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SDGs是現代版的「人民鴉片」?

人類的經濟活動帶給地球的影響實在過於巨大。圖/freepik
人類的經濟活動帶給地球的影響實在過於巨大。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對抗地球暖化,你做了些什麼?為了減少使用塑膠袋,買了環保購物袋?不買寶特瓶裝的飲料,出門帶著隨身瓶?改開油電車?

我們就直截了當地說吧!光有這樣的善意是沒有意義的。不僅如此,你的善意甚至是有害的。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人們一旦覺得,自己為了對抗地球暖化,已經有所作為,就不會付諸真正必要的、更大膽的行動。這樣的消費行為就像「免罪符」,讓我們免除良心的苛責,忽視現實的危機。這些「漂綠(Greenwashing)」的行為,為資本家們塑造出環保愛地球的假象;而我們卻簡簡單單地,就落入陷阱。

那麼,聯合國所呼籲的、各國政府與各大企業紛紛響應的「SDGs(永續發展目標)」,是否就能改變地球整體的環境?不,那也是沒有用的。不管政府或企業制定多少SDGs的行動方針,也無法阻止氣候變遷。SDGs就像偽造的不在場證明,除了讓我們看不到眼下的危機,沒有別的效果。

從前馬克思曾經批判「宗教」,說「宗教」緩和了資本主義的殘酷現實所引起的苦惱,所以是「人民的鴉片」。SDGs正是現代版的「人民的鴉片」。

我們不能躲進鴉片裡,我們必須正視現實。但現實是什麼?那就是我們人類嚴重地改變了地球的狀態,已經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

因為人類的經濟活動帶給地球的影響實在過於巨大,諾貝爾化學獎得主保羅.克魯岑(Paul Jozef Krutzen, 1933-2021)認為,從地質學的角度來看,地球已經進入新的年代。他並且為這個新的年代命名為「人類世」(Anthropocene),意思是「人類活動的痕跡完全覆蓋地球表面的年代」。

實際上就是如此。大樓、工廠、農地、水壩等等人工建物淹沒了地表,大量的微塑膠(顆粒與纖維)浮游在大海裡。人造的物質與物體,大大地改變了地球的樣貌。其中,特別是隨著人類的活動而跳躍式增加的,就是大氣中的二氧化碳。

眾所周知,二氧化碳是造成溫室效應的幾種氣體之一。這樣的氣體會吸收地球表面放射出來的熱能,讓大氣溫暖。拜溫室效應之賜,地球才能保持適合人類生存的溫度。

然而自從產業革命之後,人類大量使用煤炭與石油等化石燃料,開始大量排放二氧化碳。產業革命之前,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大約是二八○ppm;而到了二○一六年,連南極都超過了四○○ppm。學者們認為,這是四百萬年來首見。而就在現在這一刻,這個數值仍在繼續增加當中。

四百萬年前的「上新世」(Pliocene),平均氣溫比現在高出攝氏二∼三度。南極與格陵蘭的冰床都融化,海平面最少比現在高出六公尺(也有一些研究主張比現在高出一○∼二○公尺)。

「人類世」的氣候變遷,正在將地球的環境,推向與當時相同的狀況。毫無疑問地,人類所建立起來的文明,正面對存亡的危機。

現代化所帶來的經濟成長曾經允諾,要帶給我們富裕豐饒的生活。然而隨著「人類世」的環境危機,我們看得越來越清楚:眼看就要毀掉人類繁榮的基礎的,正是經濟成長。這是何等的諷刺!

即使氣候變遷急速進行,超級富人階級或許還是能像以前一樣,繼續維持他們奢華任性的生活。但是,絕大部分像我們這樣的尋常百姓,將會失去原有的生活,拼命尋找活下去的方法。

若是要避免這樣的事態發生,我們不能把危機完全交由政治家或專家來處理。要是全部交給他們,最後受到保護的只有超級富人階級吧!為了選擇較好的未來,每一位公民都必須挺身而出,表達意見並付諸行動。話雖如此,如果不清楚未來何去何從,只是一味地發聲,不過是浪費寶貴的時間而已。重要的是,我們必須有正確的方向。

為了找出正確的方向,我們必須溯及氣候危機真正的原因。其原因的關鍵沒有別的,就是資本主義。因為,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大幅增加是在產業革命之後,也就是從資本主義全面啟動的時候開始的。不久之後,隨即出現了一位透徹研究、思考資本問題的思想家。沒錯,就是卡爾.馬克思。

本書將不時參照馬克思的《資本論》,以分析「人類世」裡資本、社會與自然相互交錯的關係。當然,重彈過去馬克思主義的老調,是毫無意義的。馬克思的思想,已經沈睡一百五十年;我們要做的,是「發掘」並發展它嶄新的面向。

在這氣候危機的時代,期望這部《人類世的資本論》,可以解放我們的想像力,讓我們創造更美好的社會。

(本文摘自齋藤幸平著《人類世的「資本論」:決定人類命運的第四條路》,衛城出版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