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大惡人竟成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首任主席?

影響後世甚深的歷史事件都與金錢有關。圖/freepik
影響後世甚深的歷史事件都與金錢有關。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一九二九年十月二十四日黑色星期四

原本從英國前往美國的「朝聖前輩」(Pilgrim Fathers)(編注:朝聖前輩是指普利茅斯殖民地的早期歐洲定居者),基於新教的禁欲、勤勉精神,將「勞動」視為重要文化。但是美國的新教徒WASP們(編注: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的縮寫,指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的白種人)不僅是投入勞動,似乎還很愛利用股票等金融交易「獲利」。

在美國,新教和天主教、猶太教無關,只因為「太喜歡賺錢」而專注於證券市場投資。股市跨越異教之間的高牆,一面吞噬人們的金錢欲望一面繼續走揚。

然而「那一天」終於來臨。

──一九二九年十月二十四日星期四,名留青史的經濟大恐慌揭開序幕。

當天一早完成的股票交易,意外地都還滿平穩。但從十點半開始,情況卻突然急轉直下,拋售的商品暴增,股價則開始暴跌。

拋售的商品實在太多,讓原本告知股價的股票紙條(ticker tape)相關資訊,在下午一點之際才公開,延遲了九十二分鐘。因無法得知股價而開始不安的群眾湧入華爾街,為了維持秩序,紐約甚至出動了四百名警官。

這就是所謂「黑色星期四」的暴跌。但這個暴跌不是只有一天就結束了。

新的一週開始,十月二十九日星期二,再度發生遠超過上週暴跌幅度的貶值,直接打碎了人們微渺的希望。

這一天是從開盤後沒多久股價就暴跌,僅僅三十分鐘就完成了通常要花上一天才能達成的成交目標。因為拋售商品實在太多,當天下午開盤的瞬間就停止交易。

光是這一週的市值損失就高達三百億美元。透過保證金交易(融資)購買股票的人因付不出保證金而破產,也有很多人自殺。這次的暴跌為股市留下極深的負面影響,直到二十年後的一九五一年,股價才回升到一九二九年的水準。

但是,暴跌的只不過是寫在紙捲上的「股價」,倉庫中的食物和服裝並不會在那一天就消失。孩子明明因為肚子餓大哭,但倉庫中卻堆滿了物資──要怎麼解釋這種矛盾?又該怎麼解決呢?經濟學家面臨了新的問題。

在那之中,約翰.梅納德.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以「有效需求」為基礎,提出與過往經濟學截然不同的學說「總體經濟學」。

此外,會計專家也針對股價暴跌開始思考「究竟原因是什麼?」「該怎麼做才能避免這樣的情況?」

經濟、會計,以及其他所有領域的專家,都在針對如何走出這波不景氣摸索各種方法。

此外,所有的美國人也必須思考,誰才是能克服這困境最適合的領導人。因為下一次總統大選就迫在眉睫。

要抓小偷 小偷是最適合人選

在那一屆美國總統大選中,被視為最有可能當選的候選人弗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準備了一輛可以巡迴美國各處的特別列車「Roosevelt Special」,而喬也出現在那輛列車上。

即使股價大暴跌,早因作空而大賺一筆的喬,抱著「更上一層樓的野心」,捐贈大筆政治獻金給羅斯福陣營,因此受邀搭上羅斯福列車。

對於賭徒喬而言,要在總統大選這樣的「賭局」中獲勝其實並不困難。而他支持的羅斯福也在這場總統大選中大勝,成為美利堅合眾國第三十二任總統。

新政府的重要職位人選陸續定案,但羅斯福並未邀請喬出任任何職位。喬也等得相當不耐煩,心裡老是想著「究竟會獲得怎樣的職位呢?」

其實羅斯福應該非常苦惱吧!因為喬本身惡名昭彰,若踏錯任何一步,恐怕都會對政權造成相當大的衝擊。

羅斯福曾經試探喬出任愛爾蘭大使的意願,但喬似乎以「只有那樣的職位而已嗎?」的反應拒絕。因不知如何處理而苦惱的羅斯福,最後為了喬新設一個誰也沒想到的職位──那就是SEC(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的縮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首任主席。

「喂喂,你這是在開玩笑吧?居然要讓喬出任專門審判不法的SEC主席?」

然而,這個令人「始料未及」的人事案,不僅讓市場關係人士大為震驚,更掀起相當大的輿論反彈。

新政府組織SEC的成立背景,是為了讓仿照「詐騙賭場」交易模式橫行的股市變成公正透明。但為何是由愛爾蘭移民第三代的喬出任呢?人們這樣的錯愕應該其來有自吧!傳播媒體也蜂擁而上詢問羅斯福。但是下定決心的羅斯福完全不為所動。

「要抓小偷的話,小偷是最適合的人選!」

羅斯福總統為了脫離不景氣的低潮,策劃並實施許多名為「新政」(New Deal)的政策,其中亮點之一是金融、證券市場改革。

無視向來主張反對政府管制的金融相關人士反對,羅斯福堅決推動兩項改革。

其中之一就是推動切割商業銀行與投資銀行業務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Glass-Steagall Act)。羅斯福政府反省,美國許多破產的銀行都是使用存款金投資股票,於是決定藉該法案在存款與投資之間設下一道防火牆(fire wall)。

另一項是會計制度的改革。在那之前,公司財報基於強調自主性的立場,提供給股東的情報稱不上充分,此外,多的是近乎假造的作弊財報。如果繼續無所作為,證券市場恐怕很難再挽回信賴感。

因此,羅斯福政府規定,在證券交易所公開發行股票的公司,都有義務建立嚴謹的財務報告體制。並且禁止內線交易與操縱股價等,設置公正且透明的證券交易規範。

制定上述規範的主要法源,就是「證券法」(Securities Act of 1933)以及「證券交易法」(Securities Exchange Act of 1934)。而指導、監督上述一連串新制度進行的正是新設置的SEC。而喬就被任命為SEC的主席。

先說結論,喬擔任SEC主席,可謂做得風生水起。以他過往經驗為基礎所做的判斷,成為執行面上相當有力的武器。

曾為他下屬的SEC職員是這麼透露的:喬光是看到紙捲上的股價,就能準確推論出「這一定是誰正在共同收購」,且揭發之後確實如同喬所說。

讓屬下驚訝連連的喬,也趁勢推動關於放空操作的規範,因為他知道放空操作是讓股價無量下跌的招數。喬說服過往的狐群狗黨,陸續引進這套新的規範。若要以能夠和這群人折衝的資格而言,除了喬以外,還真的別無他人。

另外,喬應對媒體的手法也相當有一套,他和報紙記者們相互贈送酒或領帶,建立起個人緊密的連結。喬藉著拉攏傳播媒體,使得SEC的業務推動愈來愈順遂。

喬的實力,讓原本討厭他的傳媒轉為認同,在他結束十三個月的SEC主席任期之際,傳媒盛讚他的工作態度。喬的影響力,甚至讓華爾街的股價在傳出他辭職消息的當天下跌。

行為小惡者,不過是在規範框架內敷衍了事。行為中惡者,是自己虛構一套新規範。而真正的大惡人,則是在動搖既有規範之後,還能成為受到眾人喜愛的明星。

(本文摘自田中靖浩著《會計的世界史:財報就像一本故事書,看記帳如何改變全世界,左右全球商業與金融發展(二版)》,漫遊者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