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師徒制消失…中層技術人才斷層 職場大隱憂

台灣社會認定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且「中層」人才代表薪資也偏中低水平,社會地位也偏中低層,如今已越來越少的人願意從事。圖/本報資料照片
台灣社會認定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且「中層」人才代表薪資也偏中低水平,社會地位也偏中低層,如今已越來越少的人願意從事。圖/本報資料照片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中華工業教育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長許永德表示,「正是為了台灣經濟的轉型需要,60年代自德國引進」培養出技術專長「師父」,類似日本的「職人」,滿足經濟社會各行各業教導技術的人才,特別是工業發展技術能夠傳承,另方面也要跟進歐美先進,一定要有本地專精於技術的環節,才能在技術引進、產業升級時有推動的力量。

「可惜的是,目前我們看到的台灣最缺乏的人才,正是這個層面的『中層的技術人才』」,許永德說,台灣社會認定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且「中層」人才代表薪資也偏中低水平,社會地位也偏中低層,如今已越來越少的人願意從事,加上大學院校的學位容易取得、在職碩班廣開,職場平均學歷卻愈來愈高,整體相當失衡。

以下為專訪摘要:

師徒制消失 勞動市場需靠外籍移工彌補

Q:官方統計數據中,95%高中職畢業生會進入大學院校就讀,而八成的大學畢業生進入服務業,可能要面對低薪環境,這問題您怎麼解?

A:台灣最缺乏的人才其實是「技術人才」,尤其是中層的技術人才,像是科技製造業生產線能的自動化機檯管理,他們應該是技職教育體系培育出來、擁有一技專長的冷凍空調師、金屬焊接師,電視工業打燈師、攝影棚佈景美工等等,這類人才不必有很漂亮的高等教育頭銜,完成技職教育就能進入職場,頂多跟在師父級前輩身邊一起歷練,有朝一日必能晉升為師父,工作上獨當一面、薪資福利到位。

但在台灣社會,很多父母聽到孩子說不念大學,就不知道怎麼辦,因此高職畢業生要考四技二專,四技二專之後就考插班大學,大學畢業再進研究所,再加上現在各大學院校開設很多在職專班,學歷拿的越高,和就業率不見得成正比,於是出現很多「高學歷職場新鮮人」找不到薪資條件符合的工作。另一方面,過去2、30年沒有機會進到好學校,或者原來只有高中、專科畢業的職場人士,得到吳寶春條款的保障,經由重返大學院校拿到一個漂亮的高學歷,以便於事業上更響亮或獲得到更高的薪水。這就是我說的「很失衡」的地方,中層技術人才缺乏、就業市場的平均學歷卻越來越高。

Q:您所謂的「中層技術人才」缺乏,可以舉例說明嗎?

A:在我本行的影視行業裡,燈光師、攝影師,因為一直是「師徒制」,過去很多人小學、國中畢業就入行,跟著師父從頭學起,常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這樣的訓練有它的優勢,起碼有傳承到業內本位技術。現在新入行幾乎至少是大學畢業生,如果我面試到一位高中都沒畢業的新人,要不要選他?連我內心都在糾結。

大學畢業生從事燈光攝影的專業技術工作,或許外語能力比較強,人設個性也比較成熟,有助於快速學習,但是工作經驗是靠慢慢累積,工作初期的辛苦,和新鮮人的低薪收入不成正比,這個現象在餐飲業更是明顯,近年來各校院開設很多高等餐飲教育系所,有那麼多的餐飲科系大學畢業生,畢業生實際上進入餐飲業的就業率大概20%,隨便問問哪家餐廳業者,每一家都在抱怨找不到廚房師父、徵不到現場服務領班。

所謂的中層技術人員,代表了在台灣就業市場提供的薪資條件偏中低水平,也影響到這群人的社會地位偏中低水平,有志之士會越來越少,中層技術人才因此一直沒有辦法培養。

可以想像,台灣職場上勞力職務已需要靠外籍移工彌補,像蓋房子的技術工都是外籍工人,工作雖然辛苦,資方願意付出高薪,台灣人卻賺不到這些高薪。這是惡性循環,在少子化趨勢下更為嚴重,令人憂心的是,未來中層技術人員恐也要靠移工補足。

Q:有那些國家沒有出現中層人才的缺口?

A:我在美國14年大多時間在電影工業界。美國影劇界的觀念中,沒有學歷要求這一項,電影當紅主角很多是高中不一定有畢業,業內不會因此看不起他們,但是這些演員演起教授像教授、演醫生像醫生,從來不覺得學歷和表演工作有直接關聯。1986年間,我到丹麥考察順道了解丹麥的技職教育體系,發現丹麥年輕人的高中念得很短,非常注重職業學校,每個都叫「School」,反而大學沒幾所,唯一比較出名的哥本哈本大學在學術表現非常突出。

丹麥人在高職階段,大約16歲以前,學校教育方式是三個月在學校、三個月到業界實習,再三個月回學校、再三個月到業界實習,所以上學和業界實務經驗不斷在累積,16歲學校畢業之後正式進到職場,工作的同時報考專業證照,這類專業證照非常普及,要求每一個行業的專業技能都依法核發執照,餐廳服務生要有餐廳服務生的執照,修理手錶或做手錶也都有一技之長。不過,丹麥現在同樣陷入少子化現象,是老弱婦孺的天堂,卻是年輕人工作的地獄,46%~75%的所得稅率導致工作族群拼了命賺錢給大家用。

重視技職教育 台灣經濟才能再次強大

Q:中華工業教育研究發展基金會早年引進德國技職教育來台灣,效果如何?

A:中華工業教育研究發展基金會源起於1960年代,基金會老董事長許智偉是我父親,當他還在德國深造博士學程,行政院長蔣經國奉蔣總統中正先生之命,在海外留學生中挑選並延攬菁英回台,德國工業教育也隨之引進台灣,在台灣建構實驗式技職教育體系、協助培養技術型人員,以因應台灣從開發中國家的勞力密集輕工業模式,轉型由進口替代轉向出口導向,需要大量工業產業發展之技術人才投入製造業。

我父親擔任省教育廳廳長時,三位德國教育顧問來台考察職業教育並提出建言,教育部採行德方建議,1971年由省教育廳頒布「中德合作籌設省立三重高級商工職業學校計畫」,實驗階梯課程與建教合作。再者,教育部也依據德方建議,成立省立教育學院職業教育系,培養實施德國階梯課程所需的師資,首屆院長兼職教系系主任正是我父親、許智偉博士。

根據1974年三重商工出版的《階梯教學實驗報告》,學校分成商工兩部,商部設買賣業類的國際貿易事務科、儲運事務科、銷售事務科與會計事務科;工部則設金屬工業類的機工科、模具工科、汽車修護科與熔接工科。工部第三年的專職教育需要在學校認可的校外工廠,以建教合作方式進行。除了協助學生就業外,最大優點是保有彈性,當外在產業環境有所變動時學生不必再從頭摸索。而彰化教育學院培育「技術人才的教師」,以師父身份在校園體制內進一步培養中層技術人才。

此外,台中的沙鹿高工也試辦具德制色彩的「輪調式」建教合作,學生以輪流的方式分別在學校上課與在工廠接受技能訓練。當時的實驗計畫也留下部份成果,三重高工到現在還是非常好的學校。原先預期社會上的各行各業都有教育體糸訓練出來的師父,所以不會缺乏教導技術的教師人才,可以加快培養中層技術人才加入發展中的工業,特別是科技製造業。現在全國技職教育體系的校長、教務長,甚至教育部技職體系官員,多數是出身彰師大系統。

Q:中層技術人才嚴重缺口,台灣有機會補足嗎?

A:若能從教育系統、或是從整個社會的風氣上,補足中層技術人才的培育,台灣經濟應該有機會再一次強大。以基金會而言,每年會舉辦研討會、與教育部溝通,或跟學校聯繫,關注技職教育體系面臨的挑戰。在高中職學生需要接觸人工智能(AI),樂見地方政府也提供資源、協助校方開設AI課程。但現在看到很多學校面臨退場,包括大學、高職,像康寧大學南部學校招不到學生 北部的招生也在衰退,一旦工業教育開始從就業市場退出,一般大學院校畢業生的薪資酬勞也無法成比例上調,職場新鮮人還是低薪。如今,職場薪水拉平了,技術也拉平了,年輕人對未來的憧憬根本就躺平了,整個台灣沒有翻轉的動能,這是最大的危機。

Q:政府該就業市場的薪資標準,著手解決這個問題嗎?

A:就業市場薪資有社會觀感水平,薪資亦會隨著通膨調升,國際皆然。台灣在政治上說「長期以來都很厲害,都沒有通貨膨脹」,幾十年來民間卻反映「萬物皆漲,只有薪水不漲」,中小企業沒有能力調升員工薪水,再向政府喊用不到合適的人才,這都是台灣社會失衡之處。

我們還是希望政府可以加一把勁,多重視技術職業教育,鼓勵年輕學子實際學習到技術,再回到高中高職的技術人才教育,且地方教育體系在變遷過程需要參與,大家更能就技術教育重新扎根。

專題》掀開青年就業悶鍋

畢業後,你活出什麼樣子?揭開青年就業悶鍋

透視陸青就業困境 學歷是下不來的高台

台灣高學歷基層勞工比率 21年大增5倍

65%未來工作仍未知 教育不應淪產業附庸

就業政策加碼助青年 學者:關注低薪更重要

論青年失業率的變化與迷思

技職教育資源不足 急功近利下的共業

師徒制消失…中層技術人才斷層 職場大隱憂

尼特族激增 歐盟四管齊下強化青年就業

企業用才制度該透明 別讓員工忍辱吞金

青年別自我設限 站穩所選成就T-Shape人才

加強四大關鍵技能 不怕AI搶飯碗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