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要是GPS突然不靈了 會發生什麼事?

要是GPS當機,路上恐怕會被放慢速度看路標或靠邊停車看地圖的駕駛給塞滿。圖/freepik
要是GPS當機,路上恐怕會被放慢速度看路標或靠邊停車看地圖的駕駛給塞滿。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GPS有個別名叫「隱形的公用事業」。想為其估出一個確切的財務價值已經幾乎不太可能:一如作家葛雷格.米爾納(Greg Milner)所言,問GPS的價值就跟你問「氧氣對人類的呼吸系統值多少錢?」一樣。要是GPS停擺遠久於五天,我們可能就得開始擔心起一大堆其他體系的抗壓性,重點是如果你還停留在GPS就只是定位服務的印象,那這些受影響的體系可能都會讓你覺得有點意想不到。

要是GPS突然不靈了,會發生什麼事?

首先,我們每個人都得開始把腦筋動起來,把眼睛張開來,才能順利從A地移動到B地。或許這也不見得是件壞事:因為過度信任導航而把車開到河裡或開下懸崖的案件會一下子少很多。很多人都有他們心目中最經典的GPS白癡之舉。例如:有一對想去卡布里(Capri)島看海的瑞典夫妻拼錯了這個義大利地名,等被帶到幾百英里外的卡爾皮(Carpi)才在那裡問:海呢?

但這些烏龍畢竟是例外。正常來說,使用全球定位系統的裝置都是防迷路神器。要是GPS當機,路上恐怕會被放慢速度看路標或靠邊停車看地圖的駕駛給塞滿。要是你的通勤過程牽涉到火車,會查不到下一班列車何時進站。至少在英國,你得等工作人員來開車門,因為沒了GPS,火車不知道自己已經停進月台。打電話叫計程車,你會發現調度員分身乏術,因為她得打電話確認司機的下落。打開Uber的手機程式,嗯,你懂的。至於想玩「寶可夢Go」打發時間的,我只能說,做夢。

沒了GPS,緊急服務會開始心有餘而力不足:接線員無法透過手機訊號定位報案人,也沒辦法確認附近有無救護車或巡邏的警車。外送員無法運送我們網購的東西。海運開始塞港:貨櫃吊車需要GPS才能幫船隻卸貨。超市賣場的架上無法擺滿商品,因為「零時差」的物流體系將戛然而止。工廠也會因為原本該即時到位的原料放它們鴿子而停擺。農牧、營建、漁業跟測繪—這些也都包含在一份英國政府報告提到,會因為GPS失效五天而損失五十億英鎊的幾個產業之內。

要是GPS停擺遠久於五天,我們可能就得開始擔心起一大堆其他體系的抗壓力,重點是如果你還停留在GPS就只是定位服務的印象,那這些受影響的體系可能都會讓你覺得有點意想不到。當然,GPS是定位服務沒錯,但它不只是定位服務,它還是個定時服務。GPS作為全球定位系統,其組成包含最少二十四顆人造衛星,且每顆衛星都攜帶同步到極為精準的時鐘。你的手機在使用GPS服務把你定位於地圖上時,會從各個衛星處接收訊號,並根據訊息發出的時間跟衛星所在的位置來進行計算。由此哪怕衛星上的時鐘誤差了千分之一秒,你在地圖上的位置都會錯上兩百英里。

所以如果你需要準到不能再準的時間資訊,找GPS就對了。就拿電話網路來講:你的通話會透過一種叫做「多工」(multiplexing)的技術跟其他人的通話共處於一個空間。通話資料會蓋上時間戳印,加擾,再在到達另一端之後解擾。在這個過程中,十萬分之一秒的誤差都會造成問題。銀行收支、股市、電網、數位電視、雲端運算,全都仰賴不同位置的精準對時。GPS一旦罷工,我們想問的是:備用系統可以在什麼樣的比例與廣度上撐住各種社會體系多久?一個大家可能不太想聽到的答案是:恐怕沒有人能確定。

這也難怪GPS有個別名叫「隱形的公用事業」。想為其估出一個確切的財務價值已經幾乎不太可能:一如作家葛雷格.米爾納(Greg Milner)所言,問GPS的價值就跟你問「氧氣對人類的呼吸系統值多少錢?」一樣。這麼一個因為有助於轟炸而在美軍中起家的發明能走到今天,實在是個很曲折的故事,事實上當年他們也不確定這東西有其必要:「我還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嗎,我幹麼要一個該死的衛星跟我說我在哪?」早期一名GPS的支持者很常聽到同袍這麼說。

第一枚GPS衛星發射是在一九七八年,但質疑的聲音一直到一九九○年的波灣戰爭後才平息。隨著美軍當年代號「沙漠風暴」的行動進入真正的沙漠風暴,能見度在漫天旋轉的沙塵中降到只剩五公尺,GPS讓美國大兵得以標註地雷,找到水源,避免路線相撞。至此GPS可以救人一命已經無庸置疑,但美軍軍中卻沒有足夠的訊號接收器,於是不少士兵聯絡家人從美國自費寄送要價破千美元的商用版過去應急。

考量到GPS賦予的作戰優勢,你可能會納悶美軍怎麼不會想將之視為其禁臠,反倒這麼歡迎大家都加入GPS愛用者的大家庭?答案是他們從來沒有樂見GPS的民用普及,他們只是攔不住而已。事實上美軍還真的嘗試阻攔過,這包括他們曾讓衛星發送出兩個訊號,準確的給自己用,降規模糊的供民用。但聰明的商業公司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找到辦法從模糊的訊號中抽絲剝繭出更準的焦點。而且GPS的商業價值也愈來愈顯而易見。二○○○年,扛不住壓力的美國總統柯林頓終於全面將高等級的軍用訊號解禁。

美國納稅人每年貢獻不下十億美元的稅金讓GPS得以運行,他們真的是佛心來著。但讓美國以外的世界這樣一直依賴美國納稅人的慷慨,真的是明智之舉嗎?但其實,GPS並不是世上僅有的全球導航衛星系統。現存的還有俄國版的GLONASS,只不過效果差了點。中國與歐盟都有很先進的衛星定位計畫,中國的叫北斗定位系統,歐盟的叫伽利略定位系統。日本與印度也在籌畫他們的版本。

這些替代性的衛星可以幫助我們不受制於GPS特有的問題,但它們也可能在未來的衝突中變成軍事上的活靶,你可以想像一場太空戰爭把所有人的系統都打掛。其實這件事只要一場夠大的太陽風暴也做得到。衛星導航也有陸上軍事基地系統版的替代品,其中最主要的一種叫做eLoran,但其覆蓋範圍並不及於全世界,而且各國對此系統的投入程度參差不齊。

eLoran的一大賣點在於其訊號比較強。GPS訊號走完兩萬公里的距離來到地表,其強度已經弱到不行,所以你想干擾它簡單,想欺騙它也不難,至少對巷子內的有心人不難。領錢幹這種勾當的人才不會擔心世人某天一醒來才發現GPS徹底下線的末日場面,他們在意的是這麼做可以如何幫助恐怖分子或特定國家橫掃全世界,為此他們會不惜把不準確的訊號餵給特定區域內的GPS接收器。工程教授陶德.亨佛瑞斯(Todd Humphreys)已經證明欺騙GPS可以讓無人機墜機,讓超級遊艇迷航。他擔心攻擊者不論想燒毀電網、癱瘓行動電信、或是讓股市崩盤,都有一定的可行性。

事實上我們很難確知矇騙GPS訊號可以造成多大的損害。但你可以去問問那些被拐到卡爾皮的瑞典觀光客:知道自己迷路是一回事;誤以為知道自己在哪裡,可又是完全不同的問題。

(本文摘自提姆.哈福特著《驅動未來經濟的發明:從工業0.0到5.0,翻轉觀念的51種創新》,木馬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