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貧困才是美國處境的真相

物質財富不一定能帶來幸福。圖/freepik
物質財富不一定能帶來幸福。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湯瑪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在現代伊始時描繪了人類存在的概況,現在回顧起來,簡直就是現代社會的預言。他把「人類的生命」比作一場比賽,然後說:但我們必須假設,這個比賽除了成為領先者,沒有其他目標,也沒有其他獎勵,而且在比賽中……(以下只是他眾多具體描述中的幾句)

領先他人,是榮耀,落後他人,是屈辱。不慎跌倒令人想哭。看別人跌倒令人想笑。不斷被追趕,是痛苦。不斷追趕上新的領先者,是幸福。從跑道離開,是送死。

在《利維坦》(Leviathan),霍布斯總結他的人類生存學說,主張「人類的(頭號)普遍傾向」是「無休止且躁動不安地追求權力的欲望,至死方休。」21但我們現在開始看到,他所說的比賽沒有贏家可言,而如果說權力是我們所有人唯一的目的,離開權力跑道後,死去的可能不只是個人,而是整個文明。

然而,我們還是有能力重新審思我們展開競賽的跑道。受到共和與聖經觀點影響並且關注道德問題的社會運動,在過去對我們很有幫助,也有可能再次發揮作用。但我們不曾遇過最根深柢固的假設被徹底質疑的情況。我們今天的問題不僅僅是政治問題。我們的問題是道德問題,是關於生活的意義。一直以來,我們假設只要經濟成長繼續,就可以把經濟以外的一切都交給私人領域。而今經濟成長的腳步踉蹌,我們默默依賴的道德生態混亂,我們才開始明白,整體社會的共同生活需要的不僅僅是對物質積累的關注。

也許生活不是一場只在乎搶當第一名的比賽。或許真正的幸福不在於不斷超越前方的領先者。也許真相就藏在現代西方以外世界多數人的一貫信念之中,也就是生活中有些實踐本身就令人滿足。也許,本質上有益的工作比只會提供外在獎勵的工作對人類更好。也許,對所愛的人堅定不移和對公民同胞的公民友誼,比躁動的競爭和焦慮的自我防備更好。也許,共同禮拜敬神,在面對生命的奧祕時表達我們的感激與敬畏,才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事。如此一來,我們將必須改變我們的生活,開始記起我們一直以來寧可忘記的事情。

我們需要記得,我們沒有創造自己,我們的樣子來自形塑我們的社區,來自使社區成為可能的田立克所謂的「歷史中的恩典結構」 ,使這樣的社區成為可能。我們需要把我們生活在地球上的故事,看作一個痛苦和快樂交織的歷史,而不是一個連續不斷的成功。我們需要記住今天世界上正在受苦的數百萬人,以及過去承受苦難使我們現在能享受富足的數百萬人。

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記住我們的貧困。我們被稱為富足的民族,雖然我們的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已被其他幾個國家超越,但我們仍然非常富裕。然而,貧困才是美國處境的真相。我們終於在這個地球上曝露出脆弱一面。我們的物質財富並沒有給我們帶來幸福。我們的軍事防禦不會避免核子毀滅。也沒有任何生產力的提高或任何新的武器系統會改變我們處境的真相。

我們總是把自己和其他人類區別開來,想像自己是一群特殊的人。在二十世紀後期,我們看到我們的貧困和世上最貧窮的國家一樣絕對。我們在追求各種權力的過程中,試圖否認人的處境。我們最好重新加入人類的行列,慨然接受我們的貧窮本質,視之為禮物,並和有需要的人分享我們的物質財富。

就目前美國政治論述被刪節的光譜而言,這樣的理念既不保守,也不開明。它不尋求回歸「傳統」社會的和諧,但它願意學習「傳統」社會的智慧。它不排斥對所有傳統的現代批評,但它堅持對現代批評加以批判,認為生活就是在信仰和懷疑之間取得平衡。這樣的理念不僅源於知識分子的理論,而且源於美國人已經在從事的生活實踐。這樣的理念尋求以不忽略任何一者的方式,結合社會關懷與終極關懷。最重要的是,這樣的理念期待透過討論自我鞏固或自我更正,並在我們的朋友、我們的國人同胞之間做實驗。

(本文摘自羅伯特.貝拉著《失序的心靈:美國個人主義傳統的困境》,八旗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