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
工商時報LOGO

失蹤加密幣女王 數十億美元去了哪裡?

加密幣退場騙局為何一再重複,而且金額越來越大,因為它訴諸人性的貪婪。圖/freepik
加密幣退場騙局為何一再重複,而且金額越來越大,因為它訴諸人性的貪婪。圖/freepik

已將目前網頁的網址複製到您的剪貼簿!

編按:當全世界開始一窩蜂投入加密貨幣的浪潮中,夢想著一夜致富,卻不知一場場宛如「惡血」翻版的騙局正虎視眈眈地等待無辜者落入網中,它們將如同深邃無垠的黑洞,等著將你的畢生財富徹底掏空……。本文摘自新書《加密騙局》。

利用人們的希望

至今最大的一樁純加密幣退場騙局是一家叫作Modern

Tech的越南公司。他們的ICO從三萬兩千人身上募得了六點六億美元。儘管在越南,所有的加密幣交易行為都是非法的,因此它大多數投資人的投資都是違法的。但是PinCoin,該公司的第一個ICO,訴諸的是人們的貪婪。某種程度上,儘管非法,但人們仍然可以輕易地了解Modern Tech為何可以籌募到這個規模的資金。

正如許多其他的騙局,如我們看到的維卡幣、比特空(Bitconnect)以及普拉斯幣(Plus Token)一樣,它們承諾或保證的高額回報,吸引了那些希望擁有更好生活的人,這種普遍而可以理解的人類渴望可能導致某些人忽視了一些危險信號。PinCoin承諾每個月一百四十八趴的報酬率,除此之外,他們的投資人每帶一個新人進場投資,他們就會提供八趴的紅利。這個ICO有個美觀的網站,但除了幾個熱門流行語及空洞的花言巧語之外,就沒有什麼內容了。

從許多方面來看,它從一開始就很明顯是個騙局,但是Modern Tech仍設法吸引了那些不夠有財務意識的人,以及那些不會有能力看清這點的人。在其首度ICO後不久,Modern Tech推出了它的第二個ICO,名字叫作Ifan,它被引進作為名流與粉絲之間的一種支付方式。他們說他們的目標是邀請越南歌手加入他們的網絡,並告訴投資人,一旦平台開始使用,這兩種新貨幣的價值就會一飛沖天。當然,這是每一個ICO的標準說法。但它並未發生。

PinCoin一開始有付款給投資人,他們按承諾得到了每個月的回報。然後他們改變了政策,忽然改以Ifan代幣支付投資人報酬,接著就完全停止了付款。平台消失了。七名越南籍人士逃離該國,人們公認這是現代史上最大的加密幣退場騙局。

加密幣退場騙局的問題在於,它們很容易做到。我們已經介紹了加密幣世界中一些較瘋狂的部份,接下來要介紹的是一些最大、最惡名昭彰的加密幣騙局。首先,感謝BBC的熱門播客系列,我們要進入的是失蹤加密幣女王的故事。

一開始

比特幣是種新型的貨幣。與從二○○八年金融風暴後就持續失去人們信任的各國銀行和政府不同,比特幣依賴演算法,有別於政府發行的貨幣,它無法被操弄。政府的表現越差勁、它們越是把經濟帶到滅亡的境地並造成日益高漲的通貨膨漲,人們對比特幣的信任就越是加深。這是我們在全球各地看到的趨勢。

比特幣在二○○九年開始上路時價值還不到一美分,在二○一四年初達到它當時的高點,超過八百美元。那時,人們已經開始注意到比特幣,並希望自己也能在這波加密幣暴富浪潮中分得一杯羹。

那一年,一種新的加密貨幣開始掀起風潮。它的創始人作出了誇大的宣稱:維卡幣將成為最大的加密貨幣,化身為「比特幣殺手」,並承諾要做些前無古人的事。它會是種新的全球貨幣,實現貨幣民主化,讓無法得到融資的人得到融資,改變金融市場,並為它的投資人帶來超過他們最狂野夢想的巨大財富。維卡幣為人們投入的資金提供了難以想像的巨額回報,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它為它的宣傳者提供了甚至更慷慨的報酬。

維卡幣的創辦人茹雅博士善於打動人心、作風霸氣,是個自信的演講者,也是優秀的業務員。她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上提供人們他們想聽的東西。她講述銀行體系如何的墮落腐敗,銀行和政府對待人們多麼地糟糕,而世界上最貧困的數十億人又是如何得不到所需的服務,以及最主要的,她的新加密貨幣將如何處理這一問題,重點是維卡幣將會讓它的投資人變得多麼富有。

結局

可悲的是,維卡幣表現得十分成功。它似乎好得不可能是真的。不幸的是,對於數百萬累計投資金額難以量化但估計約為四十至一百五十億美元的投資人而言,它確實不是真的。

BBC針對這個聰明、精緻的龐氏騙局進行了長達一年的調查,推出了他們成功的播客系列《失蹤的加密幣女王》。他們發現,維卡幣除了剽竊所謂的教育性PDF文件之外,沒有提供任何有價值的東西,而這些文件以套餐(package)的方式出售,每個套餐價格高達二十五萬歐元以上。維卡幣和其他的加密貨幣生態系完全不同。它不像任何其他的加密貨幣,無法兌換或交易為比特幣或任何其他貨幣。簡言之,維卡幣從來不是加密貨幣,它只是憑空捏造出來的數字,它的領導人在表單上持續修改這些數字,而製作這一表單的目的就是欺騙投資人,使他們懷抱虛假的希望,它的創始人毫無同情心地將這些人形容為「蠢蛋」。

執法部門最終還是意識到了這個騙局的存在,此後茹雅一直是FBI的追捕對象。她的名下估計有至少五億美元的資產,並且熱中於作整形手術,因此躲藏起來似乎十分容易。至今還有數十億美元仍下落不明。有個戲劇性的轉折是,茹雅的情人轉為FBI的線民,茹雅曾在他的公寓中鑽了個洞,以便監視他在家中時是否對她忠誠,這個洞導致了她的消失。茹雅似乎是在事情公開之前就發現自己成為FBI的追捕對象。這是二○一七年的事。 從此後就再也沒有人見過茹雅了,一場國際追捕、為時數年的法庭訴訟由此展開,許多人面臨終身監禁,數百萬的受害者因財務上的打擊而陷入愁雲慘霧。時至今日,仍然沒有人知道茹雅身上發生了什麼事,失蹤的數十億美元去了哪裡,以及一些販賣這個被《泰晤士報》(The Times)形容為「史上最大騙局」的人如何仍然能全身而退。

(本文摘自艾瑞卡‧史坦福著《加密騙局》,堡壘文化提供)

您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返回頁首
LOADING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3分鐘。請點撃框外背景,或右側關閉按鈕(X),即可回到網頁。