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摩根士丹利傳奇執行長 提升員工績效出奇招

摩根士丹利前執行長麥晉桁。圖/美聯社
摩根士丹利前執行長麥晉桁。圖/美聯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有一次,我看到一位銷售員的鞋底破了,開玩笑說:「怎麼啦?你賺的錢不夠修鞋嗎?」然後我帶他去布魯克兄弟,買一雙流蘇樂福鞋給他。我知道他輕易買得起,但這個舉動是要讓他知道,我注意到他,而且關心他。但不是很善於搞清楚誰屬於哪一類。

為了促進員工之間的互動,我會繫上引人注目的領帶—我最喜歡紫色和黃色的領帶。如果有人評論我的領帶,我就會解下來,送給對方。我的抽屜裡一直放有備用領帶。我也會為了激起人們的反應而挑選藝術品。我不會挑選版畫印製廠卡瑞耳艾維士(Currier & Ives)的冬季滑雪圖。我在魚缸的牆上掛了一尊約翰.沃伍德(John Woodward)的雕塑作品,每個人都看得到它,並思索它的意義。那是一顆頭顱,有一根尖刺直接穿過前額的兩眼之間。雖然這尊雕塑作品沒有正式命名,但我稱它為「高度緊張」(High Tension)。我還有一尊雕像放在地上,那是一具坐在籃子裡的三英尺高木乃伊。有人問起這尊雕像時,我回答:「讓我失望的人,下場就跟這尊雕像一樣。」其實,我喜歡讓人摸不著頭緒。當你這麼做的時候,會發現更多關於他們的訊息。

我每次進電梯時,都會跟一同搭電梯的人搭話。「今天過得如何?有沒有嗅到商機?」當我看到一群暑期實習生或新來的訓練生在吃午餐時,我會問可的那種。任何人都可以進來抓一把M&M巧克力或Tootsie Rolls軟糖。我知道有人會趁我離開辦公室時,溜進去滿足對甜食的需求。但有時我回到辦公室時,他們的手正在糖罐子裡,被我逮個正著。他們一副尷尬的樣子,趕緊說道:「對不起!對不起!」

「別道歉,」我會說,「那是給你們吃的。」

我在辦公室裡放糖果的理由,就是為了製造與員工相遇的機會。糖果就像陷阱,誘使內向靦腆的人進來,好讓我們有機會聊天。

我坐在辦公室的時候,經常自己接聽電話,「麥晉桁。」

「抱歉,我以為會是您的助理接聽。」來電者經常結結巴巴地說。

「呃,是我本人,有什麼事嗎?」

我跟華爾街的任何人一樣,對賺錢奮不顧身、專一不二,但我了解到,如果我做點什麼來釋放部分壓力,就能提升員工的績效,固定收益部門就是這麼做。我在男廁安裝了一只一百五十磅重的沙袋,包括我在內的男性可以打沙袋,而不是彼此互打。

我剛當上合夥人那年的七月三日,跟少數留守的員工一起工作,當天股市提前收盤。天氣溼熱,我們幾個國慶連假還在工作的人變得萎靡不振。我走到街上,說服冰淇淋三輪車的老闆把車子騎到交易大廳,我出錢讓大家買自己想吃的冰淇淋或冰棒。我不曉得究竟是摩根士丹利的人比較快樂,還是踩著三輪車賣冰淇淋的老闆比較快樂,但是當我接到鮑勃.鮑德溫的電話時,自己相當興奮。「我聽說你做的事了,約翰,」他說,「這是很棒的領導力。」

我延續了傳統。一年之中有幾次,當我認為大家需要開心一下時,我會打電話給舞臺熟食店(StageDeli)訂購三明治,給固定收益事業群的同仁一個驚喜,口味有裸麥麵包夾燻牛肉、火烤牛肉、火雞總匯和罐頭鹹牛肉。由於我們是大量訂購,熟食店沒辦法在午餐時間送來。上百個三明治在早上十點半送來,數量相當龐大。三明治的分量大到足以養活四口之家。儘管不久前才吃過早餐,員工還是排隊朝著食物蜂擁而來,就像在莫爾斯維爾卡得溪教堂(Coddle Creek Church)野餐時遇到的螞蟻。

去拿免費食物。有些人拿了兩個三明治後匆匆回到位子上。我的原則是邀請交易大廳的每個人,從請來做文件歸檔的臨時雇員,到收入最高的交易員,因為沒有人喜歡被遺漏。糖果這招是跟我父親學的,父親會從他的龐帝克後車廂拿出賀喜小巧克力、火箭筒泡泡糖(Bazooka Bubble Gum)和Tootsie Pops棒棒糖發給大家,因而受到喜愛。艾莉絲.麥克則讓我明白,食物是表達關懷的利器。

固定收益部門的表現優異。我們屢戰屢勝,也因此每個月都得超越自己的壓力節節升高。就像一支籃球場上的常勝軍。每個人都把自己逼得如此緊迫,對彼此也是。直覺告訴我需要讓氣氛輕鬆點,所以我定了一個規矩,每週一早晨八點的會議上,播放五分鐘電影或電視節目的片段。每個人都可以提供內容,可以是《三個臭皮匠》(Three Stooges)這種經典電影、上週末的《週六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或者滑稽的電視新聞報導。選擇可說是五花八門、無所不包,唯一的規定是我必須事先看過,確保適合在工作場合播放。

我知道自己可以是個渾球,但我也有感性的一面。我喜歡假期,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一是《銀色耶誕》(White Christmas)。這部電影在一九五四年上映時,我才十歲。父親下班後帶全家去看。我等不及要讓大家觀賞平.克勞斯貝(Bing Crosby)哼唱主題曲的片段。那是十二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一,接著股市就要休市過耶誕。那天早晨八點的會議結束後,接下來的時間裡,無論我走到交易大廳的任何地方,包括我自己在內的每個人都在低聲哼唱:「我正夢想銀色耶誕,一如過去我所知。」

這是我在摩根士丹利的快樂回憶,我由衷感到自己建立了一個團隊。

(本文摘自麥晉桁著《摩根士丹利傳奇執行長麥晉桁回憶錄》,天下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