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指數型基金是什麼?為什麼連巴菲特也推薦

S&P 500指數是選取美股市值前500名的大型公司。圖/freepik
S&P 500指數是選取美股市值前500名的大型公司。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指數基金的概念在定義上顯得平凡,也就是被動地追蹤整體的市場,每種都買一些,而非設法用聰明選股戰勝市場。畢竟主動式基金是昂貴的,它們往往大量交易,買進賣出股票以尋求賺頭。投資者付給分析師大把鈔票,好讓他們飛來飛去和公司董事開會。年費聽起來可能不多,只要百分之一或百分之二,但很快就累增成一筆大數目。

以下有個問題:世界上最好的金融投資是什麼?

如果有人知道答案,這人非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莫屬,他是世界上最富有的投資者,也是全球首富之一,我想這麼說就夠了。數十年的精明投資,讓巴菲特累積出數百億美元的身價,對此巴菲特有何建議?在寫給太太的信中,巴菲特建議她在他死後該如何投資。這封信已經在網路上發表,任何人都可以讀到。其中的指示:選擇你所能想像最平凡的投資。將幾乎所有一切投入「極低成本的S&P 500指數基金」。

是的,指數基金。指數基金的概念在定義上顯得平凡,也就是被動地追蹤整體的市場,每種都買一些,而非設法用聰明選股戰勝市場—巴菲特本人行之超過半世紀的聰明選股。

指數基金現在似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它已經成為投資語言的一部分。但在一九七六年之前,它們並不存在。在有指數基金之前,先要有「指數」。一八八四年,財經記者查爾斯.道(Charles Dow)想出一個聰明的點子:他可以將某些知名公司股票的價格予以平均計算,然後公布平均的漲跌。最後,他不只成立了道瓊公司,還創辦了《華爾街日報》。

道瓊工業指數不妄求包辦一切,而只追蹤股票的整體表現。但多虧了查爾斯.道,現在的專家可以談論股票市場上漲二點三個百分點,或下跌一百一十四點。更精密的指數隨後出現,包括日經指數、恆生指數、那斯達克指數、FTSE指數,以及最有名的S&P 500指數,它們迅速成為世界各地商業報導的重頭戲。

到了一九七四年秋天,全球最知名的經濟學家薩繆森對此產生興趣。他改革了運用和教授經濟學的方式,使它更加數學化,也使得這門學科變得更像工程學而不像辯論社。他的著作《經濟學》(Economics)曾蟬聯美國所有學科中最暢銷的書,時間幾乎長達三十年。他擔任過甘迺迪總統的顧問,贏得最早期的諾貝爾經濟學獎。

薩繆森證明了金融經濟學中最重要的概念:如果投資者理性地思考未來,那麼諸如股票和債券等資產的價格,理應隨機波動。聽起來似乎自相矛盾,但直覺上所有可預測的動作都已發生,例如許多人會買進顯然划算的股票,從而讓價格上揚,所以這張股票明顯變得再也不划算。這個概念稱做「有效市場假說」。它或許不完全真確,因為投資者並非是完全理性的,而且有些投資者更感興趣於自我保護,而非承受即便是已經過審慎判斷的一丁點風險。但有效市場假說存在著部分真實。如果它越是真實,任何人就越難戰勝股票市場。

薩繆森觀察資料後,發現一個說來令投資業尷尬的情況。的確,長期而言,最專業的投資者並沒有戰勝市場。即便有人辦到了,好的表現往往也不持久,其中含有許多運氣的成分,而且難以區分運氣和技術。

薩繆森在一篇名為〈判斷的挑戰〉(Challenge to Judgement)的文章中提出他的想法,談到最專業的投資者應該辭職,改做其他有用的工作,例如修水管。薩繆森更進一步指出,由於專業投資者似乎無力戰勝市場,所以應該有人成立某種指數基金,讓一般人可以就股票市場的整體表現來進行投資,而用不著付一大筆錢給花俏的專業基金經理人,讓他們去嘗試、失敗,然後學聰明。

就此而言,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某位務實的商人確實注意到這位學院派經濟學家所寫的東西。約翰.柏格(John Bogle)才剛成立了一家名為「先鋒」(Vanguard)的投資公司,其任務是為一般投資大眾提供簡單的共同基金—沒有小題大作、沒有花言巧語,而且收費低廉。能有什麼比指數基金更簡單、更便宜,況且還得到世界上最受敬重的經濟學家的推薦?因此柏格決定讓薩繆森的願望實現。他成立了全球第一個指數基金,等著投資者蜂擁而至。

可是,沒有投資者來。柏格於一九七六年秋天創設第一指數投資信託(First Index Investment Trust),結果失敗了。投資者對於保證平庸的基金不感興趣。金融專業人士痛恨這個點子,有人甚至說它「很不美國」。這確實打了他們一耳光,柏格實際上是這麼說的:「別付錢給這些傢伙幫忙挑選股票,因為他們做得不比胡亂買股票要來得好。我也是,但至少我收的錢比較少。」大家稱先鋒公司的指數基金為「柏格的蠢事」。

但柏格保持信心,人也逐漸開始受到吸引。畢竟主動式基金是昂貴的,它們往往大量交易,買進賣出股票以尋求賺頭。投資者付給分析師大把鈔票,好讓他們飛來飛去和公司董事開會。年費聽起來可能不多,只要百分之一或百分之二,但很快就累增成一筆大數目。如果你為了退休而存錢,百分之一的年費很容易就會吃掉你四分之一或更多的退休基金。當然了,倘若分析師持續戰勝市場,那麼那樣的費用算是花得值得,但薩繆森告訴我們,長期而言,大多數分析師都辦不到。

久而久之,超級便宜的指數基金看起來是主動式基金完全可靠的替代品,而且省除主動式基金的一切成本。因此,柏格的基金逐漸穩定成長,並且出現越來越多模仿者,每個都被動地追蹤某個概略的金融基準指標。人人利用薩繆森的基本洞察,也就是說,如果市場運作良好,你大可在一旁閒著,順其自然。柏格成立他的指數基金四十年後,整整四成的美國股票基金都是被動的追蹤者,而非主動的挑選者。你可以說剩下的六成依附希望超過經驗。

指數投資象徵著經濟學家改變了他們所研究世界的力量。當薩繆森及其後繼者發展出「有效市場假說」,他們改變了市場本身的運作方式,使之變得更好或更壞。不只是指數基金,其他金融產品,例如衍生性金融商品,在經濟學家想出如何估算其價值後,無不大行其道。

有些學者認為,「有效市場假說」本身在金融危機中扮演了推手,因為它助長了「市場對市場」的會計,也就是銀行會計師可以憑藉檢視其資產在金融市場上的價格,而估算其價值。這種會計方式存在著自我強化的繁榮與蕭條風險,因為隨著金融市場的波動,大家的帳冊會突然而且同時變得好看或難看。

可想而知,薩繆森本人則認為指數基金使世界變得更好,而且已經讓一般投資大眾實質省下數以千億計的美元。這是一大筆數目,對許多人來說,意味著精打細算度日與舒適安享晚年的差別。

在二○○五年的某場演講中,高齡九十歲的薩繆森公開讚揚柏格。他說:「我將柏格的發明與輪子、字母、古騰堡印刷術、葡萄酒和乳酪並列。未曾讓柏格變得富有的共同基金,卻提高了共同基金持有者長期的利潤回報。這可說是太陽底下的新鮮事了。」(延伸閱讀:指數化投資讓巴菲特贏得十年賭局

(本文摘自提姆.哈福特著《形塑現代經濟的發明:從遠古到現代,影響人類生活最關鍵的50種發明》,木馬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