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就業政策加碼助青年 學者:關注低薪更重要

大缺工時代下,每年有眾多畢業生投入職場,卻仍遭遇求職難題,反映青世代面臨的低薪與職涯發展困境。圖/本報資料照片
大缺工時代下,每年有眾多畢業生投入職場,卻仍遭遇求職難題,反映青世代面臨的低薪與職涯發展困境。圖/本報資料照片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近20萬大學畢業生6月魚貫踏出校園,有的待在家不急著找工作,有的往服務業尋找非典型part timer工作。但少子化、產業缺工,青年畢業為何仍會失業?勞動學者台大國發所副教授辛炳隆認為,青年愈來愈會挑工作,政府政策能引導或改變的相當有限。而仿效日本內訂制度,讓年輕人在畢業前先找好工作,及畢業前赴企業實習,都是解決青年失業的做法。

少子化 「產業新尖兵計畫」恐助力有限

高唱驪歌的季節,父母忙著參加子女的畢業典禮,但心中也隱隱擔憂,畢業是否就是失業?勞動部最快在7月起推出「初次尋職青年就業協助措施」,發展署希望爭取比照疫情期間,如受僱同一雇主滿90天將發給約2萬獎助金,若滿180天再加碼1萬,青年最高合計約可領3萬元,補助對象除今年剛踏出校園的畢業生外,這幾年畢業後一直未找到工作初次尋職的青年也適用,這項新政有望近日拍板。

勞動部官員說,投資青年就業方案1.0執行成效不錯,八部會投入133億,促進75萬青年就業,讓青年失業率去年(111年)降至金融海嘯以來最低為8.38%。今年協助青年就業,接續以第二期(112-115年)計畫接棒,作為跨部會協助青年就業為主軸,擴大11部會投入,推出48項措施,初次尋職相關協助措施就是其一,總計斥資160億元,將帶動80萬名青年就業。

勞動部為引導青年進入國家重點產業,7月起正式開辦「產業新尖兵計畫」及「學習獎勵金」計畫,幫助青年跨域學習、投入重點產業就業,每位青年最高補助10萬元學費,另為提升青年訓後積極就業動機,青年參訓時先自行負擔1萬元訓練費,訓後90日內成功就業,就可向勞動部申請補助1萬元訓練費。而青年在訓練期間,每月可領取8,000元學習獎勵金,每人最高獎勵9.6萬元。

另勞動部7月起也將推出「青年就業旗艦計畫」,採先僱後訓,亦即企業先僱用15至29歲青年,再提供訓練,勞動部補助企業訓練費用。企業僱用薪資在3.4萬以上補助6個月,前3個月1.2萬元,後3個月6,000元,每訓練1人最高補助5.4萬元,但若僱用薪資3.4萬元以下,則訓練期間最長3個月,每訓練一人最高補助3.6萬元。

不過,勞動學者辛炳隆受訪時表示,目前政府協助就業方案及措施琳瑯滿目,主要係針對有就業意願、但就業能力不足,或不知如何找到好工作的人,較具有效果。但在少子化、缺工因素,社會因素等變化下,年輕人愈來愈會挑工作,這部分政策能改變或引導的十分有限。

參考日本制度 縮短求職磨合期

今年端出的投資青年就業方案2.0版(112~115年),辛炳隆說,有一個作法就是,從職涯諮商及輔導切入。目前政府有就業訓練,就業市場資訊也非常充裕,除公立就業服務機構機會外,104、1111、yes123等人力就業平台很多,資訊不是問題,但有些年輕人一畢業喜歡找好的工作,是否會有點不務實,這部分要透過職涯諮商及職涯輔導來改變。

企業缺工嚴重,但大學畢業生卻很容易失業,為什麼?辛炳隆認為,剛畢業年輕人過去未實習過,沒有職場經驗,很容易被僱主篩除掉,本身是個惡性循環,只能透過在學期間實習,早點累積工作經驗。據他的觀察,技職學校畢業生就業率比一般大學生高,此一現象從103~104年開始,主因教育部那時就要求全部技職學校要給學生在學期間實習。

辛炳隆說,20~24歲年齡層的失業率,台、韓都超過10%,但日本只有5~6%,主因日本有內訂制度,亦即應屆畢業生4月畢業,前一年10月企業就會前往校園實際徵才,不像台灣辦一下校園博覽會,活動辦完就算了,因此日本應屆畢業生踏出校園找到工作的比例高達約9成。畢業生離開學校進入職場有段磨合期,用內訂制把找工作時期往前移,如此就可減少磨合期。

解決青年20~24歲失業問題,辛炳隆認為,畢業前透過實習進入職場工作累積,以及內訂制度,都是值得探討的做法。他提及,「投資青年就業方案2.0版」,在職涯輔導會有一個新方案,鼓勵企業在學生畢業前先做媒合,讓應屆畢業生選擇未來想去企業,先前往去作training(訓練),畢業後就有機會可以留下來。這雖然不如日本內訂制度規模那麼大,但也不失為一種協助青年就業的方式。

關注青年成長路徑 鼓勵跨領域就業

而辛炳隆更關心的是,青年就業面臨的低薪及職涯發展問題。很多年輕人一方面抱怨低薪,但找的工作又不好,大多是低薪或成長路徑不是太好的,例如餐飲或休閒服務,10年後薪水不會成長多少。

為解決低薪問題,「投資青年就業方案2.0版」有一策略是「增人才」,就是引導年輕人才進入國家重點產業。辛炳隆說,產業政策與產業結構,近幾年大不相同,政府調整產業結構,聚焦在5+2創新重點產業,及六大核心戰略產業,成立半導體學院等,政府政策愈來愈聚焦在特定產業,且產業之間的薪資差距愈來愈大,「年輕人若要避免低薪,就要選對產業。」

他強調,現在要鼓勵青年跨領域學習及跨領域就業,念文史的人在校時也可選擇科技產業相關科系,畢業仍可進入科技產業工作;高科技產業也說,現在攬才希望找跨領域人才,如此可以發揮創意,注入不同思維,會有創新火花。

至於職涯發展,過去講「適性」就業,尊重年輕人的興趣,但辛炳隆不認為,適性結果可能會讓年輕人選擇一些不會成長的工作。他強調,在做職涯輔導時,必須把職場路徑真相告知年輕人,10、20年後他選擇的工作,大多數人薪資會變成多少。不要去講「行行出狀元」,或去講「鳳毛麟角」的個案,對年輕人沒有助益。除尊重年輕人的選擇外,要把「財務社工」概念引導至職涯輔導,告訴年輕人不可能在家一輩子,會有不同人生階段,就會有不同的財務需求。

工作觀世代差異大 應重視非典型人才發展

辛炳隆說,年輕人對正職工作想法,和上一代都不同,現在年輕人選擇非典工作,透過不停轉換工作增加待遇,典型工作(正職)對年輕人可能是不符的工作,與其鼓勵大家走典型,不如讓從事非典的人,也有職涯發展的機會。

例如平台外送工作或線上作freelancer(自由職業者),也要作職能提升。現年輕人喜歡工作自主、時間自主,選擇什麼工作樣態不重要,工作內容只要有學習性、有知識含量、專業含量,有職涯發展潛力,都是好工作,不要執著要年輕人非找正職工作不可。目前政府對勞動者保障法規及職業訓練,多建構在典型工作基礎上,未來應讓從事非典工作的人,也有機會接觸政府提供職業訓練的就業服務,這部分值得政府深思檢討。

各國對青年就業祭出的獎勵,台灣應有盡有,包括職業訓練、薪資補貼,僱用獎助等,辛炳隆說,政府端出這些政策他不反對,但應還要有別的、新的做法出爐。

專題》掀開青年就業悶鍋

畢業後,你活出什麼樣子?揭開青年就業悶鍋

透視陸青就業困境 學歷是下不來的高台

台灣高學歷基層勞工比率 21年大增5倍

65%未來工作仍未知 教育不應淪產業附庸

就業政策加碼助青年 學者:關注低薪更重要

論青年失業率的變化與迷思

技職教育資源不足 急功近利下的共業

師徒制消失…中層技術人才斷層 職場大隱憂

尼特族激增 歐盟四管齊下強化青年就業

企業用才制度該透明 別讓員工忍辱吞金

青年別自我設限 站穩所選成就T-Shape人才

加強四大關鍵技能 不怕AI搶飯碗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