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過年壓抑壞心情?允許情緒到來 迎向更快樂的一年

痛苦和愉快的情緒是一個連續體的兩端,同一枚硬幣的兩面。圖/freepik
痛苦和愉快的情緒是一個連續體的兩端,同一枚硬幣的兩面。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這裡有一個悖論:當我們拒絕接受痛苦的情緒時,只會讓它們加劇。我們如果再次拒絕,它們就會變得更強烈,更會把我們啃噬得坐立難安。然而,當我們接受並擁抱痛苦的情緒時,它們就不會把擾我們太久。

為什麼這樣可以行得通呢?無論是面對悲傷、焦慮還是嫉妒,這麼做都行得通。為甚麼情緒在被擁抱時會消退,而在被拒絕時會加劇?當一個詞彙被一遍又一遍地重複時,我們就會想著這個詞彙。而當我們聽到「不要去想這個詞彙」,當我們試圖壓抑這個想法時,更可能讓我們把這個詞彙視覺化。同理,當我們拒絕接受痛苦的情緒,它們會變得更強烈,而且持續的時間會更長。

我們的情緒是一種自然現象,就像萬有引力定律一樣。然而,我們並不是以同樣的態度在對待痛苦的情緒,當我們忽視情緒是人性的一部分,就像萬有引力定律是物理自然的一部分一樣,我們會因為拒絕居受情緒而付出昂貴的代價。

維克多.弗蘭克(Victor Frankl)的矛盾意向理論(theory of paradoxical intensions)指出,我們不僅不應該干擾痛苦情緒的流動,甚至還應該主動要加以鼓勵。

例如,如果我們不想要感到緊張,我們就應該告訴自己:「在更焦慮一點吧,緊張的能量還不構,在更焦慮一點吧。」藉著敦請焦慮的到來,實際上是再次允許我們自己去感受焦慮——結果焦慮很可能會減弱。

另外還有一個悖論存在,那就是當我們拒絕或迴避痛苦的情緒時,不只有痛苦的情緒加劇,還會因此讓我們無法體驗到所有令人愉悅的情緒。我們所有的感受,無論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都在同樣的管道中流動。如果我們拒絕痛苦的情緒,試圖抑制和阻止這些情緒的流動,那麼,我們將同時阻礙快樂情緒的自由流動,我們因此無法體驗所有的情緒。

痛苦和愉快的情緒是一個連續體的兩端,同一枚硬幣的兩面。我們可以這樣思考,痛苦的發生有兩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自然而然,我們都會不時感受到這些,例如憤怒、沮喪、焦慮或悲傷。我們會產生這種痛苦,是因為各式各樣會觸發痛苦情緒反應的事件。當你奮力抵抗第一個層次的痛苦時,我們就會遇到第二個層次的痛苦來襲。當你壓抑自己的痛苦,如此對抗情緒只會更增加痛苦而已。

雖然第一個層次的痛苦是我們生而為人在所難免的,但是如果涉及的是第二個層次的痛苦,你是有選擇的。如果你接受了情緒,那麼你就可以免除因為否定情緒而加重的痛苦。藉由允許自己順應人性,你將可以增強自己應付逆境的能力,你會因此變得更具反脆弱性。當我們面對痛苦的情緒時,有三種特定的方法可以讓自己順應人性。

一、哭泣:把那些閘門打開讓情緒流淌,讓自己流淚,如果你覺得想哭的話,將自己安頓在舒服的私人空間裡,就可以好好地哭。

二、談談痛苦的情緒:找一個讓你安心的夥伴,好好談談這件事。表達而不是壓抑,分享而不是試圖全部往肚子裡吞。只要我們願意談談,就能幫助我們緩解緊張的情緒。

三、書寫情緒:花十分鐘或更長的時間記錄你遭遇到的,或是正在經歷的困難事件。寫下你當時的感受到什麼以及現在感覺如何,寫下你當時的想法以及此刻的想法。這是只給你自己看的,請放心去寫,自由聯想,心裡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我鼓勵你花時間寫日記,寫下你自己的困難經歷。如果你的日記內榮重複出現,那也不是壞事,即使你發現自己不斷在記錄重複的情緒,你也在進步當中。當我們處於艱難時期,文字是特別有用的反思媒介,因為它是以未經過濾的語言來呈現事物,它是對於原始的經驗、原始的情感呈現。

為了體驗真正的快樂,我們首先必須要讓不快樂進門來。無論如何,允與自己順應著人性而活,是建立快樂生活的基礎。

(本文摘自塔爾.班夏哈著《更快樂的選擇:哈佛史上最受歡迎的正向心理學,5個面向鍛造反脆弱韌性,建立心理復原力!》,天下雜誌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