態度問題。我發誓不再陷入同樣的窘境,我是個作家,我得超然於工作之外,我一定要成為解讀權力遊戲的大師;我得自己當成科學家,將權力遊戲中的男男女女當成實驗室的白老鼠,觀察他們的行為。

下定決心後,我不僅獲得了觀察職場權力遊戲的能力,更透過抽離自我,以及用相同的邏輯看待世界、獲得權力。從那時候起,我便不再被自己的情緒擺布,辦起事來也暢行無阻。我用同樣的觀點寫出《權力世界的叢林法則》,我在書中寫道, 權力遊戲是人類非參加不可的現實競賽:人類是群居動物,我們所處的環境背後蘊藏複雜的網路,而人們的身分,從某些方面來說,完全取決於我們處理環境,處理現實的方式。

(本文摘自羅伯.葛林著《洞悉人性與現實的366權力法則:掌握權位、料敵、專業、遊說、謀略的每日思索,戒斷有毒信念與虛妄想像》,方言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