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鷹派理事又放炮 陳南光再批央行利率政策錯誤

中央銀行副總裁、亦為央行理事之一陳南光。圖/本報資料庫
中央銀行副總裁、亦為央行理事之一陳南光。圖/本報資料庫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中央銀行副總裁、理事之一陳南光投書《銀行家雜誌》2日出刊。文中重批央行陷入長期低利率的負面效應,面對通膨問題的消極態度,也未能認清自身在金融穩定上的角色。

陳南光文中提醒,央行應正視其處理高房價的責任,採用適當的政策工具,透過像是選擇性信用管制搭配貨幣政策的組合,以履行其穩定金融的法定職責。

由台灣金融研究院編撰的《銀行家雜誌》,已不是第一次刊出陳南光的投稿,而陳南光每次都掛名「臺灣大學經濟系教授、中央銀行副總裁」,並註明:本文內容謹代表個人意見,與服務單位無關,如有錯誤,亦概由作者負責。

2日上架的2月份《銀行家雜誌》內容有2篇陳南光掛名的觀點文章,一為「走走停停的貨幣政策 易落入停滯性通膨的陷阱」,一為「面對通膨挑戰 央行如何打這一仗?」。前者分析美國聯準會內外的鷹、鴿兩派看法,並引述經濟學者Cavallino(2022)和國際清算銀行BIS(2022)的實證分析,說明面對通膨節節上升時,央行貨幣緊縮政策步調不同、步划不一的升息模式,會得到截然不同的結果。

一如陳南光在文中指陳美國聯準會成員在貨幣政策上的不同看法,形成市場上認定的鷹、鴿兩派;從我國中央銀行季度聯席會議公布的會議記錄中,也可以看出理事中有陳南光、陳旭昇和李怡庭,3位均為現任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持續在會議中提議央行應採取積極升息對策,以對抗更多、更大幅的潛在通膨威脅,因此3人被市場定位為鷹派理事群。

陳南光指出,央行的貨幣政抉擇常會面臨困難的取捨,尤其是緊縮貨幣政策涉及的利益糾葛與引來的各方干預,更遠甚於寬鬆貨幣政策。當前許多央行面對本國的通膨情勢以及其他國家的升息幅度,在貨幣緊縮路徑上,需要考量升息的速度和幅度,以及將政策利率保持在高點或終點利率(Terminal Rate)多長時間。

「過去這段時間,央行已一再錯失升息的機會」,陳南光指出,以致至今仍受困於其營造的長期低利率和寬鬆的貨幣環境。目前金融業隔夜拆款利率離歷史低點並不遠,只有不到0.5%(遠低於全球金融海嘯之前的水準),只要政策利率下降兩碼,金融業隔夜拆款利率就降為0,未來政策調整空間極為有限。更重要的是,最近許多研究顯示,長期低利率(與寬鬆的貨幣環境)不僅為通膨和資產價格上漲提供溫床,也導致資源誤置以及所得與財富分配惡化等負面效應,且台灣房價持續上漲,更已對台灣整體經濟與生產力造成的長期損害。

陳南光批評,自從2021年12月之後,央行認為過去房市選擇性信用管制措施的「執行成效良好」,就再也沒有提出進一步的管制措施。而在這期間,台灣房價持續暴漲,事實上,先前在疫情期間房價大幅上漲的國家,多數已開始反轉,而台灣房價仍在加速上升中。然而央行一方面宣稱由於剛性需求,房價上漲是「有基之彈」,並呼應成本上升等說法;另一方面則稱房價高低不是央行關心的重點,並以租稅政策是抑制房價最有效的工具為由,將抑制房價的責任轉移給其他部會。前述理事會議事錄摘要中,即有理事直指「房價是金融穩定最重要的指標之一,這結果(租稅政策是抑制房價最有效的工具)並不代表本行可以放任房價持續高漲不管。……本行不重視房價的變動,這是錯誤的政策。」如同前述面對通膨問題的消極態度,央行也未能認清自身在金融穩定上的角色。

他再度提醒,央行應正視其處理高房價的責任,採用適當的政策工具,透過像是選擇性信用管制搭配貨幣政策的組合,以履行其穩定金融的法定職責。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