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技職教育資源不足 急功近利下的歷史共業

台灣產業界的光譜很寬,會需要最尖端的,也會需要很多基層的,但目前技職教育被定義在中下層。圖/Freepik
台灣產業界的光譜很寬,會需要最尖端的,也會需要很多基層的,但目前技職教育被定義在中下層。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台灣產業缺工問題嚴重,國內中小企業人才主要來源的技職教育,長期被視為培養黑手,對此國立台灣科技大學校長顏家鈺接受工商財經網專訪時表示,這是非常不正確的觀念,大部分科大畢業學生出路都很好,不過他同時強調,技職教育資源少是急功近利短視的結果,也成為必須要承受的歷史共業。

顏家鈺表示,從企業端來看,「大部分的人都要去台積電,這是很不健康的」,企業必須提供適當的offer來徵才,且隨著AI不斷的進步,科大的教育會越來越重要,若廠商還是靠經驗和手藝恐怕會被時代淘汰。

政府投入技職教育資源 比一般大學少很多

顏家鈺指出,台灣技職學校除了一些老牌的例如高科大、台科大、北科大,剩下的規模都很小,政府對於技職的資源投入真的是比一般大學少很多,主要在於,台灣學校發展的幾段時期太急功近利,短視致使今日要承受歷史的共業。

首先以政策為例 ,由於初始資源分配緣故,加上後來所有的五專通通變科大,教育部十分清楚要將資源多分配給科大並非易事,因此科大要自己想辦法,教育部雖然一直加碼科大的資源,例如台科大今年拿到的補助多很多,但仍無法與普通大學相比,台灣技職教育資源的增加還要時間來慢慢推進。

他表示,政府對於技職教育的資源投入確實比一般大學少很多,這也促使各技職學校思考合作的空間,例如兩校合併是否會讓學生享受更多的資源,只不過目前面臨的問題是,進來的學生少。一般而言,很多家長可能還是覺得考不上好學校再考慮技職,這也意味著觀念要整體改變。

台灣產業界光譜很寬 科大不該等同培養黑手

再者,科大事實上是窄門,例如高中考大學可選擇很多學校學系,自由度很大,但從高職進科大就很不一樣,從高職機械科想去電子系門就很窄,被限制的很死,當沒有自由度的時候,家長很容易地就會在孩子們不知志向所在的年紀時,以科大就是培養黑手的錯誤觀念看待孩子的求學及未來。

此外,顏家鈺表示,以台灣的產業需求來說,「黑手是高職培養出來的沒有錯,但高職現在這麼少,科大出來的學生就是黑手,這是很不公平的」,現在的廠商也不是只要黑手,業者要的是能夠對技術有把握,再掌握技術往前走。但老實說,台灣的產業還沒到那個水準,現在的廠商所謂的研發,還是以現在的技術、機器如何去改善,這大概是目前最大量,這一定是要科大學生來做的工作,他形容,「就像你叫台大機械系的學生去開啟車床,他其實不敢。」

台灣產業界的光譜很寬,會需要最尖端的,也會需要很多基層的,但目前技職教育被定義在中下層,反觀德國以前的制度比較健康。

他表示,過往德國的工程學位主要是在科技大學,普通大學並沒有工程科系,近年來德國覺得台灣的科技大學做得比他們好,所以普通大學現在也開始設立工學院,這是因為即便世界趨勢不是這樣,但民主國家都會遇到共同的問題,即配合家長的需求,家長都希望孩子從名氣更好的大學畢業(德國普通大學的生醫、文學很強,曾出現過多位諾貝爾獎得主)。只不過,德國比較好的優勢是有很多世界著名的科技大學,在這方面,台灣的資源比德國少得太多。

讓台積電搶光人才不健康  中小企業不能要好又要便宜

台灣還是以中小企業為主體,也擁有很健康的經濟體質,多元多產,讓台積電把人才搶光是很不健康的,顏家鈺提醒,「廠商都比較喜歡科大學生,但不只要選好的、還要便宜的,這是廠商要改變的觀念,以台科大而言,現在做的就是,廠商拿不出好的薪水,台科大也懶得理你。」

以就業市場而言,顏家鈺指出,台灣確實出現人才缺口,但技職學生工作不好則是錯誤觀念,大部分科大畢業學生出路都很好,台科大的學生畢業都被搶光光,不管是景氣好壞都是供不應求。

不可否認的是,台積電大舉徵才後,缺才情況難以平衡。不過,中小企業對自身的了解也並不夠,例如,你給的是什麼樣的offer?因應這些薪資條件而來的人,是不是你要的人?此外,上市公司股東要看的是公司賺多少錢,沒上市的公司也要擔心永續經營,這使得有些企業不太願意高薪聘用人才,很多中小企業老闆是從黑手出身,看錢看得很重,甚至有些人會覺得自己很厲害,聽他的就好,有部份企業第二代觀念就不一樣,對企業的執行與國際觀會有不同的層次,雖然提供的薪水沒那麼好,但漸漸地會開始分潤(配股票、分紅)。

顏家鈺表示,台灣有很多中小企業老闆覺得整個公司都是他的,因為他的意志與決策讓公司能到今天,公司要往前走還是要靠他的決策,但,時代一直在演進,以前是靠經驗跟手藝,以後漸漸會被AI取代,若還是靠經驗和手藝,恐怕是會被時代淘汰。

教育部可鬆綁部分限制  參考市場機制訂育才計畫

針對當前技職教育,顏家鈺提出三點建議,首先,科技大學的畢業生仍是企業需求的大宗,應該讓科技大學也有教育的光譜,而不是一致性規定所有科技大學都跟從,例如台科大偏向研究,希望學生到企業不僅是技術熟悉,還要有研究的能力。以企業而言,可能只需要學生能操作機器就好,但整個社會應該有一個光譜,這樣才能讓不同學校,訓練出不同領域的人才。

再者,以政策而言,建議教育部鬆綁部份限制,交由市場機制去決定(例如開多少班與招多少學生),他表示,國家應該要有人才規劃,哪些領域需要多少人,依照這些需求來規劃教育需要多少五專、高工、大學。

最後,台灣的五專基本上已經消失了,但從產業需求來看,大部分老闆可能更願意聘用五專畢業的學生,在此情況下,如何彌補五專的教育?可把以前五專的課程與現在高工的課程結合,讓高工畢業生進入科大後能接受到一貫的教育,以上三點,應是當前台灣技職教育需要好好思考以及必須要走的路。

專題》掀開青年就業悶鍋

畢業後,你活出什麼樣子?揭開青年就業悶鍋

透視陸青就業困境 學歷是下不來的高台

台灣高學歷基層勞工比率 21年大增5倍

65%未來工作仍未知 教育不應淪產業附庸

就業政策加碼助青年 學者:關注低薪更重要

論青年失業率的變化與迷思

技職教育資源不足 急功近利下的共業

師徒制消失…中層技術人才斷層 職場大隱憂

尼特族激增 歐盟四管齊下強化青年就業

企業用才制度該透明 別讓員工忍辱吞金

青年別自我設限 站穩所選成就T-Shape人才

加強四大關鍵技能 不怕AI搶飯碗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