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水危機導致極端貧窮 麥特戴蒙尋覓解方

水危機導致極端貧窮,每年造成全球經濟2600億美元損失。圖/freepik
水危機導致極端貧窮,每年造成全球經濟2600億美元損失。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我並非一開始就很清楚自己應該專注在水資源議題上。非洲之行走得恍恍忽忽,DATA在很短的時間內丟給我太多資訊,搞得我暈頭轉向,我必須花點時間理出頭緒,再決定要從哪裡著手創造改變。

本來我的第一個直覺是聚焦於有燃眉之急的議題,譬如愛滋病毒與愛滋病。行程剛開始的某一天,我們去南非最大的城鎮索威多(Soweto)瞭解愛滋病毒危機,見到兩位小男孩。這兩位分別為12歲和7歲左右的男孩,父母已經死於愛滋病,現在就只剩他們兩個自己生活。哥哥向我述說他如何代父母職照顧弟弟。有一件讓我最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這對兄弟的房間一塵不染。沒有人替他們整理房間,也沒有人叫他們去整理房間,他們自動自發做這些事。

我從他們家走出來後問我們的嚮導:「這兩個孩子以後該怎麼辦?會發生什麼事?」嚮導用就事論事的口吻告訴我,他們大概會去混幫派。據說這個地方的幫派有各種五花八門的手法,可以把走頭無路又需要錢的男孩拉進幫派裡,而且大多都能成功得手。

這件事在接下來的行程裡一直迴盪在我腦海。我想做點什麼協助對付愛滋病危機,而眼前就有明確的切入點,因為對抗愛滋病也是DATA十分重視的焦點。不過,等我深入瞭解之後卻發現,我不敢說這場愛滋病戰爭是否真的需要我這種步兵。多虧了世界各地的社運人士和波諾、比爾.蓋茲(Bill Gates)以及前總統比爾.柯林頓(Bill Clinton)與喬治.布希(George W. Bush)這些領導人物,各國政府總算嚴肅看待阻止愛滋病擴散的必要性,這個問題自然也需要更多的資金與後援。然而,還有其他問題同樣也造成民生疾苦,可是得到的關注卻非常少。

教育是我個人深有感觸的議題,有鑑於我的教養過程,我很清楚教育的價值容易彰顯,畢竟這世上有太多人無論其出身背景為何,皆親身體驗了教育在自己身上發揮的成效。但這個議題就和愛滋病危機一樣,並不缺耕耘之人。接著我想到我應該效法母親的做法,去思考這一路上我認識哪些人,從他們向我提出的請求來考慮。不過仔細想一想,這種事情我又只碰過一次。當時我們一行人在路沙卡郊外某座村莊的村長家吃晚餐,席間他突然靠過來問我:「我們什麼時候可以處理鱷魚?」

原來在他那個村子,被鱷魚咬死的人比因愛滋病而死的人還多。不用說,我的懶人包手冊不會有鱷魚議題,於是我問了一位DATA的工作人員,是否有我們可以效勞的地方,她回說她會查查看。我猜解決之道很簡單,並不需要動用聯合國某個委員會來琢磨處理方法,不過就是弄個陷阱、用上幾把槍之類的事罷了。儘管是小事一樁,但我難以想像自己冠上「鱷魚獵人麥特.戴蒙」這種慈善工作佼佼者的稱號。

思來想去,我的腦海裡最後總會浮現那位身穿藍色制服的女孩,以及我們一同走去井邊的情景。我把她的處境想了又想,又反覆咀嚼過我學到有關於水的各種資訊,我發現「水」其實就是一切的核心。生命不能沒有水。若是無法取得乾淨的水,人類就不可能進步。

我在非洲行碰到的所有問題,又或者是讀過的新聞報導,似乎都能回溯到水的議題。就以醫療為例,透過水傳染的疾病最常見的症狀就是腹瀉,兒童因腹瀉而死的人數甚至超過瘧疾、麻疹和愛滋病毒與愛滋病等疾病的總和。水媒病(waterborne disease)還造成數百萬兒童嚴重營養失調,導致身心永久發展遲緩。此外,負責取水的婦女兒童也會在健康方面有進一步的傷害。聯合國婦女署(UN Women)副執行長奧莎.雷涅爾(Åsa Regnér)指出:「取水和扛水的工作往往從年紀很小就開始做起,對頸部、脊椎、背部和膝蓋會造成日積月累的損耗。事實上,女性的身體已經變成輸水基礎設施的一部分,做著水管管線的工作。」

水也是能否讓更多孩童上學的關鍵所在。水媒病造成的病痛,導致兒童每年缺課合計4億4300萬日。缺乏廁所和衛生用品則使女孩每個月在生理期期間無法上學。另外可想而知的是,必須長途跋涉才能取水的女孩注定無緣上學。有鑑於此,如果希望孩童上學受教育,就必須解決水危機。

再者,各位如果重視性別平等問題的話,試問還有什麼行動會比將婦女和女孩原本擁有的時間還給她們、讓她們獲得自主權更有意義的呢?

水危機也是極端貧窮的一大肇因,每年造成2600億美元的全球經濟損失。同時我們也已經看到,缺水正是氣候暖化最具破壞性的後果之一。對於連接了自來水基礎設施的人來說,缺水導致必須付出高昂成本;至於沒有自來水可用的人,缺水則會危害到性命。古希臘哲學家泰利斯(Thales)曾說:「水是一切的源頭。」在我看來,泰利斯說得一點也沒錯。我和別人交流過各種關於發展方面的問題,譬如健康醫療、教育、女權、經濟機會、環境等等的發展議題,全都可以從水談起,或許說「應該」從談水開始也不為過。又或者更精確來講,應該先討論「WASH」,即水(water)、衛生設施(sanitation)與個人衛生(hygiene)等英文字的縮寫,這幾個重點往往被視為單一議題來談,但現在幾乎沒有人去探討。我一直想到波諾的某位同事說過的話,他告訴我:「水是各種善事中最沒有魅力的主題。」說得沒錯,我心想。那麼現在也該是給這個話題增加一點魅力的時候了!

(本文摘自蓋瑞・懷特、麥特・戴蒙著《水的價值:為世上最艱鉅的水資源挑戰尋覓解方》,寶鼎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