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摩根士丹利添惠合併案 前執行長麥晉桁解密內幕

摩根士丹利前執行長麥晉桁。圖/美聯社
摩根士丹利前執行長麥晉桁。圖/美聯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我能理解迪克說的。但我衷心覺得,合併的好處高於把大位讓給裴熙亮來坐的壞處。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創造史上最大的金融服務公司。隨著千禧年即將到來,合併將使公司往前跨一大步。我願意放棄執行長的頭銜,來確保摩根士丹利的未來。「這不是我們的公司,迪克。」我注視著這個雇我進公司、讓我在摩根士丹利發展職業生涯的人,我很少對他在公事上的建議產生懷疑。「這是股東的公司,我們必須做對股東好的事。」

從過去到現在,繼任問題一直相當棘手且令人痛苦。迪克對我說,他和裴熙亮已經達成口頭共識,裴熙亮將在兩到三年內退位,由我來擔任摩根士丹利添惠的執行長。如今裴熙亮說口頭共識並不存在,最重要的是,沒有白紙黑字載明裴熙亮會把執行長的位子交給我。那個週末,兩家公司各自進行事前審查,律師草擬合併合約及所有相關文件。我們的公關團隊在草擬對外公布的內容。我們得快一點,以免消息外洩。我們不希望任何事情影響股價。

突然間,草擬的交易內容來到我們不曾討論過的部分。其中,裴熙亮堅持必須有七五%的董事會成員投票通過才能開除他,而不是五〇%。

杜夫看到傳真的修改內容後極為驚訝。「我們絕對不能同意這種事。」他對我說,「我們做出禁止客戶接受的讓步,根本就是侮慢不敬而且表裡不一。」

當我在寫這本書時,才真正領會迪克持保守態度的深度意涵。湯姆.尼德斯(Tom Nides)也是個冰雪聰明的明尼蘇達人,他負責摩根士丹利的媒體策略。近來他告訴我,在宣布合併的記者會召開的不到二十四小時前,迪克把他叫到摩根士丹利大樓四十樓的辦公室。迪克坐在辦公桌前,抽著雪茄。「我們不應該做這筆交易,」迪克告訴湯姆,「你應該說服約翰別做這筆交易。」

「迪克,我覺得太遲了,」湯姆回答,「約翰就要做交易了。」

第二天早上,在公正中心的禮堂,迪克、裴熙亮和我在攝影機前裝腔作勢。我那合不攏嘴的笑容完全發自內心,實現合併讓我樂不可支。當天結束時,市場也樂翻天:摩根士丹利的股票大漲七.八七五美元,來到每股五四.二五美元;添惠股票每股上漲二美元,來到四〇.六二五美元。

合併案也登上世界各地的頭條新聞。《華爾街日報》大聲疾呼「華爾街想要『小傢伙』,他將合併轉大人」。《紐約時報》宣告「重申個別投資人力量的交易」。《夏洛特觀察者》(Charlotte  Observer)咆哮著「經紀商巨人誕生」,附上一大張裴熙亮和我咧嘴笑的照片。

幾位評論員發出預警。「一家公司是白鞋,另一家是白襪,」 《華盛頓郵報》引述一位華爾街的知情人士,「或許他們有同一套哲學,但他們非常不同。」

「這樁婚姻能走得下去嗎?」彭博新聞問。

我承認,看著裴熙亮把他六尺五的身軀,塞進迪克.費雪在會議桌的主位,感覺很彆扭。公司六十二年的歷史中,頭一回讓一位對摩根士丹利傳統、價值觀或常規一無所知的人來經營。

一開始正如專家所預言,摩根士丹利和添惠的文化南轅北轍。我們可能是個傲慢的渾球,而添惠的員工似乎把一切都當成是侮辱。我還記得第一次合併後的管理委員會在一起開會,裴熙亮和我逐一點名。「報告你們業務單位在國內外的最新情形。」我對各部門的主管說。我是真心想認識新的管理者,並且培養一種大家同在一個團隊的感覺。

發現信用卡的負責人開始談論他的國際業務,敘述在加拿大的營運情形。向來心直口快的彼得.卡爾契斯打斷他的報告。「聽著,如果號碼開頭不是〇一一,就不是國際電話!」摩根士丹利的人都笑了。但我從添惠的人那裡感受到的,卻是一股怨懟的敵意,尤其是裴熙亮,他冷冷看了彼得一眼。

(本文摘自麥晉桁著《摩根士丹利傳奇執行長麥晉桁回憶錄》,天下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