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看懂經營權之爭 公司派與市場派大鬥法

不論最後取得公司經營權的是哪一派,都應以公司的最佳利益為優先。圖/freepik
不論最後取得公司經營權的是哪一派,都應以公司的最佳利益為優先。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早年我國企業經營權之爭,黑道圍事、火拚的情形時有所聞。例如:84 年,上市公司尚德實業因經營權之爭,即發生台北總公司大門遭來歷不明人士掃射四十多發子彈之事件。

不過,近年來,國內企業經營權之爭已逐漸由律師等專業人士接手,除了拚股權多寡,律師等專業人士間亦以《公司法》、《證券交易法》(簡稱《證交法》)、《企業併購法》等,進行「大鬥法」。

股權布局,經營權之爭的前哨戰

一旦發生經營權爭奪戰,無論公司派還是市場派,經營權爭奪的關鍵戰場,往往是在股東會的董事改選。因此,誰能夠取得股東會的召集權,就享有主場優勢,可掌握股東會的時間流程。

更進一步,如果股東會是經營權之爭的主戰場,那麼股東會之前的股權布局,便可視為前哨戰所在。一般而言,市場派在發動攻勢前,往往必須進行事前部署,例如:增加對目標公司之持股等,並設法取得股東會的主控權。以109年友訊經營權之爭為例,當時友訊股價一直徘徊在10元上下,但友訊帳面資產仍具有相當規模,因此市場派在發動攻勢前,便先默默自市場上買進友訊股票,並綁定通路,再透過策反友訊獨立董事,由獨立董事召集股東會,突襲公司派,拿下公司經營權。

針對市場派這樣的做法,等到公司派察覺有異,打算大舉加碼捍衛經營權,為時已晚。

公司派因應市場派的股權布局,做法不一而足。若公司派本身持股數不高,透過徵求委託書等方式,設法掌握公司多數股權,不失為良策。

以108年的誠美材經營權之爭為例,由董事長與副董事長領軍的兩派人馬,在經過數月的經營權大戰後,決議召開股東臨時會全面改選董事。最後,以董事長為首的公司派便是靠著徵求委託書,成功取得董事會多數席次,讓經營權之爭落幕。

軟硬兼顧,經營權才能更穩定

基本上,股東對公司經營團隊的支持,最主要的原因在於投資回報的經濟利益,或是經營理念、社會效應等非經濟效益。所以,當公司面臨經營權之爭,公司派想要維持經營權就必須靠實力,而股權雖是最直接的硬實力,但若公司派未能掌控公司多數股權,就要靠另一項硬實力——卓越績效,使大多數股東相信,公司經營團隊能充分發揮公司潛能。

原則上,績效愈好,公司派就愈不容易受到挑戰,經營權也就愈穩定;相反地,若公司潛能沒有充分發揮,挑戰者就愈容易提出創造更好績效的改革計畫,也愈容易說服其他股東支持挑戰者。

簡言之,經營權爭奪除了比硬實力,也要比軟實力,包括:溝通協調、人脈關係、社會形象等。而軟實力能影響硬實力,若運作得當,就能四兩撥千斤,以弱勝強。

此外,為使市場派所掌握的股權與委託書不能行使投票權,公司派亦可能採取各種手段,阻擋市場派藉由改選董事取得經營權。

例如:101 年的中石化經營權之爭。

當時,中國石油化學工業開發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石化)市場派掌握的股權高達四成,公司派持股不到兩成。於是,在101年6月的股東臨時會,公司派便在股東報到處前,設計了一套前所未有的「迷宮陣」,藉以拖延股東的報到時間,讓早已拿著委託書進入會場的公司派趁機提出變更議程,將原本排在第八案的「改選董監事」提到第一案,並以58%的出席率快速投票通過,讓市場派措手不及。

最後,中石化公司派在爭議之中拿下8席董事、3席監察人,市場派僅拿到1 席董事。

善用輿論力量

在經營權之爭的過程中,各式策略層出不窮,其中不乏透過媒體爭取輿論的支持。

以近年來最經典的大同公司經營權之爭為例,106 年大同市場派提名10位董監名單,遭公司派全數刪除,市場派進而提出假處分及抗告,後遭高院駁回。同年,金管會查出,中資龍峰違法投資大同,要求其出清大同股權;之後,市場派廣邀同業籌資加入戰局,擬依107年新修正的《公司法》第173 條之1,爭取持股超過50%,自行召開股東臨時會,全面改選董事席次。

此時,大同公司派訴求「中資牌」,主張市場派曾向陸資企業借款,持有的大同股份恐涉及中資,要求依法剔除違法中資的股東權。因此,在109年6月的股東會改選董事時,進而剔除市場派股東投票權,公司派因而囊括全數董事席次。此舉招致市場派激烈反應,也引發主管機關的高度關注。

大同市場派主張該次股東常會改選董事無效,於是依《公司法》第173條第4項,向經濟部申請召集股東臨時會,全面改選董事。在獲得經濟部許可下,市場派於同年10月21日召集大同股東臨時會,結果改選的9席董事中,公司派占2席、市場派占7席,市場派因此取得大同經營權。

綜觀國內經營權爭奪,攻守雙方除了必須了解遊戲規則(法律),擁有一定的資力(財務)、輿論的支持,以及策略的運用,都是能否在經營權爭奪戰中勝出的關鍵。因此,如何成功整合這些要素,對於在經營權爭奪戰中的公司派或市場派而言,相當重要。

爭奪經營權是為了誰的利益?

經營權爭奪是為大股東個人利益?還是為公司整體利益?如何界定?

基本上,身為公司經營者,本來就要接受監督,這是現代公司法制的基本原則。

不僅如此,經營權爭奪更可視為公司外部監控機制的重要環節,促使公司經營者願意實現股東利益最大化,並努力強化公司治理;同時,對公司經營理念與發展方向抱持不同看法的團隊,也可以藉由爭取股東投票認同、取得董事席次,掌控公司經營權。

不過,無論公司派或市場派,皆不應背棄公司治理的原則,更不應忘記「任何董事應該爭取的是公司最佳利益,而非自身利益」,這是各國公司法制課予董事受託義務的基本要求。台灣自然也不例外。

《公司法》第23條第1項規定:「公司負責人應忠實執行業務並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如有違反致公司受有損害者,負損害賠償責任。」

《企業併購法》第5條第1項規定:「公司進行併購時,董事會應為公司之最大利益行之,並應以善良管理人之注意,處理併購事宜。」換言之,公司負責人對公司負有忠實與注意義務,且董事會在公司進行併購時,必須以公司最大利益為依歸。

然而,公司董事在面臨經營權爭奪或敵意併購時,往往會採取各種防禦措施來阻礙或對抗市場派的挑戰。公司派之所以採取防禦措施,或為公司之利益、或為經營者自身利益,不一而足。目前國內實務對於公司面臨經營權爭奪時,經營者之行為是否違反忠實及注意義務,似乎尚缺乏一套具體的審查標準。

(本文摘自萬國法律事務所著《問鼎:經營權攻防策略》,天下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