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會計機器人是什麼模樣?會計將丟飯碗嗎?

電子試算表的誕生改變了會計師的工作面貌。圖/freepik
電子試算表的誕生改變了會計師的工作面貌。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自動化對於職缺的影響本來就可正可負。重點是:自動化重塑職場的過程有著很多微妙之處,不能都推給「機器人來搶我的工作」一句話就算了。進入電子試算表的年代後,會計工作中屬於重複而例行性的部分不見了。活下來而且活得更精采的職務則需要更多的判斷、更多的人類技巧。電子試算表創造出全新的產業,貿易、保險等各種領域都出現多不勝數的高階金融工作,需要人去探索各種不同的數字情境。

一九七八年,哈佛商學院一名叫做丹.布里克林(Dan Bricklin)的學生坐在教室裡,看著眼前的會計學講師在黑板上的橫列和直欄中填入數字。每當講師改了其中一個欄位的數字,他就得一擦一寫地把黑板上整列跟整欄的數據統統改掉。正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不這樣改,數字就兜不起來。這動作看在丹的眼裡既枯燥又機械化—懶惰為發明之母可不是隨便說說。

把數字寫成格狀欄列,又花費大把時間修改資料的並不只這位會計學講師:全世界的會計人員都每天對著他們的帳簿做一樣的事情。帳簿翻開時的左右兩頁加起來,就叫做一個「試算表」,好幾份試算表的輸出又會成為若干更大型主試算表的輸入。由此在紙本上光是更改一個地方,就得用鉛筆、橡皮擦和桌上型計算機工作好幾個小時。

跟許多商學院的學生一樣,丹.布里克林在上哈佛之前已經有了正職,他在一九七○年代叱吒一時的王安電腦(Wang)與迪吉多電腦(DEC)當過程式設計師。因此他想:怎麼會有人想在黑板上或紙本帳簿上做這種事情啊?這件事明明就可以在電腦上做啊?

於是他就劍及履及地為當時新出品的蘋果二號個人電腦寫了一個程式:電子試算表。他的朋友鮑伯.法蘭克林(Bob Frankston)幫他把軟體做了進一步的改良,然後在一九七九年十月十七日,他們的心血結晶VisiCalc正式上市。VisiCalc幾乎在一夜之間就紅了。

各種金融與財會軟體已經存在很久了,但VisiCalc是第一款具備現代試算表介面的產品,同時也被認為是電腦史上第一款「殺手級應用」,也就是一款必要性大到你會為了用它而去買電腦的軟體。蘋果的賈伯斯後來也說多虧了VisiCalc,「蘋果二號才能賣得這麼出色。」

VisiCalc問世五年後,讓記者史蒂芬.列維(Steven Levy,現代電腦發展的業餘史家)得以寫下這樣的一段話:「現在已經有企業高階主管、批發商、零售商、中小企業主會講起他們分成兩階段的經商人生,分水嶺就是電子試算表。」

列維還提到VisiCalc出現一款更新更強大的對手叫Lotus 1-2-3。果然在一九八八年,《紐約時報》報導說「蓮花軟體公司已經稱霸試算表市場達五年之久」,一切都要從該公司「擊敗第一款電子試算表VisiCalc說起,須知前任霸主VisiCalc在個人電腦中的市占曾看似無敵」。曾經的巨人就這樣服軟認輸了!《紐約時報》還順便介紹幾名新進的挑戰者,當中也包括一款叫做微軟Excel的產品。

但試算表為我們上的一課不在於獨占地位的風水輪流轉,而在於科技帶來的失業。這年頭大家都愛說機器人要來搶我們的工作了,但其實事情從來不像大家想得那麼簡單,而我能想到最適合說明這一點的案例莫過於數位試算表。

會計機器人到底會長成什麼模樣?它肯定不會長得像阿諾史瓦辛格扮演的魔鬼終結者一樣,只是把霰彈槍換成口袋計算機。當然啦,如果我是一名人類會計師,某天早上我去上班時發現阿諾坐在我的位子上,我會不動聲色地退出去,決定晚一點再找時間來收拾我的個人物品。

要說會計機器人的概念可以對應到什麼東西,那肯定就是VisiCalc或Excel等試算表軟體了。這些軟體讓數十萬的會計員丟了飯碗。會計員就是那些整天一邊按著口袋型計算機,一邊在紙本帳本上擦擦算算寫寫的先生小姐。當然,VisiCalc在當年是一種革命性的存在,它的效率要高於人類。Podcast節目「金錢行星」(Planet Money)表示:光在美國,今日的會計人員職缺就比VisiCalc上市的第一個完整年度(一九八○)少了四十萬個。

但「金錢行星」還有另外一個發現:他們發現正規會計師的職缺多了六十萬個。畢竟隨著分析數據的成本降低、花樣變多,而且效果強大,需求自然就上升了。重點不是六十萬大於四十萬,自動化對於職缺的影響本來就可正可負。重點是:自動化重塑職場的過程有著很多微妙之處,不能都推給「機器人來搶我的工作」一句話就算了。

進入電子試算表的年代後,會計工作中屬於重複而例行性的部分不見了。活下來而且活得更精采的職務則需要更多的判斷、更多的人類技巧。電子試算表創造出全新的產業,貿易、保險等各種領域都出現多不勝數的高階金融工作,需要人去探索各種不同的數字情境—微調數字,然後看著各欄數據自行重新計算。這些工作在電子試算表出現前都是鳳毛麟角。

在《形塑現代經濟的發明》一書中,我們結識過一位「珍妮佛套件」(Jennifer Unit)。這種佩戴在倉儲撿貨員耳朵上的裝置,會把各種指示拆解成超無腦、超防呆的步驟,檢貨員只要照著做就行。換句話說,珍妮佛套件把原本已經夠無聊的工作拿來,再奪走當中很勉強算是有趣的微量元素。試算表則是反其道而行:試算表把一種非常需要動腦的工作拿來,把當中最無聊的部分完成了。

將珍妮佛套件與試算表合在一起看,這兩種科技告訴我們一件事情,那就是科技通常不會把某種工作「整碗捧去」。科技會把當中容易自動化的部分切走,留下人類適應剩餘的部分。這麼一來,人類的工作可能變得更充滿趣味,也可能變得更讓人感覺生無可戀,一切視狀況而定。

以會計工作為例,試算表讓人類負責的部分變得更需要創意了。誰不希望自己的會計師有創意一點呢?所以說會計師一點也沒有因為自動化的出現而留下創傷,他們現在反而會覺得沒有試算表怎麼工作。我讀到的會計史都已經懶得提到VisiCalc或Excel了,或許他們覺得現在還提這個,有失會計師的尊嚴吧。

試算表為會計與金融工作帶來的影響,可以讓我們一窺其他白領工作的未來。記者已經不用親自動筆寫那些例行性的企業財報新聞,這種事情演算法做得更快更便宜。學校教師的工作則是在虛擬家教測試過學生的程度並評估出他們卡在哪裡後,再去指導學生。醫師偶爾可以請護理師加上診斷小程式的組合來代班。律師事務所可以運用「文件組裝系統」來提供客戶諮詢服務,並按照客戶需求擬成法律合約。日後這些專業的成員會不會像會計師看待會計員終結者那麼慈眉善目,還有待時間去揭曉。

但無論如何,電子試算表還有一個最終的警世寓言值得他們深思:有時候我們以為自己是忠僕,把一些例行工作授權給萬無一失的電腦,我們沒想到的是,電腦做為一根槓桿,也可以把人為的錯誤放大到不太好收拾的地步。

例如,申請某高階警務職缺失敗的人員也收到錄取通知,這就代表有人在排序時忘了把相鄰的欄位一起排序。另外一例的當事人是兩位有頭有臉的經濟學家,一個是卡門.萊因哈特(Carmen Reinhart),一個是曾任國際貨幣基金首席經濟學者的肯恩.羅格夫(Ken Rogoff)。他們的臉之所以丟大了,是因為有研究生發現他們在一篇甚具影響力的經濟學論文中操作試算表出了差錯。萊因哈特跟羅格夫的分析不小心略過了幾個國家,只因為他們忘記把選擇公式的方塊往下多拉五個儲存格。

噢,我差點忘了,還有一次是投資銀行摩根大通慘賠六十億美元,部分原因是試算表上的某個風險指標的分母搞錯了。這個分母原本應該是兩個數字的平均值,但事件發生時被誤植為這兩個數的和,導致風險指數活生生被腰斬。

就算我們叫電腦去做錯的事情,它們也一樣可以展現出讓人屏息、也讓布里克林想要去寫出VisiCalc的超高效率。我怕這種教訓我們得永遠學下去,而且出包的場域絕不僅限於會計。

(本文摘自提姆.哈福特著《驅動未來經濟的發明:從工業0.0到5.0,翻轉觀念的51種創新》,木馬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