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透視陸青就業困境 學歷是下不來的高台

5月份中國城鎮調查失業率持平上月,官方稱青年人就業壓力仍大。圖/中新社
5月份中國城鎮調查失業率持平上月,官方稱青年人就業壓力仍大。圖/中新社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想找份與專業匹配且喜歡的工作,等吧!」湖南女孩小草(化名)自中學畢業便赴歐洲讀書,畢業後隨著丈夫來到台灣,尋得一份教育產業的工作,但回頭看看當年一同拚搏的大陸同儕,大多在畢業後續留歐洲,只因回國就業,是另一場硬仗的開端。

根據大陸官方數據,2023年第一季經濟成長率為4.5%,相較去年全年的3%似乎回溫。目前預測第二季成長將持續回暖,但疫後經濟前景不明,加上外部情勢日益複雜,即便大陸官方強力執行擴大內需政策,期能提振經濟動能及社會信心,但看似不缺人才﹑也不缺工作的就業市場,卻已敲響警鐘。最新數據顯示,5月大陸16~24歲青年失業率再創高峰來到20.8%。瑞信的首席中國經濟學家王一指出,大陸青年學到的技能與現有崗位所需的技能並不匹配,使高失業率已成結構性問題。

談起當前大陸畢業生的就業前景,小草的語氣中交織著擔憂與無奈,她以在大陸就學、求職的表弟(Z世代,90後末端)為例,「他念的是電腦專業,就業理應不難,但遲遲沒進展。主要是他就想找個與專業匹配的體面工作,不願意只是餬口飯吃。」

大陸的社群平台上,近來吹起一陣「孔乙己文學」的風潮,高學歷青年紛紛以魯迅筆下窮困潦倒、卻又放不下讀書人身段的「孔乙己」,道出矛盾與悲觀。

孔乙己的長衫 是父母窮極一生所換

倫敦政經學院的大陸經濟學家金刻羽在其最新著作中剖析這個世代大陸青年的酸楚:越是高學歷的畢業生,越會在求職時碰壁。

大陸政府也觀察到此一現象,今年3月,官媒發表評論直言,「孔乙己」們陷入生活困境是因為放不下架子、不願意靠勞動改變自身處境,奉勸孔乙己們「脫下長衫、接受低端工作」。然而,青年學子扛著的枷鎖,遠遠不止面子問題。

這些青年擁有的高等學歷,實際上是一張張人民幣堆砌而成。

根據中國人民大學剛剛公布的學費標準,2023年人大外語專業每學年為6,000人民幣,藝術專業為1萬元人民幣,而其他專業平均都是5千元人民幣,也有統計數字顯示,大陸大學的普通專業,4年學費平均不會低於人民幣2萬元,研究所3年的費用最少在24,000元以上,而這些花費不包含生活費、住宿費。

金刻羽指出,一般家庭平均得投入三分之一的收入,才能養出一個擁有高等學歷的畢業生,這也就證明了,孔乙己的背後,是一雙雙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閃爍目光,脫下長衫,豈是易事。

青年失業率攀破20% 畢業生何去何從?

今年3月,大陸招聘季的槍聲響起,1,158萬名應屆畢業生人數也再創高峰,與不久前公布的就業率一樣,大陸經濟疫後復甦動能不足,城鎮青年失業率已高達13%,2021年年底時達到14.3%,2022年底來到17.6%,2023年5月的數據更是來到20.8%,創下新高紀錄,官方承認,有600萬名16至24歲青年人目前處於失業狀態,雖說上真實的數據究竟更高或更低難以衡量,但青年的感受卻是最真實的。

金刻羽也在書中寫到,看似讓人趨之若鶩的半導體產業,實際上面臨20萬的人才缺口,AI產業的缺口更是高達500萬,且有高達八成的製造商反映,勞動力遠比需求少了10%到30%,到2025年,製造業恐會出現近3,000萬的人才缺口。那麼,海量進入市場的千萬名畢業生究竟去哪兒了?

海量博士進入市場 學歷卻大幅貶值

問題的起源,還得追溯至大陸教育產業的改革。1990年代,大陸推動「教育產業化」,為了拉動內需、激勵經濟成長,各大學大舉擴招,使當前的世代成為了史上教育程度最高的一代,每四人便有一人擁有學士學位,尤其在STEM(科學、科技、工程、數學)領域更是如此,美國研究單位預估,到了2025年,大陸每年將培養出7.7萬名STEM博士畢業生。

看似光鮮的成長,實則隱藏著巨大的困境,短短幾年內,學歷的珍稀性大幅貶值,畢業生供需體系也遭扭曲。相較於飛速成長的教育產業,大陸的經濟發展並不同調。當今的大陸經濟,仍以製造業為主,企業需要的,不是漂亮的學歷,而是能夠操作複雜設備、運作自動化系統的技術教育。此外,在消費攀升之際,大陸經濟也迎來諸多服務業空缺,如餐廳服務生、貨運司機等,但這些工作,遠不及畢業生的期待。

根據大陸招聘網站的統計,今年的畢業生中,有30%希望能在網路、電信或教育產業工作,但這些產業有的遭逢政府嚴厲監管,有的面臨美國種種限制,企業界信心垮台,致使民間部門的投資在今年前四個月僅增加0.4%,在招聘上更是趨於緊惕;加上大陸在後疫情時代的經濟復甦艱難,今年第一季的經濟增長率(GDP)雖年增4.5%,內生動力不足,使青年就業問題雪上加霜。

故此,即便有數以千萬的畢業生進入勞動力市場,卻與整體結構的需求不相符。為了安放大量的勞動力,大陸政府力促國企聘用畢業生,鼓勵年輕人進入農村就業、接受藍領工作。

人在法國念書的小冷(化名)點出,大陸中學生選擇技校的意願逐漸攀升,但若要說名校思維消失,其實倒也不是。「985、211(大陸曾推出的建設全球一流高校的計畫,後來淡化此一政策),這些學校還是大家心中的目標」,只是在激烈競爭之中,難免有孩子被落下,父母始終不願讓孩子念三本學校(大陸高校錄取順序排在第三位置),索性讓他們學個一技之長,起碼未來找工作容易些。

說起來,家長只是在經濟停頓之際,變得稍微務實了點。不過,鼓勵青年投入技職,真的是挽救失業率的解方嗎?

小冷提到,其實擁有一技之長後,年輕人大可移民海外,舉凡澳洲、法國對於移工的需求皆高,不僅工資優渥,工作強度也比大陸更低,只要具備外語能力,移居海外其實並非難事,尤其當前「內卷成現實,躺平仍是夢」,走向海外成為了許多人的目標。

潤學成逃避出口  海歸把「回國」從職涯刪除

2022年,在大陸政府的極端防疫政策下,網上開始流行起「潤學」的概念。「潤」取自英文的Run字,表示想要離開、逃走的心境,尤其部分年輕人對大陸政治體制缺乏信心,又感到自己沒有任何改變現狀的能力,「潤」便成了唯一的出路。

即將於今年底離開校園的小冷,其實也感受到這種無力感,早早放棄回國就業的想法。她語帶不捨地談起大陸朋友們的求職過程,從網路上的筆試,到第一輪面試、第二輪面試、群體面試,好不容易熬過了求職環節、得到了工作機會,接著卻開始日日品嘗著內卷的苦楚。

回憶過往在大陸實習的經驗,同事們一個個比較著誰比較「卷」、誰工作強度比較大、誰下班時間比較晚,為了不讓主管覺得自己工作不夠飽和,同事一個比一個晚走,最終形成惡性循環。每每站在窗邊,放眼望去,北京的夜裡全是挑燈夜戰的上班族。看透了大陸職場的常態後,小冷以及身旁留歐的朋友們,一個個將「回國」二字從職涯規劃中刪除。

回過頭來看,魯迅的〈孔乙己〉一文,其實正是無情環境下的哀歌,而一世紀後的今天,環境的冷漠與壓迫感,正一步步逼著年輕人出逃。大陸近年人口成長雖大幅下滑,但當前新生代勞動力人口仍有3.5億人,龐大的人口數勢必有其優勢,得以成為經濟復甦的羽翼。然而,當「躺平」、「潤學」成為年輕人心中的顯學,產業發展又因全球局勢多變而日益複雜,如何因應數以千萬的青年學子就業問題,已成為大陸經濟發展與社會穩定的重大挑戰。

專題》掀開青年就業悶鍋

畢業後,你活出什麼樣子?揭開青年就業悶鍋

透視陸青就業困境 學歷是下不來的高台

台灣高學歷基層勞工比率 21年大增5倍

65%未來工作仍未知 教育不應淪產業附庸

就業政策加碼助青年 學者:關注低薪更重要

論青年失業率的變化與迷思

技職教育資源不足 急功近利下的共業

師徒制消失…中層技術人才斷層 職場大隱憂

尼特族激增 歐盟四管齊下強化青年就業

企業用才制度該透明 別讓員工忍辱吞金

青年別自我設限 站穩所選成就T-Shape人才

加強四大關鍵技能 不怕AI搶飯碗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