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全新定義你對堅強的想像 不再與冷酷無情劃上等號

真堅強是謙遜寬容勝過虛張聲勢,將壓力視為挑戰。圖/freepik
真堅強是謙遜寬容勝過虛張聲勢,將壓力視為挑戰。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冷酷無情:心變硬、視而不見與充耳不聞、皮厚不怕被抨擊。就近看看我們常常怎麼形容堅強。我們團隊和組員太「柔弱」,需要「強化」。懇請我們團隊「不要露出軟弱的跡象。」我們浪漫化電影《小子難纏》(Karate Kid)的故事情節——在校被霸凌的男主角拜空手道高手學藝,身手變強後開始教訓曾經欺負他的人。青少年體育活動項目中,讓孩子跑操場或是做波比跳,不是為了適應某項專門訓練,而是為了「讓他們更堅強」。打著變堅強的名義,我們合理化荒謬的做法。在《一直做到身體痛》(Until It Hurts)一書中,作者馬克.海曼(Mark Hyman)走訪全美各地的青少年體育俱樂部,發現選手受訓後經常嘔吐,忍受充滿侮辱性字眼的謾罵,以及其他不堪。父母讓十一歲孩子接受訓練至嘔吐的程度,到底是基於什麼理由?「孩子需要嚴厲訓練才能觸及內心的曲棍球勇士。」

長期以來,我們對堅強的定義不脫這樣的想法:最堅強的人皮厚不怕被抨擊、啥也不怕、喜怒不形於色、不讓他人看到脆弱的一面。換言之,他們波瀾不驚、無動於衷。加深我們困惑的做法是,「堅強」往往和「陽剛氣質」與「男子氣概」畫上等號。堅強是永不示弱的心態、需要砥礪與淬鍊、在痛苦與風雨中茁壯。我們的詞彙也頗能反映這現象。例如,我們告訴小孩要「像個男子漢」,或是用更粗俗但常在全美運動場上聽到的說法──「別一副娘娘腔」。又像電影《粉紅聯盟》(A League of Their Own)經典台詞「棒球字典裡沒有『哭泣』這兩個字」,一語道盡大家對運動員的期待。

男子氣概深值於我們對堅強的想法裡,你若簡單隨機抽樣身邊人士,詢問誰是堅強的代表性人物,會發現某種形象占據主導地位。十之八九的人會說巨石強森或馮狄索,而非有類似矯健身手的嬌小女性。蠻力、自信、肌肉發達是我們喜歡的堅強模樣,但是正如我們即將看到的,把男子氣概彰顯於外,這種人往往虛張聲勢,其實「最軟弱」。研究一致顯示 ,女性比男性更能默默地消化痛苦,更能反映堅強的真義,亦即堅強建立在實力,而非盲目的自信與吹噓之上。

這種定義放在體育界之外更大的世界,完全行不通。堅強常和冷酷無情以及男子氣概混為一談,堅強等於男子漢以及堅忍。這種老派的看法體現在奈特的教練生涯、專制型父母、冷酷無情魔頭式的領導風格。這種尋找「內在勇士」的迷思誤導大家,誤以為冷酷無情與一味要求是堅強的核心。這觀念是時代的遺物,早期操兵的教官(以及自認是教官的教練與父母)決定我們對堅強的看法。堅強已被扭曲。我們太看重外露的堅強,忽略真正的堅強是內部生出的力量。影響所及,造成嚴重的後果與代價。

冷酷無情的堅強觀已經沒落了

在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馬里蘭大學足球隊進行體能訓練,球員來回十趟一百一十碼短跑,到了第七次,十九歲的喬丹.麥克奈爾(Jordan McNair)開始出現極度疲勞的跡象。根據報導,麥克奈爾累得彎下腰,而且抽筋。這並非球員判定他無法再繼續操練的普通疲勞。他的身體抗議已到了極限,尖叫著呼救。但是教練與運動傷害防護員並未讓麥克奈爾停止練習 ,而是用狠話刺激他,咆哮道「讓他〔髒話〕站起來」,「拖著他〔髒話〕跑完」。錄影帶畫面顯示 ,最後一次短跑,麥克奈爾被隊友團團圍住,在他們協助下,以近乎步行的龜速完成最後幾碼。麥克奈爾抱怨抽筋後,防護員花了三十四分鐘才扶他離開球場,又過了二十八分鐘才打電話叫救護車。從他完成最後一趟短跑到救護車送他去醫院,中間隔了一小時又二十八分鐘。兩週後,麥克奈爾在醫院過世,死因是中暑。這悲劇一部份歸因於醫療反應,一部份也因為他無法分辨強忍疼痛與實際危險之別。

過去十年來,我們看到愈來愈多運動員死傷,部份是因為誤以為這是在逼自己堅強。橫紋肌溶解症(rhabdomyolysis,簡稱rhabdo)原本很罕見,病因是肌肉細胞損傷後釋放的產物滲入血流,造成腎臟極大負擔,嚴重時可能引起腎衰竭而死。過去,橫紋肌溶解主要是因為感染或藥物使用不當 ,而今已變成普遍的現象,病例大增係因極端鍛鍊使然。做不完的伏地挺身、深蹲、波比跳以及其他訓練,目的不是為了改善體適能,而是「考驗」(test)運動員。俄亥俄大學運動管理學教授大衛.里德帕斯(B. David Ridpath)指出,這些鍛鍊的真正目的不是為了讓體能適應某種比賽,稱 :「總教練的訓練要嘛加強現有球員的實例,要嘛淘汰一些球員,以便空出一些獎學金名額給新人。受到總教練的影響,肌力教練常會惡狠狠地『訓練』這些球員,逼他們吃苦。」雖然我們可能認為我們的運動成績有了顯著進步,但是以堅強為名的極端訓練未死,也繼續造成傷害。

雖然專制式教養或領導可能不會導致教室或家裡出人命,但研究顯示,這會造成長期的心理影響。專制式教養會降低孩子的獨立性 、行為更有攻擊性、升高濫用藥物與危險行為的可能性。在體育界,嚴格要求服從命令的專制式訓練,其實也失靈。在比賽場上 ,這和運動員的意志力低落、情緒耗竭、身心倦怠、害怕失敗等現象相關。

即使在紀律方面,亦即你認為高要求有助於培養高紀律,但這點也沒有達標。一項針對一千兩百多名父母的研究中 ,專制型教養與孩子行為不當比例大幅偏高的現象相關。甚至在兩者絕配的領域——軍隊,同樣失靈。在以色列軍隊裡 ,成長於專制型環境的士兵適應與因應軍中生活諸多挑戰的能力,遠不如成長於呵護環境的同齡同袍。專制型風格創造徒有紀律的外觀(陽奉陰違),並未真正培養紀律。

令人覺得諷刺的是,圍繞這種「堅強」打轉的教學、養育與訓練,卻培養出脆弱與依賴性強的個體。一個因為出於恐懼而乖乖聽話的孩子,若父母不在身邊指導他該怎麼做,他會怎麼表現?一個自小被教導依賴恐懼獲得動力的成人,在現實世界得自己獨力作主時,他會怎麼做?一個只在教練對著他咆哮才會逼自己進步的足球員,當他一個人在球場時會怎麼做?答案就藏在某個年輕運動員對於曾受過的處罰所做的反應:「教練把鍛鍊當作處罰,因為他們希望你更強……你開始思考『我得表現得更好,我得更努力,因為我不想被處罰。 』這個年輕人更努力,不是因為他想要變得更好、想贏得比賽,也不是為了一些內在因素,而是因為不想被處罰。這是我們想傳達的訊息。

宣稱老派模式是培養堅強的不二方式,就像宣稱讓孩子學會游泳的最佳方式是把他扔進泳池較深的那一頭。對某些人,這方式確實有效。但對許多人,這是災難。還有更好的方式讓每個人都能學會真堅強的必要技能。

然而我們現在進入全新的時代,崛起的新興科學與心理學針對堅強克服挑戰提出截然不同的定義。不管在運動場、教室、還是會議室,堅強與韌性並非盲目地使力對抗逆境,或是誤以為懲罰自己、吃苦受苦才有收穫。真堅強是消化不適或挫折、勇敢向前、保持專注力、以及先靜觀其變,謀而後動。堅強是保持清晰的頭腦,然後做出明智的決定。堅強是克服不適並盡你所能做出最佳決定。研究顯示,這種堅強比舊式的堅強更能得到你想要的結果。

真堅強遠比假堅強還難。了解什麼是堅強,我們可以看看另外一位成功的教練。他允許球員做自己,肯定「他們看世界的方式」。他鼓勵冥想與瑜伽,當球員在會議上激辯,他會解散會議,改玩擲環遊戲。「他從不負面,也不咆哮。他找到辦法,把錯誤變成正能量。」

皮特.卡羅爾(Pete Carroll)不是聖人;他是美式足球教練。他在一九九〇年代丟掉NFL總教練的工作後,不再模仿別人的做法,決定走自己的路。也許聽起來他是個隨和的好好先生,是「與球員亦師亦友的教練」,對待球隊很「柔軟」,但他是美國史上既帶隊抱回全美大學美式足球賽(NCAA)冠軍又拿下超級盃的唯三教練之一。他也相信堅強的力量。

卡羅爾當然希望球員能堅強完成比賽,但是他認為,堅強不能只靠紀律,還得仰賴其他很不一樣的東西:包括讓球員保持專注力的內在動機;樂於擁抱挑戰;如果事情發展不盡如人意,能夠重新振作;來自於毅力與熱情。卡羅爾並不迴避讓球員做困難的事。他熱愛挑戰,宣稱要贏,球員得「不斷挑戰自我」。但是他體認到,教練得提供球員因應逆境的能力。他對美國體育消息網站「看台報告」(The Bleacher Report)表示:「教導球員如何保持足夠的自信 ,相信他們已做好該做的準備,相信自己做得到,然後登場,放手去做。」

卡羅爾努力培養真堅強——自動自發取代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內在實力取代虛有其表,隨機應變的靈活性取代嚴厲鞭策進步,內在動力取代迫於恐懼不得不為,安靜的自信取代不安全感。

此外,這不僅僅是理論;還有科學做後盾。在二〇〇八年,華盛頓州東部的研究員開始探索領導風格和培養堅強性格之間的關係 。研究近兩百名籃球選手與他們的教練後,研究員的結論是:「研究結果似乎顯示,培養堅強心性的『鑰匙』不是專制、獨裁、壓迫的領導風格。弔詭的是,關鍵似乎是教練是否具備能力,營造看重信任、包容、謙虛與服務的環境。」

真堅強需要教練與父母提供選手與小孩因應逆境的工具,它需要被教導。假堅強的特徵包括不堪一擊、出於害怕而反應、壓抑感受,以及不管面對什麼情況或命令,受到鞭策或施壓才前進。真堅強鼓勵我們配合而非對抗自己的身心。真堅強會面對現實,思考自己能怎麼因應,把回饋當作指引我們的訊息,接受浮出的各種情緒和思緒,想出一系列靈活的方式因應挑戰。堅強是給自己空間,在逆境與挫折中做出正確選擇。

無論這些不適是來自焦慮、恐懼、痛苦、不確定感、還是疲勞,堅強的人會釐清問題再設法克服。真堅強不是挖土機,不分青紅皂白一路輾壓強行前進。真堅強是領航員。有時這意味劈波斬浪、繞道而行、屈服(船沉)或是靜待障礙消失。若把堅強視為在逆境中先謀而後動,就能看清堅強不僅是光有勇氣地吃苦耐勞,而是能積極改變對不適的看法、承受與反應方式。在變堅強的路上,每一步都需要不同的技能與方法,需要許多工具,不是光靠一把鐵鎚而已。

面對不適,真堅強開啟的是領航員而非挖土機模式,這並非全新現象。例如,軍方的縮影不外乎嚴格要求士兵服從紀律、做個鐵錚錚的男子漢、絕不可示弱等等。但實際上,過去數十年來,軍方努力落實真堅強的模式,並不斷精益求精。就像一味要求子女努力卻袖手旁觀的父母,我們也只知道當個操兵的教官,卻忘了提供選手訓練與支援。

真堅強是消化不適或挫折、勇敢向前、保持專注力、以及先靜觀其變,謀而後動。堅強是克服不適並盡你所能做出最佳決定。

(本文摘自史蒂夫.麥格尼斯著《真堅強:運用內在力量培養韌性,打造屬於自己版本的成功》,商業周刊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