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YCC何去何從 日本央行難為

上個月下旬,日本央行突然改變10年期公債殖利率曲線控制(YCC)政策。圖為日本央行示意圖。圖/美聯社
上個月下旬,日本央行突然改變10年期公債殖利率曲線控制(YCC)政策。圖為日本央行示意圖。圖/美聯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上個月下旬,日本央行突然改變10年期公債殖利率曲線控制(YCC)政策,上下緣可容忍的限制從原本0.25%,放寬1倍至0.5%。至於短期利率還是設定在負0.1%位置。外界認為,這是日本邁向政策正常化的第一步,但日本央行強調,繼續保持超寬鬆貨幣環境不變。

路透社指出,日本央行在2016年實施YCC的時候,與現在市場一直在測試日本殖利率上限有差異,當時是要試著阻止利率降得太低。就在7年前,由於一直大量買進公債導致通膨無法成長,日本央行索性將短期利率直接砍到零以下。

那時,強勢的日圓因受負利率政策影響,也澆熄了升值的熱情與動力。日本央行控制殖利率曲線的行為,也讓本想海撈一票的全球金融業者,眼見獲利頓時化做烏有而勃然大怒。

之後的8個月,為了拉高長期利率,日本央行將其10年期公債殖利率的目標訂在零,短天期利率還是在負0.1%。日本央行改變殖利率曲線走勢,是因為在基本上不動長天期殖利率,以及不會減少退休基金與壽險業者回報率之下,只壓低會影響企業融資的短天期與中天期利率。

日本央行之所以選擇利率調控這種機制,是因為可提升消費者物價以及活絡商業活動,再加上壓低殖利率的債券買進額度,已達貨幣寬鬆政策的上限。當日本債市已有一半被當地央行納為囊中之物後,買進規模可能無法像這樣大量持續下去,於是才會藉用YCC來完成殖利率設定為零的目標。

另外,日本央行在債市起伏不大時慢慢減少買進債券,也是為終止現行超寬鬆政策在鋪路。不過,當時通膨始終不漲下,也讓日本央行延長實施YCC,公債殖利率於是變得窄幅游走,成交量同時也在縮小。

於是乎,日本央行在2018年7月宣布,10年期公債殖利率可在零的位置上下,各有0.1%靈活波動範圍。2021年3月,日本央行再把區間放寬至0.25%,希望振興像一灘死水的債市。

路透社指出,在低通膨與物價難以達到日本央行目標值2%的成長率時,YCC政策實施無虞。因為,投資人可坐擁大筆公債並得到穩穩當當的回報。但通膨怪獸一旦甦醒,本來優厚的報酬慘遭侵蝕,市場出現債券拋售潮,短期利率上調的壓力也跟著增加。

專家學者認為,日本央行拼命買進債券,愈買愈多外甚至還無限量收購,就是要讓殖利率不超過訂定的上緣位置。此種行為不僅扭曲市場正常交易,同時也會讓日圓疲弱不堪。最重要的是,進口原物料成本會因此被墊高。

左右為難的日本央行,為避免大規模景氣刺激計畫過早退場,造成經濟成長因此受損,但又蒙受政治壓力下,目前還是堅持要看到薪資全面成長所推升的物價上漲,直到通膨長時間都穩定在目標值2%左右。

但分析師認為,日本央行過於理想化,眼前要解決的問題是剛放寬上限的10年期公債殖利率,一直向0.5%上緣叩關,像18日就在0.51%左右。若殖利率沒見下滑,日本央行可能再度擴大或乾脆棄守長期利率波動範圍。

(時報資訊 時報編譯柳繼剛綜合外電)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