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公益創投時代已然來到 水資源議題受重視

生命不能沒有水。水危機也是極端貧窮的一大肇因。圖/freepik
生命不能沒有水。水危機也是極端貧窮的一大肇因。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50年前,約翰.戴維森.洛克菲勒三世(John D. RockefellerIII)創造了一個新名詞「公益創投」(venture philanthropy),相信這個名稱可以將施捨之舉勾勒出不一樣的面貌。

他說他盼望開啟一個新的「大膽途徑來替冷門的社會事業籌募資金。」一如洛克菲勒的定義,公益創投不追隨捐款者的一時興起或時下流行,其投資配置比較像創業投資,著重將資金分配給最大有可為的構想,也就是需要資金才能實現前景的構想。由於進展取決於承擔風險,所以這是有附帶條件的。構想成功的時候,其資金就會增加,以利該構想拓展規模到「改變世界」這個口號不是噱頭,而是實至名歸的程度。

公益創投在洛克菲勒生前從未真正起飛過,不過公益創投的時代現在已然來到。當前的財富集中度可謂前所未有地高,這已經不是祕密。然而,即使各位十分幸運在經濟上很充裕,就像我一樣,但這也不是值得慶賀的事情,因為誰都不該滿足於一個如此不公不義、如此不平等的體系。世上最富有人士的身家,能抵全世界60%人口的財富總和。意思是說,全球最富有的2153人所持有的資產,超過46億人口加起來的財產。

但有一處亮點,這2153位富豪當中,已經有愈來愈多人公開承諾要捐出財產用於慈善事業,這就是「捐贈宣言」(The Giving Pledge)背後的宗旨。捐贈宣言是由比爾.蓋茲、梅琳達.蓋茲(Melinda French Gates)和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等人發起的運動,該運動激勵了數百位富豪宣示捐出至少一半財富行善。

這些人士大多都是在商場上賺到數十億身家,這也表示其中有不少人熟悉創業投資之道,具有創業家的思維。因此,當慈善界成長得愈來愈大,這類團體就會開始像創投那樣運作,找出有潛力顛覆規則的構想,並給予所需資金讓這些構想去證明其理念並拓展規模。

現在有一些初步跡象指出這種現象已經開始發生。尼亞加拉瓶裝水公司(Niagara Bottling)創辦人安迪.培考夫(Andy Peykoff)先前就提供了數百萬美元資金押注Water Credit和Water Equity,即便當時這些構想尚未取得實證,但是他已經看到潛力,所以願意在我們身上冒險。時至今日,他依然看好我們,最近又另外再捐贈500萬美元給我們,讓我們能夠招聘團隊籌措Water Equity的下一筆資金。

也許,只是也許,這種「大賭注」會開始變得愈來愈多。2018年,蓋瑞受邀在捐贈宣言的年度聚會做簡報。該團體每年都會聚會向成員宣導迫在眉睫的全球議題,強調幾個最具前景的投資領域,幫助捐款者判斷他們的錢該怎麼用才能發揮最大影響力。水資源議題從來就不在他們的討論範圍內,直到這一年。

蓋瑞從後續的提問和分組討論看到大家對我們的操作模式十分感興趣,有些討論也一直沒斷過,然而到目前為止,無論討論了多少也只產出了一筆捐款而已。這反映出一個更大的問題,那就是即便富豪已經捐出財富,但現在這筆莫大的資金(我雖然用「莫大」這個字眼,卻也很難形容這筆鉅款有多龐大)卻有閒置之虞。眼下,所有被捐出來的資產都被放入基金會之中,95%這個驚人比例的錢就存在免稅帳戶裡,這表示捐贈者沒能服務任何社會公益事業,卻可獲得優惠的減稅條件。

我可以理解要想清楚你和你的錢在哪個領域可以產生最大影響力,要挑哪些議題才能引起你的注意力,這是非常複雜的過程,也十分憑感覺;這些事確實不容易。當初要不是波諾一直催促我,我知道我一定會花更多時間整理思緒。

不過我和蓋瑞衷心盼望這些富豪的行事可以再大膽一點、動作再快一點,就像最近開始有所行動的麥肯琪.史考特(Mac Kenzie Scott)和傑克.多西(Jack Dorsey)那樣,他們深知每拖一天對數百萬、數千萬人來說,就等於多了一天被疾病和剝削折磨的機會。

然而話又說回來,這些出手闊綽的新捐款者畢竟不是唯一有能力採取「創業途徑」來改善世界的人。其實每一個人都有能力這樣做,即便各位只有一小筆錢可以投資,依然可以發揮作用,讓那些有改造世界潛力的構想有機會去證明自己的價值。捐款無論大小都是對社會企業的信心投票,可激發社會企業的能力去創新、創造改變和取得績效。

近幾年有幾次我們確實因為當下的艱鉅挑戰而感到頹喪,但如果將畫面拉開來看,從日常碰到的障礙和讀了就令人沮喪的新聞標題跳脫出來,其實我們可以看到動能持續在發展。

2018年我們在動筆寫這本書時,我寫下:「Water.org已經觸及2200萬人。」寫作的過程中,觸及人數來到2500萬人,後來是3000萬人。就在本書英文版送印之前,我們再次將觸及人數更新為4000萬人。現在各位正在讀這本書的時候,4000萬這個數字也已經是過去式了。

如果我用我們一路走來的視角去看,從我在撒哈拉沙漠做的首批計畫,成功為一個社區取得乾淨用水的情景開始回想的話,那麼我們觸及的人數真的太驚人了。可是當我從不同的角度來思考,也就是著眼於我們還有多遠要走,而非已經走了多遠,這個數字看起來也就沒那麼難以置信了,反倒覺得只是開始。別忘了,在這個世界上還有7億8500萬人無法取得安全的用水,20億人缺乏適當的衛生設施。

因此,對我們來說最令人雀躍的並非我們觸及到的人數,而是唯有改變才能看到如此進展的體系如今真的有所轉變了。由於全球的領導人物承諾要終結水危機,所以我們的觸及人數才有可能出現這樣的增長。當然也因為世界各地的人們將錢投資在價值觀所著重的地方,投資人開始尋求以金錢以外的標準來衡量的收益。還有最重要的是,因為數千萬機智勇敢的人們申請微型貸款,又還清所有貸款,進而主掌了自己的未來。我們打從一開始就知道解決這個危機必須全世界動起來。現在當我看著水資源議題的整個發展軌跡,以及我們看到這過去30年來的驚人進展,我可以告訴各位,全球動員是有可能的。事實上,說不定已經發生了。

(本文摘自蓋瑞・懷特、麥特・戴蒙著《水的價值:為世上最艱鉅的水資源挑戰尋覓解方》,寶鼎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